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水節遇刺事件二

閱讀時間約 44 分鐘

二、反面

 

小天出生的那天,恰巧遇到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颱風,根據中央氣象局發布的資訊,其中心最低氣壓885百帕,中心最大風速每秒80公尺 (17級風以上),最大暴風半徑約600公里,侵台期間,造成全台27人死亡,371人受傷,房屋全倒4698棟,半倒11010棟。不但全省都有災情,其中台北地區最為嚴重。他們的鄰居就是這次颱風襲台後的受災戶。小天長大後每當聽到他的母親回憶起這段往事時,都會誇張地說小天哇哇墬地的那一刻,剛好隔壁房子的屋頂也被吹走。而小天的家,雖然是矮舊的平房,卻絲毫沒有影響。

「那個晚上真的好可怕!外面風咻咻地叫著,整棟房子好像都要被吹走!你爸爸好擔心。結果,更可怕的是,還停電!阿你就在摸黑中出生了!」小天的母親每次談及這段往事,都會很激動。「外面乒乒乓乓的,嚇死我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你爸後來出去看,才發現是隔壁房子的屋頂都被吹走了。」

「我們家都沒有怎樣嗎?」第一次聽這段往事時,小天真的很好奇。但因為她的母親太常提起這段往事了,所以之後的每一次,都只是隨口問問,勉強敷衍一下他的母親。

「對啊!真的很好運,是神明有保佑啦!特別給我們送來你這個颱風兒子。」小天母親的臉上總會泛起一絲喜悅與驕傲。「所以你這輩子啊,一定是來做大事的。」

「做什麼大事?!」小天覺得這真是無稽之談。

「真的啦!你是颱風的兒子哩,特別投胎轉世,一定要來完成什麼大事情的。」小天的母親說得信誓旦旦。

        原本小天也曾被母親這樣的想法打動過,但是隨著小天慢慢長大,也開始清楚知道自己平庸的資質還有長相,除非自己非常努力,否則是不可能成就任何不平凡的事業,更不要說小天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決心與毅力。他只求平順簡單的一生,以及不用付出太多的努力。所以每當他的母親又提起他出生時的奇蹟時刻,他就會笑笑帶過,然後敷衍地對他的母親說,媽,你辛苦了。他母親就會笑得更開心。

        小天對很多小時後發生過的往事沒有多大印象,不過,他倒是記得一些片段,一些沒有人知道的往事。

像是還在襁褓中的小天,還不會說任何話,卻記得他做過的一些事。他當時就清楚知道,只要放聲大哭,就代表可以贏得食物以及母親的擁抱。因此有時候小天才剛吸飽母親的奶水,整個人昏昏欲睡,但是只要小天的母親試著將他放入搖籃中,小天就會放聲大哭,母親不得已只好再將他抱入懷裡,一邊搖晃,一邊讓他繼續吸吮胸部,而小天也會故意動著小嘴,彷彿還沒吃飽一樣,其實純然只是在享受母親溫暖的擁抱;另外,他也知道,開懷大笑可以得到母親的關注與陪伴,雖然他常常不懂為何母親要做好多奇怪的表情,但是只要母親做這些表情的時候,他就會開懷大笑,因為母親只要看到他笑,就會做更多奇怪的表情,也會陪他更久,有時候,甚至母親根本沒有在注意他,小天也會刻意開懷大笑,用笑聲吸引母親的目光,然後等母親轉過頭來看笑得很開心的小天,就會繼續對他做更多奇怪的表情。

他還記得有一次被哥哥搶了玩具,因為搶不過哥哥,就放聲大哭,然後告訴母親說哥哥打他,於是母親便會把哥哥抓過來責罵,當哥哥回嘴說並沒有打他,母親就會更生氣,一邊打哥哥一邊說小孩子不可以說謊。即使當下哥哥內心充滿委屈與憎恨,但每次一覺醒來,看到小天主動跑去抱他的哥哥,並說最愛哥哥抱抱,哥哥就會沒好氣地抱著小天,一起玩遊戲。

他記得好多這一類的事,而小天歸納整理後發現,這一類的事情都是在幫自己爭取權益,甚至是讓事情更美好。當然他曾經想過這算不算說謊,但是幾經思考後,他認為這些他所做過的事情都不足以構成謊言,頂多只是“幫自己爭取權益,甚至是讓事情更美好。”更何況,他認為說謊也有模糊不清的界線。例如加入了良善的動機或目的,謊言是否就應該跳脫是非善惡,或者對錯的枷鎖,凌駕於一切之上?還有,萬一說謊之後都沒有被拆穿,那還能算說謊嗎?

小天對這樣的狀況有過一些掙扎與矛盾。他當然也贊成說謊不是一件驕傲的事,但是卻也同樣贊成在生命中的某些時刻,當說謊變得好像吃飯呼吸一樣正常時,其實根本就不該去思考其對錯。而且,只要將說過的謊融入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每天安然自在地生活在這些自己編織的謊言中,久而久之,這些謊言還算謊言嗎?因為沒有答案,小天也不想為難自己,決定讓自己好過一些,順其自然,畢竟他渴望的是一個平順簡單的生活,只要能讓他達成這樣的目的,生命的過程中該怎麼辦,就怎麼辦。這就是最簡單的原則。

        小學時期,小天雖然不是功課最好的學生,但卻是老師們最喜愛的學生,因為他們覺得小天總是會跟他們說實話,不過發生什麼事情,當大家都不願意說的時候,小天一定會在私下告訴老師們實際發生的狀況,不管是不是事實,至少是小天的版本,也是老師們願意相信的版本。

        有一次老師剛上課,才坐下沒多久,忽然間就開始發脾氣,大聲問全班是誰做的。當大家都還一臉茫然,才發現老師站不起來,褲子被黏在椅子上了。

一時間有人還搞不清楚狀況,竟然笑了,老師看到有人笑,更生氣,怒聲斥責全班,罵了一陣子後,繼續追問究竟是誰做的,大家當然都沒有人敢說話。老師一氣之下,叫全班所有人全部跪下,還得將自己的座椅舉到頭上,要大家跪到有人承認為止。

大家果然還是沒有動靜,只有一些小女生因為嚇壞了,所以偷偷的哭了起來。小天覺得滿心委屈,又心疼這些無辜的人,原本想說乾脆自己站起來認了算了,也省得無辜的人一起遭殃。

沒想到就在此時,老師又變換戰術,要全班所有人一個個輪流到他的辦公室告訴他究竟是誰做的。輪到小天的時候,小天正準備扛下這起惡作劇,就聽到老師說,是不是某某同學做的,只要我也證明是他做的,老師就會知道該怎麼做。一時間小天不知如何回答,因為這不是小天準備的答案。但是這位同學又是班上出了名的壞學生,平時也常常欺侮其他的同學,就算不是這個同學做的,他也算是罪有應得吧。小天立即在腦中下了這個結論,然後慢慢地回答老師,是,是他做的。看到小天肯定的語氣與眼神,老師完全相信小天的答案。

