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光者】桔梗|《致光之君》第6集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永恆不變的愛」

 

隨著年齡成長與父親為時官位晉升,如今的真尋已不再是一昧自責哭泣的小女孩,母親的慘案讓她開始意識到,在這個階級嚴明的時代,唯有權力,才能保護所愛的家人不受侵犯。

因此,即使為時心疼真尋,讓她不必再去左大臣家陪笑討好,她依然堅持準時赴約,為的就是分散政治風險,藉由親近源家千金倫子來拉攏另一座靠山。

自願為父親分憂的真尋

自願為父親分憂的真尋

而過慣閒散日子的道長經過上次暴打道兼的事件,也開始觸碰到家族與政治的黑暗面。二哥道兼固然可恨,但他卻是父親眼中不可或缺的利刃,能為了掃平一切阻礙而不惜深入黑暗、滿手血污。

面向陽光,身後必然映出暗影。暗影指向的深淵,是每個藤原家族人無可避免的歸宿。這既是承接光明的代價,也是藤原家血脈所註定的詛咒與犧牲。

道兼為了家族能不惜一切代價

道兼為了家族能不惜一切代價

藤原家族的黑暗深淵

藤原家族的黑暗深淵


道長作為右大臣家族的平庸三男,雖沒有繼承家業與傳宗接代的壓力,但身為嫡子,他的婚事依然是政治結盟的極好籌碼。無獨有偶,藤原兼家與詮子的關係雖降至冰點,但他們都想拉攏血統高貴又家財萬貫的左大臣源雅信,因此主動提出讓道長入贅到源家做上門女婿。

冠蓋雲集的漢詩會

冠蓋雲集的漢詩會

明白婚事無法由己的道長默不作聲,但在兄長道隆舉辦的“漢詩會”上,看著隨父親出席的真尋,道長也藉著賦詩表明心跡:

 

“天子賜了滿杯的酒,但沒有妳在,誰能與我共飲?”

“捧了滿手宮中的菊花,我獨自思念著妳。”

“思念著妳,佇立在菊花旁,鎮日吟詠著妳作的菊花之詩度過寂寥的時光。”

 

情意深重,情絲綿長,自小深受漢文薰陶的真尋在座下遠望那人清俊堅定的側顏,不禁為詩中真情所打動,默默紅了雙頰、濕了眼眶。


被暗中表白而羞怯不已的真尋

被暗中表白而羞怯不已的真尋

為時老爸要是知道自己唸的是寫給女兒的情詩不知作何感想

為時老爸要是知道自己唸的是寫給女兒的情詩不知作何感想


詩會後的深夜,一首簡短卻濃烈的戀歌被悄悄送到真尋手中。


“ちはやぶる 神の斎垣も越えぬべし

恋しき人の みまく欲しさに‘’

(神域不可侵  吾卻欲翻越高牆  只為見心愛之人一眼。)

美感與情意兼具的戀歌

美感與情意兼具的戀歌


將承載飽滿愛意的薄紙貼近心口感受情人的溫度,真尋在寥寥數行文字裡再次體認到道長對她的珍視與相思。

 

昏黃的燭火掩映著竹簾裡的人影,渲染出嬌羞且甜蜜的光暈。

 

「我也想你了。」

「我也想你了。」

「我也想你了。」

-----------------------------------------------------------

但在真尋與道長的感情中,別忘了還有一個‘’愛而不得‘’的苦情角色--直秀。來歷不明的他不僅是真尋信任的朋友,還在本集中無意間種下真尋日後提筆創作故事的動機,替她往後的作品取向埋下伏筆。而他始終在暗處默默關注著真尋的一舉一動,甚至主動幫助她與情郎道長見面,再打算自己靜靜離開。他對真尋的情意連散樂團的夥伴都看得出來,但他明白,他在黑夜中的另一個身份不為世間所容,真尋終究是藤原家的官宦之女,是他無法相配的美好。

本劇最苦情男二----直秀

本劇最苦情男二----直秀


而在漢詩會上,除了貴族公子們隱藏於詩詞下的政治角力與才華比拼,另一個“嬌”點當屬與父親清原元輔出席的才女「清少納言」,也就是日後與紫式部齊名的平安時代著名女作家!

兩位大學者與他們才華橫溢的女兒

兩位大學者與他們才華橫溢的女兒

桔梗小姐----「清少納言」

桔梗小姐----「清少納言」

她活潑開朗、熱情大方,甚至敢在眾貴族公子面前勇於表達自己的獨到見解!而她爽朗明媚的性格也正如其芳名「桔梗」所蘊含的花語:誠實與氣質,是一朵優雅不屈的高貴之花!

拿著桔梗扇子的社交能手「清少納言」

拿著桔梗扇子的社交能手「清少納言」


但桔梗的另一個花語此時或許更適合詩會中一對暗自表白放閃的情侶

 

「永恆不變的愛。」

「永恆不變的愛」

「永恆不變的愛」



內容總結
致光之君
5
/5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2會員
69內容數
跟著2023大河劇《怎麼辦家康》(どうする家康)的腳步行走於歷史長河,在50集的篇幅中,拼湊出「東照神君」家康公波瀾壯闊的逆襲人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