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寫短篇~柳家有女初長成(38)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五日休沐時間轉眼就過。

二叔特地過來尋她,細細叮嚀她北國王子到訪可能會帶來一些細作入公主娘娘府,要她多加注意。身為禁衛軍的統領,他高度緊戒,從上次誘捕公主娘娘殿兇手,他相信自家姪女頗有大哥之風,外表那幅憨傻樣更有大嫂之態,容易使人誤判,這樣的特質讓她身處其中隨時有大用。

禁衛軍總領如是想,宮裡的貴人們也是如是想。攝政王雖對於這個小姑娘不按牌理出牌感到頭痛,卻無法否認她確實在思緒清明、掌握脈絡,公主娘娘殿上的風波遇她便平息。他贊同姪兒的眼光,當初鬧出許多風波僅是想把人弄進宮來,時不時就想捉弄女孩一下,即便是常常被打臉回來,依舊樂此不疲。相較之下他這個叔叔可就裹足,或許是年紀,他的思慮顧忌就多上幾層。說到底,身分,是加分,一是減分。

女孩的姑姑,是過不來王府夫人的生活,照女孩的說法,就是植栽沒了陽光,是會枯萎的。而今這個女孩,要她安靜地在後宮待著,那畫面實在詭異,他不敢想像。這思慮,他說不出口,皇帝親政在即,在北國王子與大哥事情告一段落後,他想揮一揮衣袖,問問那女孩的姑姑願不願意收留,一起走天涯。


在柳將軍府。

雖然第二次進宮,柳大娘子依舊細細打理著細軟,偶爾夾雜幾句叮嚀,柳青青在旁聽著聽著就笑了起來。

「娘!只是去工作,又不是不回來。說得好像我是出嫁去。」

「渾說!嫁到那個地方,那是萬萬不可!」柳大娘子不是反駁自家女兒想得美,而是一口否決進後宮的期待。

「聽說這次宮中設宴款待北國王子,不僅有國宴、有公主娘娘設宴、玥王爺代表宗親設宴,還廣邀大臣適齡小姐,看來是想用人海戰術讓對方無功而返、知難而退。娘!可有好戲看。」

柳大娘子敲敲女兒頭,覺得這孩子有時沒心沒肺的。

「青青!」柳倩倩進來不敲門,柳青青看著她一臉委屈樣。

「大伯母也在。正好。」不僅一臉委屈,聽口氣也很委屈。

「倩倩,怎麼了?說來聽聽。」柳大娘子看這孩子的臉色不好,關切一下。

「母親已經開始談起我的婚嫁。青青還比我年長一點,我娘不知道在急什麼?請大伯母跟我娘說說看,不然青青下次休假的時候,說不一定我就不在家了。」倩倩一股腦地說。

柳大娘子雖說不希望柳青青婚嫁,但那也僅是自己的私心。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叫她怎麼跟倩倩的娘說。然,她也捨不得倩倩,畢竟京城大家庭能像柳家如此清淨者,並不多。不是婆媳緊張,就是小妾成堆,公爹一向男孩照豬養、女孩以公主待,青青與倩倩怎麼能適應大家族的狗屁倒灶。

三個女人面面相覷,心思突然都沉重起來。

「姊姊!」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喚著,聲音似乎是從窗外傳來。

他們瞅著柳家最小的女孩晴晴揹著一個包袱,試著想從窗戶那爬進來,無奈個兒太小,連搆上窗緣都不得。三人倚著窗櫺看著晴晴這番打扮,方才那愁雲突然都散了開。

青青雖然很想發笑,但一臉嚴肅地問:
「你這一身打扮,是要那裡遠遊啊?」

「姊姊喜歡生氣,不想跟她住在同一個院子。我、要、離、家、出、走。」柳晴晴很認真地說。

柳青青走出房子,喚來家丁。

「取竹梯來,給小小姐用。」

柳大娘子在身後叼唸著:「晴晴胡鬧,你也跟著胡鬧。」

「晴晴不是開玩笑,她如此認真,我當然也認真。」

柳倩倩看著晴晴短手短腳地爬幾階梯子,張開雙手準備接住這個小堂妹。

「青青姊姊會有一陣子不在家,不然你來跟我住吧。」

「娘,或許可以出面談談。」

柳大娘子雖然不甚喜歡柳靜靜的做派,甚至對她鼓動夾帶畫像仍耿耿於懷,但對於晴晴她是相當疼愛的。











    13會員
    124內容數
    兔走東西南北,所見所聞有感思,紀錄為了將來好回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