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目珠沒見過這種店,真是長見識了!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某天晚上,我和同學小珠到西門町逛街,來到成都路上一家位在二樓的簡餐廳,當時已近八點,客人不多,我們坐進餐廳禁菸區,開水還沒送上桌,就聞一股濃重的菸味。

循味尋去,昏暗燈光下只見隔壁桌一名中年男子一邊抽菸一邊讀報,我和小珠十分不解,這裡不是禁菸區嗎?這人怎麼會在此大搖大擺地抽菸?

正巧服務生送開水過來,我趁機問道:「小姐,這裡不是禁菸區嗎?怎麼會有客人在這裡抽菸?」

服務生低下頭來,超小聲說:「他是我們老闆的客人。」

接著放下白開水,然後就────

走了!?

這……這是怎樣?

他是你們老闆的客人?我們不是你們老闆的客人啊?

這算是回答嗎?

而且,我問的是「為什麼」,不是「他是誰」

他是誰關我們啥鳥事啊!

平常雖然是慫貨一枚,但我偶爾也有白目勇敢的時候,於是揮手招來一位看似領班的男子,說道:「我知道那是你們老闆的客人,但這裡是禁菸區,可不可以請他不要抽菸,不然就請他換位子,不要影響別人的呼吸好嗎?」

到底是領班,膽敢上前跟老闆的客人打商量,兩人一陣耳語之後,總算讓對方熄了菸。

可惜好景不長在,空氣好不容易清新起來,樓上卻傳來震天響的〈舞女〉、〈愛拚才會贏〉等卡拉OK吵雜歌聲,將餐廳裡正在播放的慵懶爵士樂震得支離破碎。

這是幹什麼?背景音樂有必要這麼「豐富多元」嗎?

raw-image

這都什麼鳥餐廳啊!?(出自小丸子圖庫)

我又問領班:「可以請樓上的客人安靜一點嗎?真的很吵耶。」

領班回答:「那是我們餐廳的股東們在樓上唱卡拉OK。」

所以呢?這家店的人都習慣答非所問嗎?

「不能叫他們別唱嗎?」

「不行。他們常在上面唱歌。」

啥?還不是偶一為之?

一直耐著性子的小珠也發話了:「這樣不是會影響客人嗎?」

領班只是無奈地笑笑,什麼話也沒說便頷首離去。

這是什麼意思?這家店是怎麼回事?怎麼一點服務觀念都沒有?

從頭到尾吵死人,我和小珠聊天還用得吼的,搞得跟兩人對罵似的。

最後毫無懸念地,我和小珠決定付錢走人。

結帳時,收銀台前的小姐指著菜單自誇道:「我們的茶很好喝哦!這幾組下午茶套餐都很便宜划算,你們改天可以來喝喝看哦巴拉巴拉……」

這位小姐,妳是認真的嗎?妳覺得還有人敢來嗎?

走出大門前,聽到幾個服務生異口同聲喊道:「謝謝光臨,歡迎再來!」

我和小珠也異口同聲暗道:「不必了!永遠也不想再來!」

天蒼蒼野茫茫,叫我們去哪裡再找一家店聊天?

而且還得再花一次錢,真是令人火大得要命!

raw-image

出自小丸子圖庫

某知名企管雜誌提到:「公司治理不佳是美國經濟內憂……」,「治理不佳」又何嘗不是每家企業的隱憂?

從這樣一家簡餐廳的服務觀念,就可看出缺乏管理的端倪:老闆的朋友可以破壞規矩、公司的股東可以影響客人權益、服務生不知如何處理「顧客抱怨」,竟叫客人忍耐菸味和噪音的擾騷,從上層到下級,在在顯示出缺乏應有的專業態度,這豈是服務業的待客之道?

別說是跨國企業,就是在這蕞爾小島上,百業競爭之激烈已令人無法招架,管理者未能打理好店務,已是危機之一,領導者卻又公私不分、上下交相利,這樣的店家又豈能長久生存、永續經營?

類似這樣的店家,相信你我都不陌生,如果這是台灣大部分的服務業,那麼面對國際企業的大舉入侵,又如何保下大好江山?

果不其然,不久後我偶然行經成都路,看見那家簡餐廳換了新招牌,很可能已經易主,看來那群股東得另找地方唱卡拉OK了,哼哼!

我只追隨靈感,想寫啥就寫啥。 最愛寫小說和搞笑文,其他文章通常是用來掙錢和練文筆的。 希望有生之年皆能隨心所欲、自由自在。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