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你別來-17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在嶄新的工作本來就可有可無,自己將近半個月沒出現,公司也沒有人覺得奇怪……但上次可可那樣陷害自己,說不定大家早就默認自己被熊海斳包養了吧?他討厭這種感覺!陽曜德煩躁的沖完澡,一出浴室就看見熊海斳正對著他笑,他嚇了一跳:「你你你……是怎麼進來的?」自己是在嶄新員工宿舍沒錯吧?不是熊海斳的別墅吧?

陽曜德四處張望,確認這裡的確是員工宿舍的模樣逗樂了熊海斳,他拎著備份鑰匙在陽曜德面前晃了晃:「今天跟白警官吃飯比較晚,所以直接睡宿舍。你不介意我跟你一間房吧?」

 

……很介意,超級介意!陽曜德憋了半天,最後擠出笑容:「不會。熊哥自便啊。」他當作沒有熊海斳這個人一般的到一旁吹頭髮去了,熊海斳往浴室的方向一邊走一邊脫衣服,光溜溜的進去,之後又光溜溜的出來。

「……」陽曜德面對眼前散發著熱氣的精壯男體感到不自在,熊海斳知道他在想什麼,無可奈何的擺手,痞痞的笑道:「我穿不下你的衣服。」陽曜德沒好氣的找了件浴袍給他,熊海斳接過,本來想直接抱著陽曜德上床,但今天早上倪浩凡才痛心疾首的用過來人的經驗告訴他不要追太緊,以免把人嚇跑……自己怎麼就陷這麼深呢?陽曜德曖昧不明的態度讓熊海斳心癢難耐,他當然知道這可能是一種手段,然而這種像是衝浪一樣冒險的情感引起他想挑戰的念頭,於是便不可自拔的被陽曜德吸引著。

 

剛開始只是因為陽曜德的肉體而接近他,但後來發現這傢伙非常不懂的照顧自己,總是偏食,還非常的缺乏鍛鍊,似乎只要沒有人看著他,他就會倒在路邊一樣;熊海斳不是沒見過裝可憐的人,然而沒有一個能夠激發他這種想疼愛人的心情。陽曜德身上背負著被海棠追殺的命運,自己順勢將他納入羽翼之下保護也不是什麼難事——反正本來就跟海棠幫不合。

 

海棠幫老是給自己找麻煩,上次的槍戰讓「上面」管制很嚴,白無垢那邊包了不少紅包,他願不願意幫忙也很難說,這批貨被卡著讓熊海斳很為難,只能讓威凱多去打點一下了。想到這些頭就痛,熊海斳尋求慰藉的對象已經不是溫柔鄉的小姐們,而是這個非常容易受驚,又非常適合受精的傢伙……熊海斳光是躺在陽曜德旁邊就覺得自己硬了,他試探性的摟著陽曜德的腰,陽曜德沒反抗,於是他大著膽子往下摸了點。

 

「啪!」陽曜德拍開他的手,回頭怒視,熊海斳親暱的蹭了蹭他的臉頰,低啞道:「我想看你硬了沒。」

「沒有!」陽曜德不想承認自己只要接觸到熊海斳的體溫就會心跳加速的這個事實,他往旁邊挪了點,熊海斳不屈不撓的貼上,這樣挪了幾次之後他就到床舖邊緣了。

「言濤,你快掉下去了。」熊海斳鉤著他的腰將他往回拖,陽曜德感覺到有個堅硬的東西抵著他的屁股,瞬間紅了臉,熊海斳又問:「你硬了嗎?」

「沒、沒有!」第二次回答氣勢明顯弱了許多,熊海斳的大手一下就探進陽曜德的內褲當中,由下往上的摸了一把。

 

粗糙的手繭摩擦著鼠蹊部細緻的皮膚所引發的快感讓陽曜德頭皮發麻,他想抗拒這種感覺,但內心總有個聲音在催眠他:你對不起熊海斳,就讓他要一次無所謂,況且之後就要離開了,這是最後一次。這種矛盾的心態讓他一直沒有很認真的反抗熊海斳——排除他即使用力反抗也無效的這點不談。

熊海斳像是捏陶土一樣反覆揉著陽曜德的小老弟,一邊評論道:「有點硬了。」

「……」任誰被這樣玩弄都會起反應的吧!陽曜德掙扎了幾下,最後非常沒有說服力的說道:「熊哥,我、我燒還沒完全退,今天……就先不要吧?」身體熱得要命,都不知道是熊海斳的溫度還是感冒害的了!

