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9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我的心臟正熱烈地跳動著,這是在這間學校第一次以自己的意識說出自己想說的話。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就是個突破口。


不知道是否為錯覺,在此時的空氣中,不論是窗外傳來的車子行駛聲、喇叭聲,又或著是自走廊傳來的喧嘩聲,都擋不住老師開口欲說出的任何聲音。


「安德森同學。」


「你想聽比較直接的答案還是...」


這話怎麼聽起來這麼的熟悉啊...記得就在不久之前,我才剛從波爾教官那聽到。


傻楞楞地站在原地,開始思考我是不是又遺漏了什麼很重要的線索。


名字...是名牌嗎?


低頭看向自己的胸膛,但並沒有我的名字刺繡在上面。


「安德森同學,你今天穿的衣服並沒有繡上你的姓名和班級喔。」


像是察覺到我的所思所想般,老師略帶調侃的語氣說著。


我都差點忘記今天的是開學日,穿上的衣服一定是便服。


持續絞盡腦汁思考著,今天所發生的事情。


而就在盡力思考過後,我說出了推論:


「老師,是因為今天的入學典禮,我遲到了對吧?」


「是啊,你遲到了大約5分鐘。」


「當時,站在講台上的少將有說出我的班級和座號。如此顯眼的人物,一般人當然會去錄取名單上找找這個人究竟是誰。」


「嗯...對啊。」


得到老師的同意後,左手在大腿旁緊握著,喜悅之情逐漸浮現於表情上。


要說為什麼我沒辦法好好控制住我的表情,那一定是因為太過於開心了吧。


這可是我在這所學校,第一次答對啊。




被選上的人 2 -


「所以老師,你剛剛要說什麼呢?」


自信地稍微仰起頭,這是我在這間學校第一次以肯定的態度向他人說話。


放鬆身體,一屁股坐到沙發上。舒服的墊背讓我卸下入學來的所有壓力。


「不錯,安德森同學,看來你已經把那個設定解除掉了。」


「不是,那真的不是什麼設定。」


說真的,持續否認這件事情已經讓我不太愉悅了。


我將背部自椅背移開,一面指手畫腳地說著。


也許是我略為不耐煩的口吻,抑或是不間斷地的表示起到了作用,他第一次露出了懷疑的神情。


「你...真的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我剛剛就已經說過了,我不是。」


他默默地走向自己的辦公桌,開始在電腦上輸入,並用鼠標點選了幾下。


「這...」


轉頭望向老師,看到那與當時波爾教官相同的表情:一邊抿嘴,一言難盡的表情。


這回可沒有翠絲達在旁邊,我可以好好地詢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怎麼了嗎?老師。」


「這...不可能吧。」


他先是緊盯著螢幕,後快步地跑向我,撩起我的左、右手臂。


「沒有、沒有,都沒有!」


「怎麼了,老師?你在找什麼?」


他震驚地倒吸了一口氣,隨後扶著沙發旁的扶手,慢慢坐了下來。


他重複深吸口氣,清了兩下喉嚨後,向我開口娓娓道來:


「我剛剛用你的名字在校務系統上輸入了,你確實不應該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對嘛,我剛剛就說過了我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了。」


「但是,你確實是。」


我收起我方才輕鬆的笑容和態度,緩緩抬起頭。


這...這個人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前面說了不應該是,後面又說是。


瞬時控制不住情緒的我站起身子,急切又激昂地問道:


「什麼意思啊?什麼叫不應該是,但是我是?」


「你冷靜一點,坐下慢慢聽我說。」




1


「因為礙於隱私跟學校方的問題,我不能給你看校務系統上的內容。」


「嗯,我知道。」


老師長舒了口氣,語重心長地說道:


「正常來說,我們會有你們在學術科統一測驗的成績、以前的在校表現、當時的評審的評語等等。但...你的那欄全是空的。」


「空的?怎麼會?」


學術科統一測驗的部分我還可以理解,畢竟我根本就沒有去考。


其餘的部分,我卻百思不解。


雖然說比起這間學校的其他學生來說,我的表現不足以稱作優秀,但至少有在一定的水準之上才是。


在國中的時候,每學期的排名都在前十以內。


除此之外,我也有參加籃球隊,跟著隊上去比賽,應該也會有些成績。


「不可能吧?我以前明明就...」


「你先聽我說完,好嗎?」


他伸出右手,並揮了揮示意我冷靜。


這可是關乎我在學校的大事啊,我怎麼可能冷靜啊?


