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成為愛情小說家(40)小謊言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你該補償我吧?」

  「補償?」

  「我這麼期待和你見面。」

  悠悠看著手機的訊息,覺得男人說「補償」未免太狡猾了。在愛情遊戲中,誰先覺得虧欠了誰,氣勢就矮一截了。

  「我也很期待啊!但也不想想我是為了回誰訊息才踩空的。」悠悠撒了點謊,句末加上個哭臉,再附上包紮成木乃伊的照片。

  「哦?那你本來想跟我說什麼?」

  「給你看我本來約會要穿的衣服合不合格。」

  「現在傳來。」

  呵呵,這霸道的語氣。悠悠忍不住轉頭瞥了一眼躺在她家沙發上的章軒。

  感受到視線的章軒,從paper中歪頭看向眼前的女人。

  悠悠笑著搖搖頭,又回到手機上,手指飛快地打著訊息,「你要看外面穿的還是裡面穿的?」

  「看你誠意。」

  「我才要看你誠意。」

  「啊?」

  「補償啊。我才是真正受傷的人呢!」

  悠悠笑著滑掉app,再次看向章軒。

  「你笑得很噁心耶!」章軒忍不住發難。

  「你不關心一下我在笑什麼嗎?」

  「還有什麼?不就是在app上跟人家調情?」

  「唉!」

  「幹嘛?」

  「你要跟我去掃墓嗎?」

  「掃墓?」章軒看著忽然靜下來的悠悠,頓時明白她在指什麼。那個恆亙在他們關係之間的11號女孩。如果不是她,他和悠悠不會成為現在這樣的大人,連帶Canna、Lucas,可能生命際遇都會不同。

  「你之前去過嗎?」

  「大學的時候,去過幾次。」

  章軒拿筆敲了敲悠悠的腿上的石膏,「等你這個好了再說吧。」

  「再說吧。」

  「嗯,再說吧。」章軒起身走到流理台前,轉動瓦斯開關,將冷掉的水重新加熱。

  悠悠緩緩撇過頭,用拇指將眼淚擦掉。


  高三下學期,章軒和Canna分手,悠悠和他之間的遊戲也正式結束。

  悠悠知道自己哪裡有點奇怪,當她聽到他們分手的消息,她瞬間就不想再拖著章軒到處玩。

  當保送上大學的章軒在補習班自習室裡,坐在悠悠對面指導她的複習進度時,悠悠感到無聊至極。在最後衝刺的幾週,悠悠無視章軒的電話和簡訊,乾脆閉關在家裡,每天由父親請來的家教老師盯著她。

  「又是簡訊嗎?」

  耳尖的家教老師聽到手機震動。

  「嗯。」

  「你不關機?」

  「放在那邊就好。」

  「男友嗎?」

  悠悠從參考書中抬頭看向身旁的男人,「你覺得呢?」

  「那就是囉?我不會跟你爸說的。」

  悠悠感覺對方把她當成被過度保護、家世良好的大小姐。

  「不是呢!」她淺淺笑了起來,故意將視線移回書上,「是朋友的男友。」

  撒點小謊無妨。

  小海貍不是朋友、11號也沒有跟章軒交往,章軒甚至也跟小海貍分手。到底誰是朋友誰是誰的男友?反正考上後就不會再跟家教老師聯絡。

  「你是第三者?」

  「這樣就算嗎?」悠悠可不知道章軒喜不喜歡她,但她有把握自己還沒喜歡上章軒。

  「這樣不行喔!」家教老師忽然緊緊握住悠悠沒拿筆的左手,「你得健康長大才行!」

  悠悠愣住了,她第一次遇到這種類型的人。

6會員
45內容數
「一群烏鴉在色彩不斷變化的天空中盤旋。卷子和恆太郎都從天空色彩的變化中,看到了男人和女人,尤其是夫妻關係的瞬息萬變。」——向田邦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