 

「哦。」熊海斳的回答帶著笑意,他用拇指摩挲著陽曜德前端的凹陷處,引發他一陣顫慄,「汗流出來就好了。」

「呼、呼……」陽曜德的呼吸加重,他知道自己已經完全被熊海斳挑逗起來了,但是他不能再這樣陷下去了!他粗喘著氣,沒有回應,熊海斳磨磨蹭蹭的脫掉自己的浴袍,接著又要脫陽曜德的褲子,但是他緊抓著褲頭不肯放手,熊海斳在他耳邊蠱惑道:「乖,熊哥幫你弄出來。」只是手淫,應該……沒關係吧?就算熊海斳不幫他弄,他自己也要去廁所解決的,陽曜德動搖了。

 

陽曜德默默的鬆手,熊海斳微微一笑,一邊蹭著陽曜德的臀部,一邊替他手淫。高溫堅硬的東西在大腿間磨蹭著,讓陽曜德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他已經開始懂得享受後頭被男人插入的愉悅,那是自己手淫沒辦法辦到的事——陽曜德曾經試著替後頭手淫,但那說不出的空虛感讓他不敢嘗試第二次。這身體……已經變得奇怪了啊……

 

「嗯、嗯……」陽曜德壓抑著舒服的呻吟,自己竟然熱衷和一個男人做愛讓他覺得很羞恥,熊海斳卻偏偏喜歡他這副彆扭的模樣,總以逼出他放蕩的一面為樂。熊海斳的性愛技巧十分的高超,他精準的掌握陽曜德身上每一吋敏感處,寬大的手掌完全覆蓋住陽曜德的胯間,看起來略為粗魯的揉弄著,但是那是陽曜德喜歡的力道。

「嗬、嗬……」股間已經被熊海斳蹭得溼滑不堪,那堅硬滾燙的肉棒一直磨蹭著會陰敏感的肌膚,燙得陽曜德難受,後穴因為這樣的摩擦開始覺得搔癢,他渴望著男人的溫度,但是他不敢說;熊海斳這時候捧了捧他的囊袋,咬著他的耳朵笑道:「存貨很多哦?」

「……」漲得發疼的地方被這樣一碰,簡直快要爆炸!但這種程度不夠,沒有碰到體內的那點陽曜德就出不來,他咬著床單,想逃避越來越高漲的情慾,熊海斳笑了,他坐起身,拍拍陽曜德的屁股,「過來。」

 

陽曜德跟著坐起,低著頭,像個首次發現自己夢遺的少年般不知所措。熊海斳抓著他的腰,一發力,將他調了個頭;頭暈目眩的陽曜德鼻子被東西打中,他定睛一看,發現是一柱擎天的男根,有如女媧補天用的鼇足般雄偉的矗立在那兒,他看呆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後頭傳來熊海斳的笑聲:「很大吧?」

「嗚!」下體被柔軟熾熱的口腔給包覆著,陽曜德不禁顫抖,熊海斳維持他強硬的氣勢,像是刮奶油一般,頗具力道的將陽曜德整個會陰和股間都舔了遍,陽曜德忍不住扭腰,熊海斳笑罵道:「這麼想被幹?」

「嗯!」手指捅了進來,陽曜德憋很久的呻吟從齒縫間漏出,熊海斳一邊舔弄著穴口一邊抽動起手指:「承認的這麼爽快,那熊哥今天幫你好好服務一下。」

「才、才……咿!」陽曜德剛才發出的呻吟被熊海斳認定為承認,他羞得想逃,但是只要一動,眼前那猙獰的肉棒就會打在他臉上。

 

都是熊海斳害他露出這副羞恥的模樣!陽曜德突然生出報復之心,他張大了嘴,但還沒將熊海斳的傢伙吞進去,屁股就被拍了一掌:「牙齒給我收起來!」熊海斳的聲音十分的具有威嚴,嚇得陽曜德一縮脖子,他含著陽曜德的小老弟,含糊不清的說道:「跟著我做。」

「呼、呼……」下體傳來的快感讓陽曜德舒服的無法思考,只能照著熊海斳的指示,舔去不斷從馬眼冒出來的透明液體;口中強烈的男性氣息讓他覺得下體似乎又硬了幾分,他甩頭,不願去想這代表什麼意思。

「舌頭……啾、動一下,含進去,用嘴唇……嘖、對,就是那樣。」熊海斳出聲指導,心裡感嘆這年頭這麼清純的人還真是少見,也對於陽曜德的笨拙感到一陣喜悅:自己絕對是他第一個有過的人!