「所以一般來說,我們是不可能錄取這種學生的。畢竟經歷都是空白的,我們怎麼知道他會適合我們學校呢?」


「所以,老師你剛剛才會說我不應該在你們學校...是嗎?」


在聽過老師的說明後,雖然沒有比較了解為什麼我的經歷欄會是空白的。


情緒卻緩慢冷卻,呼吸也開始變得稍微平緩些。


而老師在看到我氣息穩定許多後,表情也顯得放鬆許多。


他伸出了食指,輕輕地在我的額頭處點了兩下,並同時說道:


「不過,你依然是我們學校的學生,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老師,那我的這張入學通知書...又要怎麼解釋呢?」


我拿起桌上微微沾到茶水的入學通知書,尷尬地詢問道。



5會員
64內容數
有任何想法的時候,請允許我在此暢談我的所思所想! 音樂創作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murasaki_shunichi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紫洵一的創作平台 的其他內容
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4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5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6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7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小說名稱更改公告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8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已結束的展覽紀錄還會有意義嗎(終)此為《已結束的展覽紀錄還會有意義嗎?》系列文最終篇! 常問自己,拍這些展覽的意義為何,而對他人的意義又是如何? 除了在展期分享推廣藝文活動以外,又有什麼幫助? 世上藝術作品極多,當展覽結束後,也許再也沒機會看到這些作品,那這些展覽紀錄該何去何從? 《感性機器:後資本主義時代的自我療癒》
Thumbnail
avatar
Peiwen K
2022-05-27
已結束的展覽紀錄還會有意義嗎?(二)-《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紅線:象徵生命線,抑或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劇烈性的紅線交織,像是牽引觀看者共同的命運。觀賞塩田展覽,不僅是能互相打卡留戀,並找尋自己與作品間的關聯性。更能深度思考其生命意涵。作品探討生命的哲學性,生死觀,加上鹽田獨具深意的語彙感,即便結束也很值得紀錄。
Thumbnail
avatar
Peiwen K
2022-02-04
已結束的展覽紀錄還會有意義嗎?(一)常問問自己,拍這些展覽的意義為何,對我自身而言,藉由寫作磨練自己的觀點,或是藉由攝影訓練自己觀看的角度。 而對他人的意義又是如何? 除了在展期分享推廣藝文活動以外,又有什麼幫助? 世上藝術作品極多,當展覽結束後,也許再也沒機會看到這些作品,那這些展覽紀錄該何去何從?
Thumbnail
avatar
Peiwen K
2022-01-24
以家人之名《霄賀才露尖尖角✿語錄》我們像三個小小的星球 短暫地相遇 又沿著各自的軌道繼續航行著.....
Thumbnail
avatar
Wow小小世界
2022-01-19
以文組的角度看新創科技產業聚集地的《恐怖矽谷:回憶錄》全書以一名傳統產業(出版業)且文科畢業的作者視角,看這個聚集了全世界所有最新、最進步科技企業的矽谷,如何主宰我們未來的世界。
Thumbnail
avatar
悅陽
2021-10-15
【以母愛之名 Ch.7】回到母愛:若逃避它的禍害可能,便會把益處一起丟掉過去從母愛→父愛→子愛→自愛,我們耙梳了一個家庭裡頭,每一種被命為「愛」的情感本質,又指出了每一種愛都需要過渡與成長,才會是我們真心期待的、成熟定義上的「愛」。
Thumbnail
avatar
哈理斯的精神分析躺椅
2021-06-17
【以母愛之名 Ch.6】從自愛到成熟的愛自己──鍛鍊愛的三種途徑今天是【以母愛之名】系列的結束。在Ch.5我們把「母愛」及「父愛」反過來,談孩子對父母的愛是如何發展的。我們了解到「子孝」其實是一種對母(父)愛的原初認同,它是一步一腳印,經過教育與引導,才可能發展成為「子愛」,一種成熟的愛。
Thumbnail
avatar
哈理斯的精神分析躺椅
2021-06-03
以藝解心,心靈的悠活之旅教室中,有人把腳掌塗上不同顏料,在畫布上踩啊踏啊,看似好像在玩耍,其實他們正在進行一場心靈保健之旅,課程主辦單位有個溫柔的名字—「日心月藝」,有太陽的溫暖正向,也有月亮的滋養撫慰,象徵著生命的共同起源,也代表追求生命本真的企圖。
Thumbnail
avatar
雜學校
2020-06-05
以武平亂成了暴政之義一念之差改變世局,2010年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後人皆歸功一個賣花少年的犧牲性命,觸發突尼斯人空群上街推翻暴政,掀起了阿拉伯之春。誰不愛這個版本的說法呢?可是,我們不都親切體會到人民起義無法真正變天的悲涼事實嗎? 為了歌頌人民,人們故意忽略了茉莉花革命成功的關決因素。
Thumbnail
avatar
作者
2020-01-20
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淺談「轉型正義」轉型正義,或你你從沒聽過,究竟這是一個怎麼樣的「正義」呢?當我們要去改正歷史上的錯誤時,要用趕盡殺絕的方式,還是溫和地取得平衡,哪一種方式才能確實地糾正過去錯誤的觀念呢?
Thumbnail
avatar
LBB 嚕嗶啵
2019-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