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汙濁》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OOC預警|魔法少女AU|魔人偶布儡 x 操偶法師伊得|

本應屬少女的粉色膨膨裙在布儡身上不見突兀,尾端蕾絲在深淺不一的彩色光茫中稍稍揚起,遂又被凌厲的風壓了下去,兩相撞擊使得夜空迸發絢麗波紋,像是煙火,以生命為燃料而滅盡的形式。

伊得看得熱血沸騰,戰鬥中的肢體橫勾劃撇,交錯後終有一道將永恆消逝。如同歌曲終將結尾,彌補對方總不得要領的歌曲。他將手貼在胸口前的墜飾,屬於布儡的熱度燙得他掌心紅通。

心跳鼓鼓脈動,但布儡的心跳尤為獨樹一幟,與伊得的逐漸趨於同步,讓他隔著一層布料,便能感覺到布儡的魔力需求,他閉上眼,準備隨時成為對方的後盾。

那頭白髮醒目得能讓伊得輕易捕捉,腦中的世界唯有布儡的動向,動作奇詭難辨,對己方已經不夠友好了,之於敵方來說更是困難。

於是這場荒謬的戰役便成了單方面的追打,也讓伊得深刻明白,裙子有時候帶來的並非是甜美,災厄當然也可以成為禮物。

布儡輕輕地啊了一聲,對面的敵人開始裂解成灰,逃跑的限制動作冗長危險,伊得正想提醒他,布儡卻已將藏在大腿旁的魔法棒抽了出來,直指對面長得像是布丁的黑暗團狀物,射出一道熾白且淨化的光線。


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感謝魔人偶布儡與魔法師伊得的努力!

使魔從空間裂縫跳了出來,興奮地恭喜他們。


伊得聽聞這話只得默默地搔了搔頭髮,而布儡逕自跳到他前面,戰亂間裙子沒有拉好,雪白的大腿頓時坦露於伊得前方。他沒來得及陶醉,布儡便將雙眼盛滿興奮與討巧誇讚看了過來。

魔法棒還在散發熱度,伊得便順著布儡的意,開口稱讚他的勇敢。

「達令~我做得很棒吧?」

「嗯嗯!謝謝布儡又守護了卡萊因的和平——」

魔法少女,不,或許說是魔法少年比較恰當,布儡的臉找不到一絲非人的痕跡,行動流暢又柔軟細膩,緊緻的肌膚遠比需要白日工作的伊得來得好。魔法真的是個神奇的東西,僵直的塑膠人偶擁有生命後比人類還要更類人些。

伊得滿意地搓了下布儡耳朵,看著遠方逐漸浮現的日出,準備趁著還沒有變回裝飾品時儘早回家。

使魔跟在他們後面喋喋不休懲奸除惡的成果,順帶還消除他們的蹤跡,並且告訴伊得,離布儡成為真正的人類還有多少距離。

「只要再消滅今天這種程度的兩隻就可以許願了唷!到時候還請主人手下留情——」

「哈?今天已經打得超危險了,你說還要再兩隻?」伊得坐在床沿,拿著模型膠水把布儡斷裂的手臂接起時,聽到這話有些不敢相信。似乎在指控著連自己站那麼遠都被波及了,布儡怎麼可以再去受苦。

但布儡卻不這麼想,他抬起頭,讓燈泡的光映進眼裡,擬造出直視陽光的錯覺,「這種程度很危險嗎?達令。」他歪著頭詢問。使魔的言下之意顯然根本沒聽懂。

沒關係的達令,再打兩次就可以跟你永遠在一起了——他向伊得表達他的祈願,而伊得不曉得怎麼跟布儡解釋這一切,布儡旋身時那張龜裂的後背看得就感到疼,嘆息著將膚色塗料抹得均勻些。

皮膚在模型膠的影響下已逐漸癒合,布儡也能感覺到骨頭下慢慢凝結的不適感。氣味漫散鼻尖,像是知道今天活動的時間不多了,湊到伊得身旁想親近他,卻在嘴唇碰上伊得的臉頰前,停止了動作。


使魔替他們換了身衣服,裙子下的黑絲誘人遐想,兩相對比下使得布儡的肌膚瓷白非常,他好奇地看著伊得,先前那套顯出魔法師的神秘風範,指尖的絲線據說將使布儡更易打鬥。操偶師。使魔說那是他們能夠取得的最具備防護力的裝扮。

伊得想了想還是不加辯駁,面對眼前漫天的黑霧,人類的邪惡在夜中根本無法掩飾,藉著夢魔,他們得以看見城市中最令人屏息的惡意。

於是若不願成為其中之一,便要反抗,生命比流星還易殞落,伊得只求布儡別被污染,到時連人偶都做不成。

「布儡……」

「沒問題的,達令~」他笑著說,腕間的絲帶長而透白,彷彿隨他一起呼吸般在半空夢遊,伊得的未盡之言他讀得很仔細,瞇起眼,他說——「我會安全回家的。」

漆黑的惡意在月光中凝聚成實體,帶著吞噬生人的魂魄後的能量。伊得聽見裡面摻雜的泣音,但污染得太深伊得已經愛莫能助,只能壓著手腕上嶄新的錶,輕聲對著布儡說小心,而布儡揚起手,斜斜奔馳著,白光照得黑夜將被驅散。

黑色的霧氣被布儡融化,無法淨化的則散落成漫天星子,各自歸屬為情緒的顏色,藍色、紫色、粉色與鮮紅,更多的是屬於布儡的白,成為他化人的能力。

他曲掌接了些光點,任憑人類的成分慢慢滲入皮膚,不復一無所有的純潔與空茫。

主要內容為新世界狂歡布伊同人創作 - 喜歡美少女,喜歡水仙,喜歡愛而不得恨別離;著迷末日,著迷海洋,著迷下雨天的森林空氣;雨天舒適圈,愛與孤獨的聲腔,達揚如光的詩。 はじめまして。我是諾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