 

陽曜德趴在熊海斳身上,一邊用手笨拙的擼動著粗壯的莖幹,一邊很勉強的吞入那尺寸壯觀的性器;喉嚨被頂到的感覺非常不舒服,但是反射性嘔吐的動作會讓熊海斳發出舒服的呻吟,這讓陽曜德認為扳回一城,於是他強迫自己吞得更深,想看熊海斳失態的樣子。

這妖精……明明難受的連眼淚都出來了,還這麼努力的替自己口交?熊海斳見到陽曜德淚眼汪汪的模樣十分不捨,他加強口中吸吮的力道,同時按壓陽曜德體內的敏感處,陽曜德受不了的昂起頭,扭著腰想擺脫這過於強烈的刺激:「熊、熊哥、放開!我快要……」

 

口中爆出一股黏液,熊海斳用舌根全都擋了下來,陽曜德高潮過後疲累的倒向一旁,恍神的看著天花板喘氣。

「啾!」熊海斳將口中的精液哺進陽曜德嘴裡,腥羶的味道充斥著口腔,還順著氣管蔓延到鼻腔,整個呼吸都是精液的味道,陽曜德下意識的就想避開,但熊海斳強勢的捏著他的下頜,惡意的用舌頭和他糾纏著。

「咕嗚、嗯!」太羞恥了!竟然吃到自己的、自己的……陽曜德對熊海斳的手臂又抓又掐的,依然沒能阻止他舌吻上來;兩人難分難捨的糾纏了好一會兒,陽曜德才獲得呼吸的權利。

 

「呼、呼、呼……」他怒視熊海斳,熊海斳捏著他的臉蛋調笑道:「自己的東西有什麼好怕的?」

「哼!」陽曜德生氣了,他背過身去,不願理熊海斳,但熊海斳還硬著呢!這小子……熊海斳頭一次這樣被人擺臉色,倒也覺得新鮮,他柔聲安撫道:「你不喜歡的話那下次不要口交了?」

「……」其實陽曜德很喜歡熊海斳幫他舔,但他怎麼可能說得出口!陽曜德沒有回應,熊海斳用依然硬著的傢伙蹭了蹭他,「言濤……我想進去……」

該死!明明最討厭這個名字的,偏偏被熊海斳深情款款的唸出來內心就會一陣動搖!陽曜德拿起枕頭遮著臉,縮成蝦米狀,這種看似拒絕,但後門大開的動作表明了他的態度,熊海斳用手指幫他擴張了會兒,便扶著自己的傢伙闖入。

 

「言濤……」枕頭擋不住那令他渾身酥麻的聲音,陽曜德雖然舒服得想大叫,然而卻又因為過於羞恥而不敢喊出口,不斷堆高的快感憋得他胸口快爆炸了,只是他自虐的用枕頭遮住臉,因為他覺得他快要哭出來了。為什麼要對他這麼溫柔?為什麼不像其他女人一樣玩過就算了?他只是個騙子啊……

眼角滲出的淚很快的就被枕頭吸收,不過帶著鼻音的呻吟無法遮掩陽曜德哭泣的事實。熊海斳驚覺他哭了,連忙停下動作,強硬的拿開枕頭查看他的情況:「言濤,還好嗎?」果然還是太勉強他了嗎?熊海斳正準備退出,但陽曜德這時候用雙腿扣住他的腰,什麼也沒說,只是淚眼汪汪的看著他。

 

「該死……不要露出這種表情!」熊海斳罵道。他慎重的吻上陽曜德的唇,彷彿怕把他捏碎一般,溫柔的律動著;這種體貼的舉動讓陽曜德更想哭了,自己並不值得這麼被對待啊!他一度有個衝動想向熊海斳坦承一切,但收拾妥當的房間提醒他即將陪母親出國動手術的現實,不能就這麼功虧一簣!對熊海斳的愧疚只能埋藏在心裡,等手術完之後再……想辦法補償他?

 

陽曜德混沌的思緒讓他無暇壓抑自己的情緒,由於哭泣的關係,他發出前所未見的軟膩呻吟,熊海斳突然一頓,罵了句:「你這妖精!」接著抱著陽曜德猛烈衝刺,每一下都撞在敏感處上,「啪、啪、啪……」淫靡的肉體拍擊聲一下又一下,將陽曜德內心的愧疚暫時帶離;眼淚像是潰了堤的堤防一般,不斷的湧出,瀕臨高潮的刺激讓陽曜德痙攣,他雙手不由自主的鉤著熊海斳的頸子以維持平衡;熊海斳狂亂的啃咬陽曜德的肌膚,留下屬於他的證明,最後終於一聲低吼,射在陽曜德體內。

 

「寶貝乖……不哭,不做了、不做了。」陽曜德這樣勉強自己讓熊海斳很心疼,他緊緊摟著陽曜德,拍著他的背安撫他,等確定他入睡之後才帶他到浴室將一身的黏膩清洗乾淨。

「唉……」多麼令人放不下心的一個人啊!熊海斳揉了揉陽曜德的頭髮,硬是撬開他的嘴,讓他吞下一顆退燒藥後才抱著他入睡。


--


明天CWT66在Q15~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