        後來那位同學遭到記過處分,全班同學無不竊喜在心頭。而這樁羅生們的惡作劇,也就不了了之,彷彿根本沒有人在乎究竟是誰做的,大家都覺得正義已經得到伸張。

        小學五年級情竇初開的時候,大家都流行班對,男生只要對哪個女生稍微好一些,大家就會傳說誰愛誰,誰又跟誰在一起。小天當然也成為大家傳送的對象。原因是因為小天原本就不喜歡跟男生一起玩,總喜歡跟女生們溺在一起,一起玩踢毽子,一起玩跳馬,甚至下課後一起到山裡面玩溪水。

有一次就是在山裡要過一條溪水的時候,一位女同學腳底一滑,差一點跌在水裡,是小天動作敏捷,一個迴身就將這個小女生拉住,然後慢慢牽著她的手走過溪流。這段英雄事蹟馬上傳為佳話,當然他們兩位就變成所謂的班對了。

小天倒不覺得這樣的配對有什麼不好,只要這個女生不在乎,小天也不在乎,甚至還有點喜歡這樣的安排,因為如此一來小天就可以更有理由跟這群女生玩在一起,不用去理會其他人的眼光。所以當這位女生的好朋友在私下傳紙條問他究竟有沒有喜歡那個女生,小天直接大方的回說,當然喜歡啊!這個答案正式宣告他與這位女生成為班上的班對。

        不過,即時成為了所謂的班對,小天和這些女生們的互動也完全沒有改變,他們還是和往常一樣,一堆人同時進進出出,從沒有兩個人單獨相處的時間,小天也完全不以為意,畢竟對小天而言,所謂的班對,只是讓他能夠和這些女生們和平相處的一個關鍵理由,只要是能夠讓他繼續處在這樣和諧的相處氣氛中,這種無傷大雅的小謊根本不算什麼,更何況這甚至也不能算是說謊,因為小天的確也喜歡這個女生,所以承認喜歡一個人也沒有什麼不對。只是這種的喜歡,跟所謂戀愛中的喜歡其實是不能夠劃上等號的。

        雖然小天當時還不是很了解所謂的愛情,不過,小天心裡其實比較喜歡另一位同班的男生,長得瘦瘦高高的,喜歡打籃球。每次小天都會偷偷的在窗邊往籃球場的方向看,就是在看他打籃球。而這位男同學也喜歡小天,那是因為小天每次都會敎他寫作業,小天雖然不是全班功課最好的,但是也常常名列前矛,而且對同學又熱心,又好相處,加上在女生面前吃得開,所以很多人都很喜歡跟小天玩,當然也就包括這位男同學。小天也就順勢假借一起讀書的名義,常常到他家一起看書,美其名是看書,不如說是在家一起玩耍。兩人會一邊看書一邊打鬧,累了就一起躺在床上休息。當這個男生睡著,就是小天最快樂的時刻。小天也會假裝睡著,然後微微睜開雙眼看著他,看著這個帥帥的男生大剌剌的睡在他的身旁,高挺的鼻子與微張的小口,都讓小天心跳加快,小天不明白為什麼,但就是很喜歡他睡著的樣子。

有一天這位男同學一個轉身將小天抱住,小天當場莫名的心跳加快,然後將眼睛閉得更緊。雖然他緊張得幾乎要喘不過氣,卻又希望這一刻能夠永遠停住。小天身體僵硬得好像癱瘓一樣,他想試著移動左邊的身體,想要將左手抬起去回抱這位男同學,但是他的左手就是不聽話,一動不動地攤在原地。而小天又不能太大力去移動身體,因為他擔心這時候的任何一個動作,都可能會驚醒這個男生,而破壞了這個美妙的時刻。於是就這樣,小天靜靜地躺在這個男生的旁邊,聽著小男生輕微的呼吸聲。

        那天回到家後,小天還是忘不了這位男同學的擁抱,還有那輕柔的呼吸聲。他很後悔自己當下為什麼沒有勇敢的回抱回去。也不知道往後還有沒有這樣的機會。他覺得自己真是傻。

        從那天起,小天每天都期待可以再到這個男生家裡讀書,不過那天之後,這位男同學再也不曾在小天面前睡著。慢慢地,小天也就不再期待了。

        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學校來了一堆剛從師範學校畢業要任教的實習老師,每個都是漂亮的年輕女老師。大家在這些老師的刺激之下,學生們個個都力求表現,希望都能獲得女老師們的青睞。小天原本就是老師們心中的好學生,所以自然也成為新老師們注意的焦點。尤其是小天又多才多藝,幾乎是學校各種比賽,只要老師們開口,小天都會表現出樂於參加的樣子,雖然心中卻是百般的不願意,但是為了維持自己在老師們心中的地位,小天可說是從未拒絕過老師們任何的要求。於是諸凡演獎比賽、朗讀比賽、水彩寫生、書法比賽、查字典比賽、作文比賽、甚至是年度的戲劇表演,小天都是義不容辭,而且往往都能拿個名次回來為班上爭光。也因此,有位女老師甚至還說要收小天當乾弟弟,雖然小天心中覺得麻煩也沒有必要,但是聽到女老師這樣一提,小天還是裝出欣喜若狂的樣子,衝著女老師叫姐姐。

        更讓這位老師感動的事,當他們實習期結束準備要離開學校的時候,小天還哭了,哭紅雙眼要老師不要忘記他這個乾弟弟。

        不過兒時的記憶,好像也在升上國中的那個暑假,畫下句點。雖然往事歷歷,卻又如童話般不真實,時空轉移,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即使抽絲剝繭,也勾勒不出原貌。

到了國中後,新的環境,新的人事物,一切從頭。

小天喜歡這樣分段式的人生。很多他原本不滿意的部份,隨著環境的改變,週遭人事的改變,他可以不用再面對,更棒的是,他也不用再想盡辦法要去成就或接續一段段自己種下的種子。不用重新再活過一次,就能重新再享有一個新的人生,這樣的求學制度真是再好不過了。

所以小天給自己定下新的人生方向,要改掉自己以前不喜歡的部份,而那些部份是當初不能改變的,現在面對不同的人,他要創造一個不同的自己。反正也沒有人認識以前的他。

所以當新的老師們在班上詢問有沒有人參加過任何比賽活動的時候,小天一概不想承認,而當有人舉手回應時,小天就會表現出羨慕的眼光,並稱讚這些同學真是優秀。而小天就樂得躲在人群後,隱身在觀眾席中,享受沒有鎂光燈聚焦的生活。甚至有一次,因為沒有人願意參加作文比賽,在老師堅持下,小天不得不接受。由於這不是自願的,小天決定讓老師徹底死心,所以當比賽結果出來,小天不但沒有得名,還被老師叫去罵了一頓,因為題目是最常見的「保密防諜」,卻硬是被小天寫成「保密防蝶」,老師責怪說怎麼可能發生這樣的錯誤,小天也裝出一臉無辜,說自己只要參加比賽就會太緊張,往往都會不知所措。所以從此後,各種比賽就不再落在小天的身上了。

