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橋殘月派) - 洗衣店 極短篇小說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每逢週二、週五發表的短篇文藝/科幻故事)


老頭子兩夫婦七十多歲,行動不便,膝下無兒無女,開了一家歷史超過四十年的洗衣店,就在不知名的橫街小巷內,只有「XX洗衣店」簡陋的幾隻字貼在店門上,兩老就靠此店賺生活費,生意「還好」。僱了一個妹子幾乎是全權打理,意思是甚麼活都是一個人全包,薪酬當然較好,妹子替他們工作都有四五年了,兩老也視她像乾女兒般,她叫艾薇。


羅力是獨生子,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父親很有見地,無論小學、中學,都是唸公立學校,形成他具有一種獨特的味道,在家庭中,他的舉止十足的富人禮儀及消費模式,但他卻又愛常混在草根階層之中,例如不修邊幅地跑步,在橫街小巷吃完早餐才回家,可看不出他是億萬富豪的獨生子。


羅力很多時愛光顧弱勢社群的小商店,他總認為是自己對社區,對周遭較為草根人士的一種責任。他總會忍不住放上不多的錢財給遇見行乞的人。


艾薇第一次看到這奇觀是一年前的中午,一輛稍為巨型的轎車停在洗衣店門前,車上司機有帽子有制服,他坐在司機位置上東張西望好像在找甚麼,另一位穿有女僕服裝的中年姨姨下車,拿了一袋衣物進來表示需要洗熨,登記名字是羅力先生,一大堆男士裡裡外外的衣物。這情況每隔幾天便見到一次,最後變成見慣不怪。


一個黃昏,一個身穿針織背心短褲的男士,大汗淋漓來到艾薇面前,遞上了羅力先生的洗衣票據,艾薇問:「司機叔叔呢,阿姨呢?」「司機病了,所以我來拿」艾薇望著這個「汗人」:「你是羅力先生的跑腿吧?」「這時代還有跑腿,唉,算是吧!」


「不好意思,你這麼髒,會把汗水沾到羅先生那些高級西裝的。」「不怕啦,我會小心就是了。」「不好意思,請等一下吧。」艾薇用大型護衣服的膠袋,小心地、逐一地把衣服包起來,等了不少時間,汗人在旁默默地看著她。「不好意思,都包好了,可以拿走了。」汗人好像仍不想將視線移開。


隔了兩三天,汗人這次很乾爽地出現,拿來了衣服。艾薇問:「司機叔叔還未好哦?」「快好了,下次他們會來。」「你今天很乾爽嘛!」對方笑一笑:「現在就要去跑腿了。」艾薇天真地一笑:「謝謝哦!」


羅力在電話上只聽見老父在抱怨:「你媽煩死了,半年後你三十歲,她要你一定來美國跑一趟,有好幾個門登戶對的小姐要妳看一看,她要你一定一定要在一年內結婚。」「姻緣不能勉強呀!」「你來跟你媽說。」「不要,但我已有了初步的女朋友了。」


想不到媽媽搶了電話:「真的哦?兩個月後我跟你爸要回來看看公司的核數,你一定要帶給媽媽看。」「這........只是初結識啊!」「有自信一點,我兒子長的這麼帥,又這麼優秀,一定會把她迷死。」「媽媽.....」「不要多說了,我們現在有點趕,有甚麼下次再說。」


羅力心想,糟糕了,怎麼辦?他跑去問司機叔叔,這些下人已經待在他家快三十年了,當羅力有如子姪般看顧。司機叔叔卻反問:「你自己有些甚麼主意嗎?」羅力將構想說了出來,司機笑了:「依你的去做吧,我和姨姨會幫助你的。」


艾薇關店的時候,司機叔叔及姨姨出現在她眼前:「羅力先生有事極需要妳幫忙,如果妳有空,跟我們走一趟好嗎。」艾薇對這兩個人極其信任。


豪宅區的豪華大樓,一層有六個單位,頂層只有一個住戶,就是羅力家。有點不好意思,羅力跟艾薇說:「我是羅力,不是跑腿的。」艾薇當然是意料之外,有點震驚,但仍大方的說:「沒關係,這讓我對羅力先生的印象更好。以為他高不可攀,原來是平易近人。找我有事麼?」


「我想聘妳為女朋友兩個月,月薪二十萬,算不上高,也不算太低。不會涉及出賣色相,只是在這短短時間內學曉一些禮儀,陪我出席一些公開場合。」她還未開口,司機叔叔將所有羅力將要面對的事都告訴她,目標只有一個,他爸媽出現的時候,作羅力的女朋友,直至兩位長輩返回美國。


艾薇問:「洗衣店呢?」羅力說:「這兩個月洗衣店重新裝潢,安置新的洗熨設備,另外有每月二十萬補貼老人家。」艾薇問:「為甚麼是我?」「因為在我所認識的所有人當中,只有妳最像我的女朋友。」「你是開玩笑吧?」「我是說真的。」


這兩個月真的讓艾薇脫胎換骨,羅力的母親很喜歡艾薇。四個人在機場送別了兩位老人家,羅力告訴司機叔叔和姨姨先回家。


艾薇對羅力的父母有點依依不捨。兩個人在機場咖啡廳內。艾薇說:「是曲中人散的時候了,不知怎的有點落寞。」「羅力問她:「怎麼說?」「我終於明白到玻璃鞋童話裡那種午夜將臨,南瓜車快要開走那種感受,無論如何,這兩個月好開心,好像夢中裡的公主一樣,謝謝你。」「對了,我媽媽有一件禮物要送給妳。」


艾薇打開一看,是一條閃閃發亮的項鍊:「哇,好漂亮,是真的還是假的?」「我想大概值二百萬,我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艾薇雙手掩住了嘴巴。


羅力說,這是我送給妳的。精緻的盒子裡是一枚鑽石戒指。艾薇還未意識過來,羅力已經跪在地上:「我向妳求婚,嫁給我好嗎?」艾薇回過神來:「你可以告訴我為何我要嫁給你嗎?」羅力想了一下:「因為以前我錯了,我以為認識的人當中,妳最像我的女朋友,原來不是,其實妳最像我的妻子,我已經愛上妳了,不要難為我好嗎?」


他們根本看不到旁邊還有其他人,吻得很深情,代表了要說的話。


他們是門登戶對嗎?當然是,艾薇現在是新洗衣店老闆的乾女兒,剛僱了一個新的妹子...........


raw-image


83會員
427內容數
如果華人界中只有五個人可以舉出十大全球輕音樂團是誰,余就是其中一個。本來專於輕音樂介紹,時代進步,後轉寫一頁過小說,亦試圖以「文創實驗」形式去書寫長篇小說,意圖將長篇拆成每一篇都是獨立小品,無需知道前面的劇情,這種「文創」是方便斷斷續續觀看的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