(斷橋殘月派) 農曆年的情仇 - 極短篇小說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每逢週二、週五發表的短篇文藝/科幻故事)


除夕前最後一個工作天,沒想過戰績輝煌的營銷經理,在眾目睽睽下,由保安員在旁監督,在那曾坐過一年零十個月的「經理室」,現在只有半個小時去清空裡邊的私人物品。


每個同事都停下工作,望著「我」的舉動,臨離開辦公室,我只能對他們說:「過去的業績,絕不是我個人的功勞,而是你們合作的成果,你們會有新的經理,她會帶領你們。願你們的事業更輝煌,願你們的工作環境更美好,更愉快!」從他們的目光,我感受到他們的尊敬,這種氛圍只能靠感覺,『一切盡在不言中。』


有時辦公室政治不會太複雜,艾薇是老闆的女兒,一年前碩士畢業後來了公司工作,開始時很虛心「學習」,對業務較為清晰了,較為熟習了,就一反常態,事事反對,事事插手,勢成水火的時候,她從我的秘書那裡得知我正準備農曆年後辭職,信件還未遞出,她已經早一步羞辱我,甚至寧願多付一個月的薪金,把我當著眾人面前「炒掉」。


我自己也不清楚那是甚麼樣的感受,第一眼看見「艾薇」的時候,我真的想不顧一切追求她,相處下來,我竭盡所能將營業技巧傾囊相授,沒想到「她」以為把握了所有外表的方法,就翻臉跟翻書一樣快。至於老闆及老闆娘,自己的女兒才是自家人,當然沒有干預。如果要問我的感覺,我對「艾薇」又愛又有點恨,我亦無從分辨這種矛盾。


入職的時候曾簽了保證書,無論任何情況下離職,日後三年內不能加入某些同業公司。看來我只能轉行,只能憑經驗當一個營銷主管。收入少了很多,工作也相對輕鬆了,我亦調整了生活步伐,少了奢侈、多了平實。我仍是保持著君子風度,每農曆新年前總會像一個普通朋友般,給艾薇發了一個短訊「新年快樂!」我甚至不會期盼她會看此短訊一眼。我有那麼一點恨她,也想念她。


一些舊客戶的主管本來就是我的大學同學,我也從他們處聽過好些傳聞,艾薇接收我的工作後,驚奇地發現業績倒退得很快,她也親自出馬走訪這些客戶,其中一位張主管說:「艾薇小姐,我們公司在越南擴廠,以往羅力會詳細給我們建議。」「我也可以呀!」「那很好,現在需要這二十種不同機床,妳有甚麼看法?」艾薇細心看過後:「我們可以提供其中的十五項,你們既然是老客戶,我全給你們八五折。」


張主管嘆了一口氣說:「三個月前我們在印尼設廠時,亦同樣需要這二十種不同機床,羅力的建議跟妳完全不同。」「怎麼說?」「他逐一問我這一種金屬壓片機需要速度抑或需要壓片深度,我告訴他有關要求後,他說不要訂妳們的廠牌,要向三菱打聽他們的 A-300 型,CNC機床要速度抑或要精度?可以出得起那個價錢?他聽到要求細節後就推介妳們公司代理的大同 C-02 型,至於射出機,我們需要生產巨形而表面纖細度精緻的洗衣機外殼,他又推介別家公司代理的日本住友射出機,結果在二十個項目之中,他只推介十種機床是自己公司代理的,我對他的建議一向深信不疑,這種長期合作,價格反而是次要。」


停了一下,張主管繼續說:「艾薇小姐,說實在的,妳的建議根本毫無意義,只是賣花讚花香。我們聽聞羅力已經離開妳們的公司,那是妳們的損失」。


艾薇走訪幾家公司後,都是遇見大同小異的情況,她也開始悶悶不樂。


一年又一年過去,三年了,我不介意自己的平淡,雖然「主管」和「經理」兩個職位有著很大的差別。有時我會稍聞從前公司的情形,我走了之後又是每下愈況,我亦稍為知道問題出在那裡。


又是農曆新年,又是發了一個短訊「新年快樂!」給艾薇,一天後,艾薇居然在短訊內「你近來好麼?」那是半小時前的留言,我隨意打上「我想念妳!」這麼三年多的日子,其實甚麼仇恨都淡忘了,我只記得她的美,才半開玩笑的「隨意」。還不到半分鐘,看來她有點驚訝:「你不是想我死嗎?」對著一個不在乎的人,但又心裡喜歡她的人,我也訝異於自己這種豁達與真誠:「我想念妳,是真的。」