小天喜歡這樣的改變,不用再花費心思去討好別人,也不用再接受那些課業外的關注壓力。這樣平凡的自己,擁有更多檢視自己內心的時間。當然不是思考人生的方向,而是對這世界充滿好奇,更多的是,面對複雜內心的好奇。

以往跟女生打成一片的時光不再,女生開始變得矜持,小天開始覺得跟他們相處有點不自在,加上又男女分班,小天索性便專注在跟自己同班男同學的相處上,而他也發現,跟男生在一起打鬧,似乎更加有趣。尤其當他上了國二,重新分班後,班上轉學來了一位田徑選手,身材高挑,皮膚黝黑,臉型俊俏,加上個性開朗,所以很快就成為學校的焦點人物,當然也讓小天好奇不已。

由於兩人身高有點差距,所以座位相隔很遠。但是小天會忍不住在上課的時候,故意轉頭偷看這位男同學,像是欣賞一件藝術品,遠觀不敢褻玩。可是有一天竟然被他發現小天在偷看他,小天趕緊轉頭看黑板,裝出專心上課的模樣,過了一會兒,小天心想應該沒關係了,所以又慢慢轉過頭去看他,沒想到那位男同學正兩眼直視微笑等著小天。小天像是做壞事被當場逮到的小孩,整個臉轟地紅了起來。

下課後,他向小天走過來,坐在小天旁邊的位置,問小天為何要偷看他。小天雖然緊張,但是理直氣壯回說,哪有?我只是到處亂看。他不相信挑著眉說,還沒有?明明就有。小天還是不承認,硬說沒有。結果這個男生回說,可以大方看啊,沒有關係。然後起身離開。小天羞得滿臉通紅,他想臉這麼紅一定會被看出來。

下一堂課,原本小天想說只要忍住不要再看,應該就會沒事了。沒想到,當老師在黑板上寫字的時候,這位同學竟然舉手,說自己看不清楚,可以做到前面抄寫嗎?老師當然一口答應。而他就大大方方的往小天走來,不等小天開口,就要小天移坐旁邊一點,然後一屁股就坐到小天的椅子上,兩人共坐同一張椅子。

一開始小天害怕的往座椅的邊角一直挪動,而這個男生就更不可客氣地擠過來,擠到後來,小天幾乎快要坐到地上。小天害羞的推了推他,他只是轉個頭,扮了個鬼臉,然後繼續專心抄寫黑板上的東西。就這樣,小天靠著小腿的力量半蹲坐著,雙腿幾乎要抖了起來。後來他發現了,臉上露出微笑,往旁邊挪了一下,然後伸出手摟住小天的腰,用力將小天往自己靠。小天這時才又坐回到一半的椅子。雖然老師後來也沒有繼續寫任何東西,但是他就靜靜坐在小天身旁一整節課,安靜聽著老師上課。

往後只要有抄寫黑板的情況發生,他就會再次要求老師讓他坐到前排,也一定會坐到小天的旁邊。剛開始兩人只是互相擠著位置,慢慢兩人會開始在課堂中輕聲聊天,或者說說笑話。有一次他握起小天的手,說要幫小天看手相,才看沒多久,就被老師發現,老師生氣怪他們不好好上課,要他回去自己座位坐好。他跟老師保證不會再說話了,所以央求老師繼續讓他坐在前排,老師拗不過他,也就算了,繼續講課。而他也遵守著承諾,這堂課中就再也沒有說話,只是一隻手在桌下靜靜地握著小天的手。

那一年,因為小天知道每天都會跟他坐在一起,所以都會一大早起床洗澡,希望身上可以保持香香的味道。而他的母親就覺得很奇怪,以前明明就都是晚上洗澡的,為什麼現在變成要早上洗澡了?小天只是說晚上熱,所以都會流一身汗,所以只好早上再洗一次澡。母親覺得有理,也不再多問,只是覺得小天真是勤勞,一天要洗兩次澡。

更誇張的是,小天原本功課就不錯,卻忽然有一天跑來跟母親要求說希望可以補習,原因當然是害怕成績會退步。母親為了小天的課業,也是二話不說就讓小天去參加課外補習。

可是事實上,是因為那位同學也有利用放學後去參加補習,小天希望可以爭取多一點跟他相處的時間,所以決定也參加補習。在補習班,他們兩人當然還是坐在一起。

可能是因為他們這樣的狀況有點明目張膽了,於是有人看不下去,就在週記中寫教室裡面有同性戀。為了這件事,小天的班導師展開全面的調查,希望制止這樣的事情發生。於是老師把全班同學一個一個叫去他的辦公室詢問,問到小天時,小天先是不明白老師究竟在說什麼,後來因為心想老師如果沒有得到答案一定不會善罷甘休。所以小天說了一個同學的名字。他說這位同學平常因為太文靜,所以可能常常有男同學會鬧他吧!這個答案讓老師很滿意,而小天也因此就沒事了。但是未免繼續受到老師的關注,小天決定開始要慢慢疏離那位同學。所以每當他又想來前面跟小天一起坐,小天就會面露難色,然後跟他說,這樣上課真的很不方便,都不能專心。於是他也就不再跑到前面與小天共坐,下課後,兩人的互動也逐漸變少了。

畢業前夕,當大家都在交換紀念冊留言的時候,小天當然也都邀約全班同學在他的紀念冊上留言,但是當傳到他的面前時,他面無表情地說,我們沒有什麼好紀念的。小天也點頭認同。然後看著他轉頭起身走出教室。

之後,小天的紀念冊很快就被小天搞丟了。當後來的朋友問他怎麼沒有好好保存國中的紀念冊,小天都會說,因為沒有什麼好紀念的。

這件事情後來對小天最大的影響,不是那些與那個同學之間嘻笑玩耍的快樂時光,而是老師後來對這件事情的關注。他不喜歡那種被當成異類的感覺,萬一要被貼上什麼標籤,那小天從此都要被這種事糾纏,這與小天一開始上國中時的期許不一樣,所以他決定不要讓這種事情再發生,安安穩穩躲在眾人背後的日子才是小天的願望。

所以上了高中後,由於是男校,未免重複的事情再度發生,小天戴上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鏡,專心埋首在課業中,他想,只有更加的低調,他才能完全的體現那種隱形在人群之中的感覺。他每天就像書呆子一樣,感覺上除了盯著書本看,完全沒有在留意週遭的人事物。不過,小天其實都有偷偷在留意班上的一切狀況,諸如哪個同學很會打籃球,哪個同學其實很會唱歌等,甚至每個人臉上有什麼特徵,小天都瞭若指掌,只是因為小天掩飾的太好,所以班上的同學們也都很容易就會忽略他,甚至還幫小天取了一過“小書蟲”的綽號,雖然跟小天的個性完全不像,但是小天卻很滿意,代表他的策略成功,他就是希望能夠這樣低調的度過這個只有男生的高中生活。

