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總是撩我-8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隔天,杜平安早早醒來,到陽台收回自己半乾的衣物換上,並將蕭景和借給他的睡衣洗乾淨,晾好,然後才通知老劉帶他們前往教堂。

今天要拍攝的是席珊珊MV最後面的橋段,因此這個教堂已經佈置成婚禮會場。席珊珊一樣不演戲,在一旁對嘴,劇情是由蕭景和與一名女性工作人員一起演——導演堅持著不拍攝臉部特寫,就不用找專業演員的經濟實惠路線。杜平安猜想可能邀請艾琳過來已經把預算用光了吧?那昨天怎麼不找工作人員來充當艾琳呢!杜平安想到昨天蕭景和抱著他哭的畫面,就覺得肩頭還殘留著蕭景和淚水的溫度。

那名工作人員頭紗一蓋上去,看起來就是個漂亮的新娘子,不過杜平安聽其他工作人員講,那位工作人員已經是兩個小孩子的媽了,這也一定程度保證了工作人員不會在挽著蕭景和的時候發花癡。

蕭景和牽著新娘子,從教堂內走出來,滿天飛舞的彩帶和眾人的鼓掌尖叫,就連杜平安都被抓去幫忙灑花瓣。杜平安不知道最後剪接效果會怎樣,不過他覺得現場的畫面很美;席珊珊在這個故事裡面的角色像是一位旁觀整起悲劇的精靈一樣,他站在教堂的鐘塔唱歌,鏡頭從高處拍攝著蕭景和牽著新娘子上車的背影,教堂的這一幕就結束了。

本來導演為了畫面構圖,要求席珊珊腳朝外,坐在鐘塔頂樓的圍欄邊,但被教堂的神父以危險為由,不讓席珊珊橫跨圍欄,席珊珊拍了拍神父的手,感謝他的關心,神父不太高興的對著導演碎碎唸,杜平安在旁邊聽出神父是認識席珊珊的!難道這真的是席珊珊的故事?杜平安忽然很想抱抱他,給他一個安慰。失去愛情,和從來沒有過,哪個比較痛苦呢?這問題太深奧了,杜平安不懂。

今天蕭景和的狀況不錯,牽著新娘的鏡頭一次就過了,接下來是他去艾琳的墳前獻花的場景。導演似乎已經放棄讓蕭景和現場哭出來的想法,特別吩咐化妝師直接把蕭景和的眼眶和鼻頭弄紅,這樣就算他面無表情也看起來像哭過。墓碑是假的,上面放了艾琳的照片;這太不吉利了!艾琳不知道有沒有拿到導演給的紅包?蕭景和在這裡只要維持撲克臉,走到墓碑前,放下花,就結束了,但他竟然NG了好幾次!

「蕭少,你失去了這女人,你很痛苦、痛苦!不能微笑!」蕭景和頻頻道歉,因為他看到杜平安站在墓碑後,滿心期待的看著他的樣子,就覺得心中一片溫暖,露出了不合劇情的溫柔表情。杜平安怕他被導演罵得心情不好,連忙拿水給他,讓他轉移注意力,蕭景和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裡,便主動吩咐杜平安:「你等等站到我看不見的地方,不然我會笑場。」

「……好。」杜平安就不知道自己的臉哪裡有讓人發笑的潛力了?他鬱悶的走到別的地方去,蕭景和果然就拍完了這個鏡頭。

「今天真的非常謝謝大家!」拍攝結束後,席珊珊想請所有人吃飯,但蕭景和婉拒了席珊珊的邀約,杜平安覺得有點可惜,因為他還想多和其他工作人員學習一些幕後的知識,這兩天的拍攝對他來說很有趣,不過他畢竟是蕭景和的助理,只能跟著他走。




蕭景和要老劉載他去工作室,杜平安一樣被要求一起跟著去。蕭景和拿起昨天他寫好的曲子,走到鋼琴前,坐著思考了一會兒,連琴鍵都沒碰,就覺得不對,轉頭走到那個機器設備很多的房間內,先把歌曲輸入到電腦裡後,調整了電子琴,彈奏一次和弦,接著電腦就自動重複和弦;和弦不複雜,但蕭景和一直在嘗試不同的樂器搭配,杜平安在一旁看著認真工作的蕭景和,想拍照放到粉絲頁上,又覺得不太妥當,舉著手機站在門口猶豫不決,被蕭景和發現了。

「拍照吧,沒事。」蕭景和停止一直重複的和弦,問道:「你覺得哪種樂器好?」

「欸?」居然會問他的意見嗎?杜平安想起之前下班後一直在窗前等蕭景和唱歌的畫面,下意識的就回答了:「吉他吧……」

「我也這麼覺得。」蕭景和笑了,他拿著吉他,走到窗邊。那裡有兩張椅子和茶几,茶几上擺放著筆記本以及插在墨水裡面的鵝毛筆,看得杜平安都震驚了……現在居然還有人用那種筆寫字?

