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總是撩我-20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問:和人家兒子滾完床單之後面對家長是什麼心情。

答:胃穿孔等級的胃痛。

等杜平安睡醒,發現已經天黑了,蕭景和正在旁邊穿衣服,而管家不知道是第幾次前來敲門,請他們去用餐。

杜平安倒抽一口氣:「我睡了多久?」一坐起身,體內就一股黏膩往外流,杜平安紅了臉:「……借個浴室。」

「需要我幫忙嗎?」杜平安一秒否決,光速衝進浴室裡。看來杜平安還是很抗拒跟他一起洗澡,而蕭景和怕逼得太急杜平安會生氣,只能一點一點的試探他的忍受程度。剛才趁他起來的時候偷捏他屁股只是被了瞪一眼,沒有什麼太過抗拒的反應,以後可以多摸幾把。

等杜平安淋浴出來,房間內已經準備好一套他的衣服——連內褲都有。原先那套三件式西裝被收走了,杜平安紅著臉換上蕭景和替他準備的西裝,衣服非常合身,但杜平安看著那條從來沒用過的領結不知道該如何下手:他只會打領帶!

「我幫你。」蕭景和奸計得逞的站在杜平安背後,雙手環抱著他,一邊咬著他的耳朵講解:「這邊先繞過去,然後……」

杜平安腦袋暈呼呼的不知道自己聽進了什麼,等他回過神來蕭景和已經牽著他的手要離開房間,杜平安趕緊收回手,乾咳了聲:「我們……還是低調一點好。」他不確定相親這件事是不是蕭景和父母雙方的意思?說不定只是蕭媽媽一個人的主張,蕭景山不同意呢?想到待會兒要去面對跨國企業的總裁吃晚餐,杜平安心裡就有點發怵。

「別怕。」蕭景和知道他在想什麼,拍拍他的手:「就是跟家人吃個飯。」

「……可是我們家吃飯不會穿西裝啊。」杜平安的聲音近乎呻吟,蕭景和愣了一下:「不會嗎?」

「不會。」杜平安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畢竟他們兩個人生活在不同世界,杜平安發現蕭景和竟然很認真的在默念著什麼,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每個人家裡狀況不同。」

「哦。」所以平常人跟父母吃飯到底是怎樣呢?蕭景和很好奇,他想直接去杜平安他家觀摩一下,只是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杜平安被他盯得有點不好意思,知道他在想什麼,不敢直視他的眼睛,盯著鋪著地毯的走廊小聲地說道:「改天你來我家作客吧。」

「好!」蕭景和很開心。進入餐廳之前,蕭景和又替杜平安調整了一次領結,杜平安紅著臉跟他道謝,一左一右的侍者替他們開啟了那看起來就很沉重的雕花大門,呈現在裡面的是一張大圓桌,蕭景山、蕭媽媽、以及蕭麗人還有杜媽媽都已經就坐了,杜平安繃緊了神經:「伯父好,伯母好……」看到蕭麗人他卡了一下:「蕭總您好。」

蕭麗人也有點訝異會在這種場合遇見杜平安,轉頭詢問蕭媽媽:「玲玲,這就是你同學的兒子?」怪不得剛才一直跟他詢問杜平安的工作表現!

「對啊!」蕭媽媽看到了杜平安衣領下不經意露出的吻痕,笑得很開心。而杜平安聽到這聲詢問,恨不得找個洞鑽下去:蕭麗人知道他就是那個相親對象了!身為相親當事人的蕭景和彷彿沒事一樣,替杜平安拉開椅子後才坐下。

「爸、媽,姑姑,阿姨。」被問候的三位蕭家長輩點點頭,而杜媽媽笑得很燦爛,接著侍者開始上菜……沒了?就這樣?杜平安有點傻眼。過年不就是應該問你年收入多少啊有沒有男朋……呸!女朋友等等嗎?怎麼這樣就算招呼完了?杜平安不太確定的看著他媽媽,杜媽媽看起來也有點緊張,但即使緊張,還是非常優雅的喝著湯。

杜平安蠻慶幸他們是坐圓桌,而不是電影看到那種長度超過三公尺的長桌。杜平安很懷疑坐在桌子兩端的人要怎麼交談?拿大聲公喊嗎?六個人安靜的喝完湯之後,開始上主菜,杜平安都不曉得他來這個宴算不算鴻門宴——鴻門宴至少之前還有人舞劍助興一下好嘛!一群人坐著光吃飯不講話是怎樣?

「爸,媽,我要和杜平安在一起。」在主菜上齊,大家還沒拿起餐具的空檔,蕭景和突兀的說了這句,彷彿驚天一聲雷一樣把杜平安劈得外焦內嫩的,「噗咳咳咳咳!」杜平安連忙拿紙巾掩住口鼻,遮掩自己的失態,蕭媽媽露出欣慰的表情,而蕭麗人的表情高深莫測,蕭景山……一直都沒表情啊怎麼判斷!