所以當每次大家在約要去哪裡玩的時候,小天都會故意裝做沒有聽見,甚至有幾次明明聽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還是裝做專心讀著書本,等到同學受不了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桌子,他才假裝回過神,裝傻的問什麼事。同學都會被小天搞得既好氣又好笑。

小天享受著這種私下觀察人的生活模式,慢慢在心裡分析著什麼樣的人令人討厭,什麼樣的人是自以為是,而什麼人其實大家在私底下都不喜歡。而這也就是扮演這種身分的獨特魅力,由於小天太過不顯眼,所以同學們往往會忽略他的存在,很自然地就會在他的面前討論一些八卦,根本沒有察覺身旁有人在專心的聽著一切,就算偶爾有比較細心的人察覺小天的存在,也完全不會擔心小天會洩漏任何秘密,也只會笑笑問說,小書蟲你在看什麼書啊?小天也會故意裝傻回答,什麼?你說什麼?然後大家就會笑著一哄而散。因此小天收集到很多不為人知的小道消息。例如誰和誰看似哥兒們,可是私底下卻都看對方不滿意,都在找機會點讓對方出糗。小天會跟著一起期待一場接一場的好戲發生。

沉潛的歲月一點也不無聊,小天感受到更多不為人知的冷暖心酸。他也將各種對人性的觀察與剖析深深記在腦海裡,時時提醒自己不要重蹈他人的覆轍。而且也讓小天學會更多與人應對進退的方式,以及更會拿捏什麼樣的謊言會更讓人深信不已。

這三年滿滿的心得讓小天在上了大學後得以運用自如、得心應手。大學是一個五花八門的世界,除了不再有男女有別的界線,每個人都像是破繭而出的美麗蝴蝶,四處飛舞享受各種有意無意的拈花惹草。當然小天也沒有放過這樣的機會。小天除去厚重的眼鏡,改戴起深褐色的隱形眼鏡,一雙深邃的眼眸加上原本迷人的笑容與個性,還有各式的才藝,小天立刻又成為系所中知名的風雲人物。

小天不但舉辦多次的露營活動,除了負責採買食物,還要包辦餐後的團康活動,因此每次的活動後,小天就會得到更多人的賞識,甚至有很多女生都在私底下偷偷暗戀小天。小天也不是沒有察覺,故意裝做不知道,因為以他之前的經驗告訴他,如果他過於自信與驕傲,這樣反而就會令人討厭。他將風雲人物的魅力,結合老實書生的憨厚,技巧搭配完美無虞,全系的男男女女無一不喜歡小天。

不但如此,小天還能允文允武。他除了舉辦各式的戶外活動之外,他還舉辦很多系所內的文藝活動,包含創立系刊,鼓勵大家發表各種創意與作品,一時間也讓系所的同學陷入各種的創作氛圍,當然小天也把握這樣機會,除了好好展現自己的文學底子,還藉機靠近自己喜歡的人,一位漂亮的女生,也是他們的班花。小天先是拜託這位女同學擔任執行編輯,然後藉機討論系刊的編排等問題,兩人便常常單獨聚在一起,兩人日久生情,很快就成為班上第一對班對。

小天除了喜歡這位女生的美麗之外,也喜歡她不同於一般女生的獨特個性,他喜歡每次兩人相聚的時刻,總有一種溫暖在小天的心頭縈繞。不過這樣的喜歡好像是私密好友的交情,無所不談,但卻沒有更進一步的逾越行為。雖然性衝動是戀愛中必須也應該會產生的正常反應,但是小天卻只想保持現狀,不想因為任何衝動而破壞目前的美好。

同時間,班上有另一位擔任副編輯的男同學,與小天的交情也很好。兩人也常常會在宿舍中討論系刊的內容到深夜,每每欲罷不能。由於他的外表不是會容易讓人心動的類型,所以小天自然不會把這樣的關係與之前極力想要逃避的經驗畫上等號,也因此兩人才能相處的這麼愉快。

所以小天除了跟女朋友相處的時間之外,其餘的時間便是跟這位男同學混在一起,當然有時候也會三個人聚在一起。但是慢慢的,小天發現事情不對勁了,他與那位男同學之間好像產生了一些奇怪的情愫,一種熟悉卻又想抗拒的感覺,但是小天內心卻是喜歡的,只要不戳破,這樣的曖昧不明,反而增添生活中許多的樂趣。

他覺得男同學一定也感覺到了,要不然不會有時候他都寧願選擇在小天的寢室討論系刊,也不要到學校的教室裡,小天雖然故意裝做不懂,其實內心甚是喜歡。兩人享受著單獨相聚的時刻,一些親密的小動作,走在曖昧不清的分界。

第一次的寒假結束前,小天先送女朋友去搭車回家,一個人留在宿舍整理一些行李。剛好隔壁的男同學也還沒有回去,兩人索性買了一點酒回家助興,一整晚暢快聊著每個精采的時刻。後來兩人都醉了,隨地倒頭就呼呼大睡。到了半夜,一種本能的衝動,也不知道是誰開始的,兩人開始忘我的擁吻,一直吻,一直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兩人又累昏了過去。

隔天一早,兩人裝做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各自整好行李就回家過寒假。

那個寒假是個痛苦的煎熬,一方面小天思念著女朋友,一方面又忘不了那一夜的激情。小天將兩種複雜的情緒都化為一封封纏綿悱惻的情書,小天像發了狂似的停止不了心中的渴望,一天一封將自己的濃情密意寄到女朋友家中,女朋友也被這些信件惹得心花怒放,深信小天對他的情深意切。終於女朋友忍不住心中的感動,年才剛過,就飛奔南下來找小天,小天一見到女友,所有矛盾複雜的情緒立刻消失,又回到他們原本的兩人世界。小天堅信,那一夜根本不算什麼,只是一時的迷失罷了,而且兩人都喝醉了,根本只像是獸性的發洩,沒有任何情感可言。

開學後,小天與女友的感情更好了,小天也藉此為由刻意跟那位男同學保持距離,不想再像以前一樣親密。雖然小天不想去想太多,但是發現男同學好像一個寒假過後消瘦了許多,也憔悴了不少,大家私下都議論紛紛,小天也故意裝不清楚。

這件事情很快就不再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小天也在此之後更加竭盡所能對女友示好,果然在畢業前夕,兩人已經就論及婚嫁。