一時間的沈默,我打出了字句:「幾年前妳很漂亮,大概會有很多男生追求妳,結婚了嗎?有小朋友嗎?」「我仍單身。」「妳在勾引我去追求妳嗎?」「你不是恨死我嗎?」我想了一下:「辦公室裡就是這樣,在工作以外,其實我喜歡妳!」「對不起,我有一些急事需現在處理,明晚我可以再用短訊聯絡你嗎?」「期待!渴望!」「唔......!」


最後的「唔......!」真的令人想入非非,忽然間,我是如許地渴望第二晚早點到來。終於看到她發的短訊「你在嗎?」「我一直在等。」沈默了一刻,我忍不住:「有甚麼需要我幫忙嗎?」

「你可以回來公司幫忙嗎?」.......

「同事們有流失嗎?」「除了你的秘書,全是新的。」.........

「生意好嗎?」........「唉!不好。」「若果秘書還在,回來幫忙不會太難。」


一時間沉寂得更久,艾薇終於打出字句:「你喜歡秘書?」「不要想太多了,秘書的商業英文措辭高超,我這方面的英文無法見人。我曾經告訴她這個事實。」「她真的有這麼厲害?」「這方面她真的是高手中的高手。」「難怪那些舊同事們這麼喜歡跟隨你,你對他們很真誠。」「但我只喜歡妳!」...........


一時的無語:「妳有男友嗎?」「如果我有男友,是否你不會幫忙?」「我也不知道。三年過去了,妳們的一些同業公司向我招手,我在考慮中。」


沉默了一刻,艾薇終於說:「這三年有個幾個男生追求我,但不知怎的,全不歡而散!」「他們有告訴妳原因嗎?」艾薇想了一下:「他們說我太好勝,結果各不相讓。」不知怎的,我卻像放下了心頭大石,心想仍有機會去追求她。此時屏幕上亦多了一段內容:「你真的是營商高手,你走了之後,業績崩塌式下滑,我才知道讓你離開是一件蠢事,你的君子風度亦讓我更加了解你的為人,其實每年收到你的短訊,我是有感覺的。」


沈默了一刻,艾薇打出了字句:「你可以原諒我嗎?」「原諒甚麼呢?」「我曾以為你走了之後,我會比你更出色,事實卻非如此,我過於自大,活該有這樣的報應,父母看著公司岌岌可危,過於操勞,一夜白頭,我的傲氣全被打散了,大禍臨頭的感覺真不好受。」


「妳們的行銷員還有派發最新產品分類及價目嗎?」「沒有了,全都過時了,除了你以外,沒人懂得處理。」「妳沒有走訪我經手的客戶嗎?」艾薇嘆了一口氣:「我統統拜會過,但他們只認定你的專業建議,完全不聽我的。」


我當然明白這些經驗閱歷,是書本沒有的,也是無法模仿的,一切都要靠自己肯花時間去鑽研,我問她:「我究竟要到妳們的敵對公司,抑或再跟妳們合作呢?」「我真心希望你回來幫我們。」


想了一下,其實,我無法忘記她,所以我還是說:「甚麼時候回來上班?」「愈快愈好。」「我需要一個月辭職。」「我會等你。」


重新坐在那曾經熟識的經理室,花了很多私人時間更新所有產品價目,任何外人很容易可從網上知道公司裡所有產品的最新售價,我再次一一走訪那些曾經的客戶,很快又回復到從前興隆的光景。


有一些項目艾薇問我意見,她離開我的經理室房間時,我把握了時間,硬著頭皮問她:「今夜陪我晚餐好麼?」她答的好爽快:「好哦!」並且回眸還加上了一句:「我已經等了很久了。」





    63會員
    337內容數
    曾經,流行歌曲成為主流,有一派的古典樂先賢具備特殊的眼光,用 管絃樂演繹流行曲。她甘於成為非主流音樂,留下不少經典。我只是 剛好生於那個世代,剛好活在華洋交雜之處,得聞其色聲魅影。時移 世易,這種「經驗」亦成明日黃花,漸行漸遠漸朦朧,將會消失於茫 茫的「流量」及「光陰長流」當中。我只是盡力保留這樣的歷史。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