「哦。」蕭景山像是聆聽秘書報告一樣點點頭,接著轉頭朝著杜媽媽說話:「親家母,你們有決定好辦中式還是西式了嗎?」

等等等等等!這話題怎麼聽怎麼不對啊!今天不是相親而已嗎?怎麼一下子就變成提親了!這進度太快了他跟不上!杜平安傻眼。杜媽媽雖然也是主謀之一,但他本來以為蕭景山會不答應——蕭媽媽原先只是懷疑自己兒子的性向,杜媽媽說自己兒子是同性戀,人很乖巧,可以介紹給他兒子認識看看,如果有意思就交往,沒意思的話就當普通朋友,正合蕭媽媽的意見,因此才有了茶餐廳的那一幕。

蕭景山一年才回來這麼一次,他兒子長這麼大了他也沒仔細關心過兒子的感情狀況,是蕭麗人跟他說蕭景和最近好像失戀了,他才認真考慮到這個問題。蕭媽媽和他分析蕭景和從來沒交過女朋友,說不定是同性戀,蕭景山很認真的要幫兒子物色對象,蕭媽媽就和他提了他大學同學的兒子也在找對象,而且很湊巧,他大學同學的兒子就在蕭麗人的公司上班,風評打聽一下就知道了。蕭景山放手讓蕭媽媽去安排,一直到今天他才見到杜平安。

他看起來很有禮貌,剛才聽蕭麗人說他的工作表現也不錯,人很細心,大學主修會計,也會一點樂器,跟蕭景和肯定有話聊吧?蕭景山想到自己除了將公司給蕭景和之外,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和自己兒子聊天就覺得有些頭疼,如果是杜平安的話,說不定可以彌補一些自己沒辦法給蕭景和的關愛呢?

杜媽媽也沒料到蕭景山答應得這麼爽快,客套的笑了笑:「阿和現在是明星,不急啦!」他知道蕭麗人那邊肯定有安排,要隱瞞蕭景和的性向不是問題,但是造成蕭家的麻煩那就不好了。而蕭景和本來做好了被姑姑罵的準備,卻發現自己像是打在棉花上一樣無力,他父母很自然的就在跟杜媽媽討論婚期的事,杜平安也沒有露出訝異的表情……蕭景和越想越不對:「你知道這件事?」

「……」杜平安無言:蕭媽媽!你為什麼帶自己兒子出門跟男人相親不知會他一聲啊!有人這麼隨性的嗎?他乾咳了聲:「我以為,你知道今天是……去相親的。」杜平安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因為他看到蕭景和板著臉孔,生氣了!

「如果今天不是我的話,你也會跟別的男人相親嗎!」蕭景和咬牙切齒的瞪著杜平安,杜平安簡直委屈:又不是他自願去相親的!「可是今天來的是你啊。」

「……」蕭景和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為了這個假設如此生氣,他鬱悶的切著牛排,杜媽媽發現兩人的狀況,附耳跟杜平安說了幾句:「快去哄他。」

明明不是他造成的,還要他去收拾……杜平安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他在桌面下悄悄拉了拉蕭景和的褲管,蕭景和哼了聲,沒回應;蕭景山在一旁看到蕭景和跟杜平安的互動,也覺得新奇:自己兒子竟然還有吃醋的一面?

「麗人,景和的新專輯預計什麼時候上市?」談到生意計畫,這就是蕭景山的強項了,蕭麗人數了數:「目前有《牽著我的手》、《只是想和你道歉》、《活力朝陽》三首錄製完成,剩下MV還沒拍攝,要出迷你專輯的話至少要五首歌。」

「我還有兩首寫好了還沒錄,不過有一首是鋼琴協奏曲。」蕭景和盯著杜平安看,杜平安知道他在說什麼,瞬間紅了臉,蕭麗人聽到了,皺著眉頭思考:「鋼琴演奏的話,不太適合放進流行樂專輯裡。」

「那就給阿和找個電影劇本,那首協奏曲當配樂。」蕭景山拍板定案,杜平安傻眼:這就決定了?杜平安腦海浮現出一句:神說要有光,於是世界有了光,蕭家說要拍電影,於是就有了電影。杜平安驚嘆蕭景山的雷厲風行,他轉頭看了看蕭景和,蕭景和正好也在看他,他低聲在杜平安耳邊說道:「過完年你來我的工作室錄音吧。」

「……」杜平安回想起兩人四手連彈的畫面,不禁紅了臉,蕭麗人這時也開口了:「平安,休息夠了的話,過完年就回景星吧。」杜媽媽對於這個結果感到十分的滿意,他拍拍杜平安的肩:「家裡不忙,不用擔心。」怎麼只有自己跟不上進度?杜平安呆愣了好一瞬,一直到侍者問他餐點還需不需要他才回過神來。

「安安怎麼吃這麼少?菜色不合胃口嗎?」蕭媽媽一臉擔心,蕭景山也皺眉:「今天是農曆年,你應該準備中國菜的。」

「不、不用麻煩了。」杜平安連忙切著牛排,把餐盤切得吱吱作響:「抱歉我剛才走神了,牛排非常美味。」那尖銳的聲音讓杜媽媽恨不得把兒子拎回去教導餐桌禮儀,而蕭景和看到杜平安發呆的樣子只想把他摟在懷裡親一口,實在太可愛了!

音樂開啟了餐桌上的話題,透過聊天,杜平安理解為什麼蕭景和的父母一直都在國外,沒時間照顧他了:一位是跨國企業總裁到處飛,一位是聲樂家,忙著世界巡迴演出,蕭景和小時候可以說是完全放著讓他自生自滅,等到孩子大了,蕭景山和蕭媽媽不那麼忙的時候,他們已經和自己的兒子形同陌路……這似乎也可以解釋為什麼蕭景和對於一些正常人該有的情感反應這麼遲鈍。

杜媽媽心疼的看著蕭景和:「阿和明天要不要來我們家玩?」杜平安也是這麼想,雖然他家小了點,亂了點,但至少人和人的互動是正常的!誰跟自己父母吃個飯還要盛裝打扮的?

「謝謝阿姨。」看到蕭景和臉上的笑容,蕭景山夫婦感到很欣慰:自己的兒子總算會笑了!從小到大,他們就沒見過自己兒子真摯的笑容。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