這段婚姻決定的很快,原本小天以為這就是他想要的結果,卻沒想到在第一個小孩誕生後,小天就後悔了。

一個生命的到來,代表一連串的責任與壓力。小天還沒有學會要如何面對自己的生命,現在卻要去面對另一個人的生命。這不是小天原本的期待。小天還有很多事想要嘗試,還有很多內心壓抑的渴望想要找到方法紓解。然而卻又都已經是既成的事實,小天不打算讓人察覺他內心的懊悔。現在唯一的方法,除了要繼續成功扮演一位體貼的丈夫,他還要學會誠實面對自己的人生。小天萬萬沒有想到,原本以為他編織的美麗謊言可以引導到一個完美的人生路途,卻沒想到這條所謂完美的路途卻是別人與社會大眾壓力下的期待,並非小天內心真正渴望的生活。這一堆謊言架構下的完美,雖然讓所有人滿意了,但是唯獨自己必須委屈求全。

不!既然都已經編織了這麼多的謊言,就算要犧牲,也不該是犧牲到我!小天在心裡面這樣決定。既然認清了自己內心的渴望,就該嘗試面對,只有用無數交織的謊言,才能成就內心誠實的一面。

最簡單的方式,小天選擇在網路虛構的世界裡,重建一個新的身分,然後展開一段新的人生。

小天認為網路虛擬的世界再適合他不過了,因為他看透人性,也深知謊言的妙用,所以在這個建構於謊言的世界中,小天無疑是如魚得水,只要不要忘記,千萬不可以出現任何真實的部份,那他就可以快樂的建構另一個屬於自己內心世界的人生。

開始時,事情就如同小天計畫的一樣順利。小天白天會盡量當個好丈夫與好爸爸,但是他會利用幾個夜晚,故意說是加班,然後展開他另一個世界的生活。

他首先認識了一位健身教練,均勻的線條與高挑的身材,黝黑的皮膚與深邃的五官,第一次跟他見面時,小天就有了性衝動。這是他本能最原始的反應,小天也沒有想要加以掩飾,畢竟在他另一個身份裡,這些不被允許公開討論的部份,在黑夜的籠罩下,一切都變得可以更加坦白。而且這原本就是生理需求,在另一個世界無法滿足,換了一個世界,豈能再繼續壓抑。小天很坦白的告訴對方很喜歡他的身體,如果有機會,想要好好撫摸感受一下。

這位健身教練被這樣的坦白嚇到,但是因為也喜歡小天,所以也不客氣的挑逗起小天,一邊故意摸著肚子,一邊說,我的腹肌更好看。兩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句地勾動彼此最深層的渴望。

在得知小天也是單身後,健身教練開心的認為自己終於幸運的找到喜歡的人了,所以等不及就邀約小天到他的住處去看看。這樣的邀請明白是種暗示,小天壓抑的欲望當然也不願錯過,兩人坐上小天的車後,直奔健身教練的家。

門一開,兩人像是天雷勾動地火,立刻撲向彼此,雙唇像吸鐵般立刻交疊,狂熱地吸吮著對方、然後雙手也快速地褪去彼此的上衣,才沒多久,兩人就全身光溜溜地躺在臥室的床上,飢渴狂亂汗水淋漓地做愛。這恍若沒有明天似的作愛方式,讓兩人興奮到最高點,就算兩人紛紛達到高潮後,都還意猶未盡地渴望著對方的身體。不過就算這般狂野,小天還是很理性地在休息過後,起身告辭。這突來的舉動讓健身教練有點不解,難道不可以留下來過夜嗎?或者晚一點再走?小天俯身親吻了剛才不捨分開的嘴唇,只是無奈的說,因為明天一早要開會,而資料都還沒有備齊,所以雖然捨不得,還是要離開。不過保證只要有空一定會盡快再來找他。這是實話。

兩人依依不捨在門邊親了又親之後,小天才轉身離去。那晚回到家後,因為老婆與小孩都睡了,小天直接就先去沖洗,然後去看看已經入睡的小孩,最後才回到床上,抱著已熟睡的老婆漸漸入睡。那一晚睡得特別香甜。

之後小天又陸續跟這位健身教練見了幾次面,剛開始都是一樣的激情,有時會在激情過後隨意聊個幾句,小天發現這位健身教練沒有什麼人生方向,也沒有工作的目標,對自己的現狀很滿足,唯一缺乏的是一位情人。所以當健身教練一邊緊緊抱著小天,一邊幸福的說,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跟小天一起住,這樣人生就沒有缺憾了。小天一聽,內心一驚,但是表面保持冷靜地說,有機會啊,等我們更熟,也都認定對方,當然有可能啊。這句話讓健身教練開心,將小天抱得更緊。

只是這天過後,小天開始找各式藉口不再與他碰面。雖然明知道可惜了一段美好的性生活,但是為了避免衍生更多後續的麻煩,這樣的抉擇是絕對必要的。小天清楚知道他現在需要的不是另一段必須負起責任的感情,而是一段沒有牽絆的單純性愛關係。

小天很難理解為何男生也會像女人一樣渴望一段婚姻,畢竟這是社會所不允許的。他很難想像如果決定要住在一起,究竟得承受多大的社會輿論壓力!先不用說法律上是否合法,光想像兩個男人牽手在路上行走,小天自己就沒有辦法認同,更不可能接受。他無法理解同志們究竟在天真什麼,就像唐吉珂德對抗大風車一樣,與其要去浪費生命抵抗不可能的命運,為何不選擇輕鬆容易的方式,反正只要表面上順應大眾,私底下要如何生活,根本也沒有人會在意啊!所以小天選擇打安全牌,一方面對家庭有了交代,一方面也享受了生命的樂趣。一舉兩得,完美的生活模式。

雖說完美的生活,不過對小天來說,已經算是應付的有點吃力了。因為不但要照顧妻子與小孩,還要每隔一兩周就要輪流回去雙方父母的家裡走走,當然還有壓力頗大的工作。所以在這多重的壓力之下,小天想要的私人空間裡,當然就不可以再多出任何不必要的責任與壓力。他尋求的是一種平衡的合諧,而非找更多的麻煩。

只要一切都按照他心中的理想進行,雖然不容易,但也甘之如飴。他喜歡扮演好兒子的身分,也喜歡扮演一個稱職的好丈夫,如今多了一個小孩,他也想要繼續扮演一個不簡單的爸爸。畢竟這是他已經經營多年的世界,不但已經習慣,更是箇中翹楚。當然也是自得其樂。

就像每次的家庭聚會,他總是最熱衷的那個人。他會從積極找聚會的餐廳開始,從中式、美式、日式、韓式到各式創意料理,他都會在網路上找到當下最熱門的餐廳,然後很早就訂位,並開始積極安排大家的時間,目的都是要讓大家可以吃得愉快。