蕭景和看了看窗外,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還沒回來啊……」接著轉頭向的杜平安解釋道:「之前我寫歌的時候對面窗戶總是有個人,雖然不知道隔著一條馬路他聽不聽得見,但我都把他當成是我的聽眾,唱歌比較有感覺。不過他最近都不在,不知道是不是出遠門了。」

不是出遠門!是因為那個人現在就在你旁邊!杜平安沒想到蕭景和會注意到他的存在,他以為拉上窗簾就沒事了,但現在看來並不是。以後回家得小心一點啊……萬一蕭景和還待在工作室,馬上就會發現他到家了!杜平安怕說太多會洩漏出自己的情緒,只是淡淡的「哦」了聲,然後倒了杯水給蕭景和。

「今天,你來當我的聽眾吧。」蕭景和指了指他對面的椅子,要杜平安坐下,杜平安覺得有點害羞,但他舉著手機,擋住蕭景和直視他的目光,問道:「可以錄影嗎?」不管能不能放到粉絲頁上,他都想保留這個令人怦然心動的畫面。

「好啊。」蕭景和笑著看杜平安四處尋找東西固定手機,從櫃子裡拿出一台迷你攝影機給他:「這錄起來效果比較好。」

「哦。」本來想拖延一點時間的!被人正對著唱歌,不管是什麼性別,都會讓人害羞好嗎!蕭景和手把手的教杜平安操作攝影機,確定杜平安將攝影機架設到正確的位置之後,抱著吉他,坐到鏡頭拍攝的範圍內。

「大家好,我是蕭景和,今天是六月十三號,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新歌:《牽著我的手》。」

簡單的和弦響起,不是只有撥動琴弦,蕭景和一邊敲打著吉他的音箱部份,一樣是走輕鬆愉快的藍調曲風,搭配他低沉帶有磁性的嗓音,有種夏日清爽的風格。因為簡單,所以能聽出蕭景和的唱功。那些說他不會唱歌的人肯定會被這支影片狠狠地打臉吧?

整首歌呈現出來的意境是一個男孩向女孩述說著自己會珍惜他、保護他的心情,只要女孩跟他在一起,那男孩就會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原本畏縮膽怯的男孩會因為女孩牽著他的手而充滿了勇氣與活力,就算要去天上摘星星給女孩他也願意。

歌詞雖然對杜平安來說是太過瓊瑤式的幻想,根本不可能發生,但禁不起他就坐在蕭景和的正對面,攝影機的後方,蕭景和對著鏡頭唱歌就好像對他唱歌一樣。因此杜平安把歌詞裡面的「他」認為是女孩,才不會覺得那麼不好意思。這只是表演、這只是表演……杜平安努力的自我催眠,不過他沒發現自己早就紅了臉,他很想離開位置又怕干擾了錄影,只好忍著內心的羞恥,坐著聽蕭景和唱歌。

蕭景和唱得很陶醉,是閉著眼睛的,杜平安認為他沒有發現自己的異狀,便放心地在心裡開小花。如果有人這樣對著他唱歌,那他肯定一秒答應他的請求!杜平安覺得蕭景和撥動的不是吉他琴弦,而是他的心;杜平安整個人暈呼呼的,像是泡在酒裡面一樣,微醺的舒適感讓他想傻笑。現在是傍晚時分,橘紅色的夕陽灑進整個工作室,為蕭景和的臉上增添了一絲溫柔,不像之前的單曲一樣這麼冷酷叛逆,或許他走情歌王子路線是可行的呢?

「……所以別害怕,請牽著我的手。」蕭景和唱完最後一句,對鏡頭拋了個媚眼,杜平安趕緊避開他的視線……攝影機後面坐著一個男的啊!你這樣拋媚眼不會覺得哪裡奇怪嗎!杜平安遮住臉,覺得不是他幻想,是蕭景和真的在撩他!無論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的……杜平安知道自己耳朵紅了,慌亂地想遮住自己羞赧,完全忘記要在演唱完畢後停止攝影,蕭景和笑了笑,自己按停攝影機。

「如何?」杜平安害羞的表情他看在眼裡,能打動同性……看來這首歌會成功?蕭景和不知道杜平安本來就對同性有感覺的這件事,只覺得如果杜平安喜歡這首歌,那他就一定會成功。

「很、很好。」杜平安拿走攝影機,四處尋找著傳輸線,避免對上蕭景和的視線,蕭景和笑著接過攝影機:「我來吧。你可以先回去了,今天謝謝你。」

「……好。」不能太快到家!杜平安沒忘記這點。他下樓之後幾乎是用跑的回家,到家了也不敢開燈,自己偷偷摸摸的回到房間,抱著枕頭在床上滾來滾去:「怎麼辦怎麼辦……」再繼續這樣下去,他肯定會在蕭景和面前出糗!剛才蕭景和唱歌的時候,杜平安覺得自己從尾椎傳來一陣酥麻,幾乎光靠他的聲音自己就能夠達到高潮,一定是最近沒有發洩的關係吧!

杜平安沖了個澡,順手塞了個跳蛋到身體裡,然後開啟了《跳躍》的MV,深怕對面的蕭景和知道一樣,他用耳機聽音樂,然後開啟了跳蛋的開關。

「嗯……哼……」渾身酥麻的快感讓他也顧不上這麼多,他握著自己的小老弟開始擼。糟糕,今天擼起來特別有感覺啊?蕭景和的歌聲透過耳膜,撫摸著他全身,毛孔因此興奮地顫慄著,杜平安幾乎沒擼幾下,就達到高潮。

天……自己平常有這麼快嗎?一定都是蕭景和害的!杜平安根本不敢去窗戶前確認蕭景和是不是已經離開工作室,一直等到天色完全暗下來,不得不開燈的時候,才到廚房弄晚餐給自己吃。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