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日記|無所謂的觀看紀錄

2024/02/13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2024.01.15~2024.01.21的日記。


2024.01.15(一)

今天的噪音管制費20。選擇權因為選前被超買所以價格虛高的那種狀況。一邊看數學題解析影片一邊看盤。

麻友的同步心跳作為超超超超正統派偶像的歌曲而被48體系或其他團體的偶像所翻唱,然而稱得上有完成度的恐怕沒那麼多。能不能自行吸收過後有自己的解釋才是重點。小栗有以的版本其實她就多加了一個搧手的動作表現歌詞意境上的氣息和汗水。

偶然找到以前指原的版本被逗笑了,好努力捏著聲音跳著可愛王道的舞露出笑容,但總有一種揮之不去的膽怯和沒自信。大概不是「這樣反而很可愛」,而是這就表演出了屬於她這個版本的性格,有趣。

視線渙散以後反而覺得雖然喜歡看的變多了但每一個都沒有什麼執著感覺我隨時可以切掉之後去做自己的事⋯⋯這句話是騙人的,就是因為每天都渙散所以就算沒在看也沒辦法完全專心做自己的事而是在看著天花板看著窗外看著寫了不成文東西的筆記本發愣。最近佐伯如此認真地打apex似乎是有被原作佐伯奪舍的跡象。相比十月那陣子我點開他直播的動力幾乎完全消失了。我真的是一忙起來就不會想追直播,(雖然或許也沒有真的忙,恰恰相反,雖然每早確實都有事要辦,但完全是不這樣把日記寫下來就不會想起自己做了什麼的那種閒。)

如果普通掛著聽也行的那種「不會突然變雜談的歌回」倒是可以當作業bgm來用,雜談我總是當耳邊風聽過就忘記了。至於遊戲,遊戲類並不是不有趣,而是我根本不想花時間看,說到底我可能根本不喜歡這種內容濃度稀薄到浪費時間的表演形式。大概這也就能知道為什麼社內其他liver我常看的會是月之美兔的影片。

為什麼要寫日記,因為不可以放棄思考和表達,但是其實每個月的日記都有虎頭蛇尾的跡象。也不是真的一定要寫長文日記就是了,但至少不希望渾渾噩噩的忘記某些東西。


2024.01.16(二)

噪音管制費40。旁觀別人的人生的時候切忌過度自我帶入,尤其根本就不理解真實情況的時候,其實也不必急著對於別人選擇的道路妄下定論表達意見就是了。當然這是在不違背道德良知的前提是這麼回事。

1.

說起來,每到選舉日子前後,這個糟糕示範又會因為演算法而飄過來。先不論其他事情做得如何,喝酒壯膽上台胡言亂語就想要別人投給他的那種人不覺得蠻可笑的嗎?口口聲聲說什麼品格教育,難不成弟子規有教可以喝酒後上台說話嗎?

並不是好榜樣呢。

桃市議員[真心]政見發表會(字幕笑死版)



亂塗

亂塗

2024.01.17(三)



自主規制.jpg

圖還是發不上來所以只好文字表達了。寒假以來沒有畫圖。



2024.01.18(四)

噪音管制費用10。

1.

醒來前夢到的是跟羊羊出去夜遊,天黑了只有不太亮的路燈,陌生的小路上散步聊天。說著「只希望還是⋯⋯就好」,但具體說了什麼我都忘記了。天亮了之後我們各自就解散了,我也沒回宿舍就去學校教室然後想著要去借錄音室要找誰講一下比較好,然後被奇怪的人盯上我就趕快逃。大概夢裡還看到哪個人裙子被風吹起露出光溜溜的屁股。

2.

早上聽林慧萍的歌,其中一首歌從前奏我就覺得好熟悉,整首每個音我都知道甚至可以用口哨跟著吹出來但我根本不記得中文歌詞也不記得聽過中文版,想來想去只有「這首歌原唱大概是日文吧,而且可能我在spotify有隨機播放到不然就是綠仙有在歌回翻唱過我才會印象如此深刻」
薬師丸ひろ子-Woman "Wの悲劇"より


是這首啊!再不記得歌名啊。

3.

雜記一些不成文的vtuber相關看了什麼:

綠仙石神佐伯打apex,到底是什麼恐怖畫面。前輩打得爛就算了不要一下子鍵盤沒電一下子停在待機畫面啊。(姑且聲明自己目前還是綠仙推)

自從開始會到處亂看之後,有時候跟到使用同一個背景音樂素材的不同直播者會精神錯亂忘記在看哪個人的直播。

補村裡的水電費雜談。這人快不行了吧。


2024.01.19(五)

畫著糟糕的東西畫到換日。

木崎千聖跟佐佐木一心,兩人一前一後宣布加入團體再次回到偶像的舞台,究竟,這是命運的糾葛還是什麼因緣的巧合,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2024.01.20(六)

自己一人的時候仍然是自我厭惡,40元。

翻到之前的日記,現在的我正拿著橡皮擦把目所能及的翻譯機英文和翻譯機日文等等詭異尷尬到想埋了的句子擦掉,翻這日記裡面消費的東西立意上還真是噁到不行,要不是部分篇章是只作為紙本被記載或流傳的東西,因此不發表出來到網路上就不會被讀通,不然我都想直接發一條「請不要找我」之後直接原地刪帳。

當然也發現了其實有的老哏我到現在還是很愛比如跟自己身體裡跑出來的怪物講話。我體內永遠有個怪物,有個分靈體每天都會跑出來跟我打招呼。並不是年輕人喜愛的精神疾病或雙重人格的題材,而是動畫裡魔法少女會跟使魔或精靈說話這種行為的變形版本。

但也有很可笑的是即使高二的我在日記上說創作這種東西是可以輕易被取代的,然而現在的我都研一了卻還沒從某種可笑且幼稚的表達欲望裡掙脫。

說到寫作,我也是很久沒有寫文學獎的徵文了,先不論有沒有要回去寫文學獎,如果連寫日記這種事都不做了的話,本身就反應極慢的遣詞用句大概會更糟糕吧。因此就算會留下將來想抹除的黑歷史,現在的我還是想每天都寫日記。


看了《魔法少女にあこがれて》的動畫前三集?內向且廢柴感十足的投降哭哭臉跟發抖著說「T”T我不要⋯⋯」語氣部份配上聲音的表演同時又存在抖s和慾望的部分很可愛。

這個角色跟喜歡色色的阿宅觀眾的陣線或說視角是最接近的吧,差別只在於阿宅無法真的把魔法少女的衣服脫掉亂摸,但是女主角可以動手。

總算稍微知道為什麼有人拿女主角當sikitt代餐,然而也就是把那部作品全部的色色和抖s的部份砍掉那可能還能代一下TS世界線sik的那種程度而已。


2024.01.21(日)

零散的自我厭惡。噪音管制40元。

看《魔法少女にあこがれて》的漫畫,看到後續的進度了。漫畫比想像中還要h?就是五官畫法實在不是我喜歡的風格,以及雖然確實存在著各種玩法,卻意外的不管哪邊都勾不起我的興奮。

假日到最後都在看日本人的攝影帳號。推特的推薦時間線已經一半是以氛圍感和顏色為主的大自然風景攝影作品了。真好,最好快進到沒有vtuber的世界。

晚上繼續寫想拍的影片的講稿。這假日裡可以準備完20份就好了,道具部份等開學再來一個一個做,但是要不要借錄音室還是個問題。


文字創作,學生的日常生活,夢境紀錄,生活雜感自我省思,所見所聞的感想,插畫或攝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