就像上次為了慶祝小孩的一週歲,他們特別訂了一間很精緻的懷石料理,將兩家人全部都邀約到齊,浩浩蕩蕩一行人總共兩大桌的人數。他不但兩桌來回敬酒,還跟大家大聊懷石料理的特色與吃法,還一邊說笑話,逗得大家非常開心。最後餐會結束前,雖然小天已經有點小醉,他還是一一跟親戚們握手道別,除了感謝大家撥冗參與之外,還跟大家預約下次再聚餐的時間。席中他的岳父母則是從頭到尾一直讚美小天,說他真是個好女婿。而其他人也是頻頻稱羨,說他太太真是嫁了一個好丈夫。小天一整晚笑得合不攏嘴。

這樣的聚會對小天來說真是愈來愈上手。他認為只要拿捏好自己應盡的角色義務,其實就不難了。更何況,小天並不討厭這樣的聚餐,相反的,有時候他認為偶爾這樣誇張的狂喜與揮霍不同的個性,也是一種洗滌,一種心靈的理直氣壯,讓他可以繼續往下走的動力。

小天要從另一個身份獲得的,除了是完整他生命的缺陷,首要條件是不可以破壞他現實的生活狀況,否則他寧可放棄。

尤其工作與與家庭才是小天生活的重心,所以當小天的公司決定重用他,要將他升職,而唯一的條件是要北調到台北工作的時候,他跟妻子都覺得這是個不可多得的好機會,雖然會暫時離開家裡一陣子,但是反正南北兩地距離不遠,基本上還是可以每週見面,而且只要撐個幾年,等小天在北部都穩定,或許就可以讓全家一起搬到北部生活,過更好的日子!於是在小天的妻子同意過後,小天欣然接受了公司的安排,北上到一個全新的環境。

為了適應全新的環境及全新的職位,小天確實忙了好幾個月。不過,忙了一陣子之後,小天內心不安的騷動又開始作祟,不管小天再怎麼壓抑,那種如戒毒般的煎熬,在每個夜裡都讓小天輾轉難眠。

最後,小天投降。他上網搜尋後發現,原來有個公園,一個同志的聖地,卻彷彿是世界上最黑暗的角落,飄移著一堆流離失所的孤獨靈魂,在每個夜裡漫無目的遊蕩,尋找著無法升天的救贖。

小天第一次去的時候,夜已深,公園內也沒有什麼路燈,他一人走著,正當心中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地方時,忽然在樹林間發現一幢幢慢慢游移的黑影,只要稍微再看仔細一些,就可以發現一對對發亮的雙眼,在遠處透露著微弱的光芒。小天這才發現原來是自己太像路人了,根本尚未真正踏進這個隱密的世界。就像愛莉絲夢遊奇境一般,唯有吞下小藥丸,世界才會改變。小天慢慢走到更陰暗處,讓自己也消失在樹林之間。沒想到才一轉身,忽然就看到了許多剛剛竟然都沒有發現到的人分散在樹林內的各個角落。樹影隨著這些黑影的移動而明滅轉換,在靜懿中竟自成一種模式,窸窣窣,窸窸窣、窸窣窣,窸窸窣,輕柔反覆的微音,彷彿海妖在迷霧中哼唱的美妙樂音,融化每個人的抵抗力,浮現每個人最原始的欲望。

小天看到一個人影朝他走過來,開口說了一些話,像是催眠的字句,聽不清楚的內容,卻讓小天迷迷糊糊跟隨他而去。兩人走入轉角昏暗的廁所內,一前一後走進最後一間的廁所,都還來不及說話,那個人就緊緊抱住小天,狂亂親吻著小天,然後熟練地將小天的褲子拉到了膝蓋,蹲了下來,開始吸吮小天已經脹大的陰莖,小天忍不住輕呼了一聲,那個人卻立刻停止了動作,然後做出不要出聲的手勢,等小天會意後,他才繼續,熟練卻不粗暴,每個舔吮都刺激著小天最深層的激動。小天無力反抗,閉上雙眼,讓身體解放最原始的渴望。

事後,那個人熟練地將口中的精液吐在馬桶內,然後撕下旁邊的衛生紙一邊擦嘴,一邊擦去小天陰莖上殘留的精液。最後站了起來,在小天的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然後點頭微笑,轉身離開。

那晚回到家後,小天就直接衝去洗澡,開著最大的水量用力沖刷著自己的身體。這是第一次小天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髒,不管用香皂將身體洗了幾次,都無法洗去他心頭對自己的厭惡。這齷齪的身體、齷齪的慾望、齷齪的生命,齷齪的一切,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自己。更可恥的是,儘管如此悔恨這一切,小天卻清楚明白,他的身體其實是享受這一切,甚至會繼續渴望這一切。無力改變的矛盾與諷刺,將繼續無情地在他的一生中輪迴下去。

當晚小天一如往常打電話回家時,竟特別想要聽聽他的妻子與小孩的聲音,就算都是閒話家常,都讓小天如夢初醒,不再像是靠不了岸的獨木舟。

那天夜裡,小天做了一個夢。

他迷失在一座滿是濃霧的森林中,一直找不到出處,忽然走出來一個人,非常友善並開始親吻小天,小天雖然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不過也沒有反抗,沒想到不一會兒又走出來另一個人,也開始親吻小天,而且開始脫去小天的衣服,小天雖然不很自在,但很享受這兩個人的親吻。又沒多久,小天發現慢慢出現愈來愈多的人,每個人都來親吻小天,也把小天的衣服全部脫光,並緊緊將他圍住,正當小天不知所措,原本的濃霧突然像驚慌的小鳥群一哄而散,而散去後的森林裡竟然滿滿都是人,而每個人都在嘲笑衣不蔽體的小天。小天覺得好羞愧、好害怕。大叫一聲,小天醒了過來,全身都是汗。

從那天起,小天像是失了魂,每天都拖著沉重的身體去上班,無心工作,每天只要有空閒,就會忽然發起呆來,想得都是那個迷霧的森林、那些黑影,還有那晚那個微笑。似笑非笑,是種輕蔑?還是種認同?是因為得到了彼此都想要之後的滿足?還是知道彼此都矛盾的無可奈何?為什麼要微笑?那種情境下應該要微笑嗎?還需要做作裝出世俗的禮貌嗎?如果要保持禮貌,根本一開始就不應該發生的!這個微笑破壞了一切,它帶回了假面世界的面具,像是當頭棒喝,一棒將小天打回原形。為什麼要來這種地方?為什麼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情慾?為什麼自己會這麼懦弱?這個可惡的微笑,都是這個可惡的微笑!如果沒有那個微笑,當時的狀況不會演變得那麼窘困;如果沒有那個微笑,決心的沉淪就可以理直氣壯;如果沒有那個微笑,小天也不會這樣無法忘懷。這個該死的微笑,都是這個該死的微笑!

雖然小天不願意面對,但是他知道,他必須再回去一次,因為海妖的餘音還在心頭縈繞,只有將自己置之死地,方能後生。而且畢竟自己不是已經幫自己創造出另一個身份了嗎?既然不是現實社會的自己,又何苦這樣為難自己?新的身分,同時也需要一個新的個性,一個與自己迥然不同的個性。沒有什麼好愧疚的,畢竟新的生命就是要體驗不同的人生,否則不就枉費了當初的一番苦心?

接下來的幾天,小天雖然白天都還是一樣去上班,表面上也看不出異狀,但是下班後回到家,小天便開始嘗試改變一些原本的習慣,一些日常生活中無關痛癢的生活習慣,例如,小天原本是不喝咖啡的人,因為他的體質不適合,只要一喝就會產生輕微的頭痛,所以很多時候,儘管小天很羨慕別人可以喝咖啡提神,但是因為深知自己的體質狀況,最後都還是忍住不喝。又例如小天原本是不抽菸不喝酒的,也索性買了菸跟酒開始嘗試。而這些原本已經根深蒂固的習慣,卻是小天最想更改的部份,因為他知道,只要習慣更改了,個性應該也會跟著慢慢變化。他要讓新的生命活出新的自我,不再受舊我的影響。

小天原以為要改掉這些跟隨自己大半輩子的習慣應該是困難的,沒想到卻出奇的順利,就好像這些改變都是他原有的習慣,只是塵封在心底未被挖掘出來,現在得以重見天日。每個不可能的改變都像是一件件合適的衣服,套在小天身上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反倒覺得輕鬆自在。又或者應該說,小天創造的這個新的身分要比小天想像中來得更有生命力,他正以無比驚人的意志力與學習力,要讓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取得一席之地,等不及要探索這個虛虛實實的世界。

慢慢地改變了一些習慣之後,小天開始嘗試跟自己對話。他必須藉由日常的反覆練習,好讓自己新的身分出現最自然的反應。

「嗨,你好,我是小天。」「我是阿正。」

「做什麼工作?」「我在SONY上班,當業務。」

「結婚了嗎?」「未婚。」

「怎麼還不結婚?」「事業為重。」

「工作忙嗎?」「很忙!所以休閒的時間不多。」

「那這樣有時間談戀愛嗎?」「所以我交往的對象要很體貼。」

「除了體貼,你還希望你交往的對象是個怎樣的人?」

「當然要看得順眼。而且不可以娘,我沒有辦法接受娘的人。畢竟我喜歡的是男人,所以對方不可以像女人,否則我就喜歡女人就好了。而且他要大氣,不會扭捏造作,也不可以愛吃醋,更不可以小題大作。」

「你喜歡男人?」「是啊!有什麼不對?」

「沒有。只是你剛剛說你未婚。我以為你只是還沒有找到對象。」

「對外我當然都是說事業為重,所以還沒有結婚。但是跟你這麼熟了,沒有必要騙你。對了,要不要喝咖啡?我有很好喝的咖啡。」

「不了,我不喝咖啡的。」「真可惜,咖啡可是人間難得的美味之一。」

「那來根菸?」「不抽。」

「也不抽菸,真是好男人啊!現在這麼好的男人不多見了!」然後逕自點起一根菸。呼出了一口煙圈後,說,「那至少喝點酒吧?」

小天舉起水杯,不,謝了。「我很佩服你,可以這樣坦然地面對自己…」小天的聲音小到連自己都快要聽不見了。小天關上燈,一個人靜靜看著窗外的夜景。一輪明月靜謐地俯瞰這個世界,萬家燈火粉飾了太平。

夜裡,小天像遊魂般飄回到那座森林,伸手不見五指的覷黑中,只有一雙雙發亮的眼神在林間游移。小天像是一頭等待攻擊的雄獅,靜靜觀看四周的獵物。沒多久,小天就發現一雙黑豹般皎潔凶狠的眼神正死命盯著他看,小天也毫不客氣直視回去,兩人都像是在等待一點點的風吹草動,這樣就有理由向對方飛撲過去。

忽然間另一頭獵物出現,亦步亦趨地移動到小天的身旁。小天不以為意,仍舊死命盯著原本的獵物。接著這個不知死活的獵物伸出手,握住了小天的手。小天還是不為所動繼續盯著原先的獵物。果然沒多久,黑豹倏忽間轉移到小天的身旁,同樣一把牽起小天的手。一時間不安與悸動在三人間亂竄,黑夜的靜謐變成急促的呼吸聲。

小天被這頭黑豹深深地吸引,而原本在一旁的獵物慢慢也很知趣的離開。從黑豹身上,小天發現了一種毫無畏懼的神態,還有一種散發雄性征服者的魅力。他們壓抑著內心澎湃的激動,也忘了是誰牽著誰的手,兩人一起離開了那屬於第四度空間的黑暗,把車開進一間最近的汽車旅館,當房門的鎖一開,慾火立刻吞食兩人,顧不得任何道德的假面,沉溺在彼此的肉體愛戀中。

隔天一早小天準備要離開時,黑豹開口說,要不要留電話?小天思肘了一下,回答好。兩人各自留下電話後。我叫阿順。叫我阿正。沒有多餘的贅詞。兩人像是認識多年的老友,不需要多說什麼,就能心領神會。這一次兩人都沒有點頭微笑,阿順倒頭繼續睡。小天轉身離開。

平靜,完全不拖泥帶水。就是要這樣不牽扯任何的情感。這樣才是阿正的人生。不背負任何責任,沒有感情的繫絆,沒有現實世界的複雜問題與層出不窮的謊言,純然肉體的享受,半人半羊的世界,極度的狂歡。

接連幾天,小天不再像之前的魂不守舍,相反的,小天像是重新找回了人生的目標,工作起來特別有衝勁了。連老闆也發現了小天的改變,還在公開的會議中表揚了小天的精神,要大家多跟小天學學。

連電話那頭的妻子都發現小天的好心情,也開心地回問小天原因,小天當然說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愈來愈上手了,今天老闆還特別誇獎了一番。小天開心地分享上班的一些狀況,也開心地聽妻子訴說南部家中的狀況,當然還不忘與尚在強褓中的小女兒在電話中丫丫對話幾句。

這真是愉快的一天。小天與阿正兩人都有愉快的一天。

兩天後,阿順來電。「我是阿順。」「我知道。」「要見面嗎?」「什麼時候?」「晚上七點。」「好。」「我去接你。」掛上電話。

不需要喜悅,不需要驚訝與期待,像是吃飯睡覺一樣,都是生理的需求,所以不需要精神層次或情緒方面的浮動,就好像沒有人會因為吃頓晚餐就興奮不已吧?可不同的是,小天知道,他可以不用再擔心要去哪裡用餐,又或者擔心這一餐會不會不好消化。固定的人就是有這樣的好處。這就是他對阿順的定位,一位固定的砲友。是小天認為最適合阿正的一種關係。只要雙方都有這樣的共識,小天的新身分就可以如魚得水地生活在自己的喜惡之中,不必再去理會任何道德或情感面的枷鎖。

這一次,阿正不能再任由這段關係像之前一樣變質。只要時機一對,他就要讓對方清楚知道他的需求是什麼,不多不少,也希望對方不要逾越。

第二次見面,熱情依舊。語言都是多餘的。兩人像是沒有明天似地貪婪著對方的身體,恨不得將對方都吞進肚子裡。結束後,兩人筋疲力盡、汗流浹背地躺在床上,氣喘吁吁,說不出一句話。

正當阿正翻身想要下床,阿順突然一個翻身緊緊將阿正抱個滿懷。「不要動。」阿順想要繼續沉浸在幸福的時刻。阿正原本想將他推開,卻忽然有種不捨,也喜歡這種被抱個滿懷的感覺,所以也就慢慢躺回,兩人就這樣靜靜地抱著彼此。

也不知過了多久,阿正覺得該回去了,「該走了。」「嗯。」接著兩人一起下床,一起到浴室淋浴,各自沖刷著身體。然後將身體擦乾,穿好衣服。「下次見了。」「嗯。」

又一次不拖泥帶水,就是這樣。

阿正一派輕鬆,終於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模式了。

「高興什麼啊?阿正。」

「當然高興啊!小天,我找到我喜歡的人了。」

「是嗎?那恭喜你啊!什麼樣的對象?」

「長得黑黑高高的,身材勻稱,沒有一絲贅肉。臉蛋滿俊俏可愛的。」

「聽起來不錯。這次終於可以安定下來了。」

「安定下來?你瘋了啊!我阿正才不會想要安定下來。」

「可是你不是說你找到喜歡的人了嗎?」

「找到喜歡的人又不等於要安定下來,小天,你也太老古板了吧!我之所以會喜歡這個人,不是因為他好看而已,更重要的是,他不像之前的那些人,他不會問東問西,我們就只是單純的性愛關係,就是俗稱的砲友。我跟你說,我從不知道,原來沒有感情的包袱,性愛才可以更狂野,更無拘無束。」

「所謂性愛二字,就已經說明了性關係中要有愛啊!」

「我說你是老古板,你還不承認。對我而言,性當中衍生出來的愛,是對性的喜歡與崇拜,應該將這二字顛倒才是,愛性。一樣有愛,卻不是感情的重擔。」

「對方能接受你這樣的說法嗎?」

「這就是我喜歡他的地方!他完全跟我一樣享受,而且我們從不談任何更進一步的話題。我想他也是這樣的人吧!這真是太棒了!」

「我也為你感到開心。」小天拿出水杯敬阿正。

「拜託,這麼開心,好歹也陪我喝一杯吧!」「…嗯,好吧。」

小天拿出啤酒,在桌上倒了兩杯,然後一飲而盡。

從那天之後,每隔兩三天,阿順就會打電話約阿正,兩人之間還是沒有多餘的言語。只是慢慢地,一些不容易察覺的小變化在他們之間出現。阿順像是要避免作愛後的尷尬,就會隨便問一兩個問題,而阿正也都隨口回答。

就像有一次,阿順靜靜躺在阿正的懷中,忽然問,「做什麼的?」「業務。」「喔。」…「你呢?」「編輯。」「喔。」

又有一次問,「住哪裡?」「南部。」「喔。」「你呢?」「這裏啊!」「喔。」

又有一次,「喜歡什麼歌?」「台語歌。」「喔。」「你呢?」「西洋流行歌。」「喔。」

就這樣每一次聊一兩個話題,慢慢地,兩人好像也對彼此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雖然也不確定這些回答中有幾分是真實的。

不過如果將這些答案彙整一下,阿正可以知道,他認識的阿順從小就住在台北,學中文,目前從事編輯工作。喜歡衝浪,喜歡西洋流行樂,喜歡看電影,不敢吃辣,喜歡紅色。

而阿正的回覆有,住在南部,學理工科,目前從事業務工作,喜歡打高爾夫球,喜歡台語歌,喜歡看電影,也不太敢吃辣,喜歡藍色。

這種似有若無的關心,恰到好處。可以讓阿正感受到甜蜜,卻沒有負擔。

 

過去不曾離去,未來不曾到來,我在時空旅行中,不經意留下癡心妄想。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潑水節遇刺事件一
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閱讀心得: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The Love I Have For You: 曼谷潑水節的回憶文章描述作者在曼谷潑水節的經驗,以及尋找一首特殊舞曲《The Love I Have for You》的回憶。透過深入回憶,作者反思了人生中那些看似重要但實際不那麼重要的事情。
Thumbnail
泰國潑水節心得 feat.旅遊攻略 前幾天剛參加完泰國潑水節 跟大家分享一下活動心得 真的沒參加過這種活動 超酷的 泰國潑水節每年通常舉辦的日期為4月13至15日 但是今年延長為5天假期 所以是4月12日至16日 曼谷:曼谷的潑水節應該是最熱鬧的地方,白天潑水,晚上很多party,白天到晚上,超級好玩,超開心(˶‾
Thumbnail
2024-04-17
泰國潑水節都在做什麼?泰國潑水節是泰國的傳統新年慶典,通常在四月中旬舉行,歷時數天,充滿豐富多元的傳統活動。這個節日包括各種宗教儀式、盛大遊行和文化活動。
Thumbnail
2024-04-12
2024泰國潑水節指南:時間、地點、注意事項都在這!2024泰國潑水節和泰國新年即將開始!本文將介紹泰國潑水節的日期、時間、由來還有注意事項,供大家參考。
Thumbnail
2024-04-11
春節、櫻花季、潑水節出國?信用卡送的旅平險不夠,輕鬆自己就能加保!信用卡送的旅平險不夠,輕鬆自己就能加保!網路投保旅平險、不便險有多重要?如果同一段旅程想要買「第二張」旅平險可以嗎?未成年子女可以怎麼投保?旅平險投保攻略,省錢又安心!
Thumbnail
2024-02-04
《難忘的潑水節》這兩天放晴了 一直想起這首《難忘的潑水節》 根據資料潑水節是傣族的傳統節日 在每年清明以後所舉辦的潑水節,是傣族最隆重的年節和歌舞節日 歌曲後段還有女聲合唱以及女高音獨唱 非常非常好聽 跟傣族還有雲南沒有什麼生活共鳴 倒是每次大雷雨放晴會想起這首歌 嗩吶與大鈸就像氣勢洶洶地雷雨
2023-08-25
歷史上的今天─4月13日(泰國新年潑水節)今天焦點─一個地球,兩個世界 
Thumbnail
2021-04-13
潑水節到泰國『玩』是個好主意嗎幾乎每年到了潑水節前,就會有人詢問淫狐潑水節期間是否適合去泰國『玩』。因為潑水節類似農曆春節,有部份小姐會選擇這時間返鄉,使得各店裡上班的小姐人數會變少。這類的問題每年都有人問,所以淫狐就利用這篇文章來說說潑水節期間去玩的優缺點,讓大家自己判斷和決定。
Thumbnail
2020-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