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亞洲百變女王濱崎步歌者故事|第三節:與你相遇,是我的存在意義

朋友跟我說看濱崎步演唱會時的第一印象,是從沒看過歌迷和歌手的情感連結竟然這麼強烈,而且歌手和樂團成員的團結感也是。這種情況我也在女神卡卡、蔡依林身上看到。其實,她們三位都創造代表自己的專屬「符號」來號召聽眾。與「你」相遇相繫,歌手才有繼續傳唱的生存意義。

符號象徵歌手的人生態度:

「A」、「J / 呸」與「爪子」

在開始談濱崎步之前,我先小聊一下蔡依林和女神卡卡創造的符號,怎麼與聽眾產生情感的羈絆。
  • 「呸姊」蔡依林:不只要呸也要PLAY
我先丟一個提問,如果要用一個詞來代表你對蔡依林的深刻印象,你會想到什麼?有人可能想到「怪美姊」、「地才」、「台灣百變教主」、「美」、「很拚」等等,而我會先從她的製作團隊的思考角度,想到「呸」這個字。其他字不挑,他們偏要挑選這個字,可厲害的!你絕不會想到,這麼口語粗俗化的不起眼單字,竟然能當作蔡依林前陣子形象宣傳的代表字。
「呸」在英文叫做「diss (disrespect的縮減字)」,在日文叫「ディスる (ディスリスペクトす 的縮減字)」,是一種看不慣某些人事物而嗤之以鼻的動作。這種看不慣社會不公與歧視的心理狀態,完全呼應了部分七年級生與八年級生以降的青年心聲,尤其是網路世代以及PTT看板上的鍵盤手們。這時代有多少的「鄉民起義」,是透過青年的「看不慣」,透過無遠弗屆的網路,撂倒了金字塔頂端的不公者和歧視者。
同時,蔡依林的【呸/Play(普類)】歌名除了玩中英文單字的諧音之外,還多了一層雙關意義:在你「呸/diss/ディスる」那些你看不慣的社會現象之餘,請你也要大玩(Play)你的無限創意想像,用你的自我特色去改變世界,玩出世界的色彩繽紛。這「呸」不但代表蔡依林活出的人生態度,也號召了她的聽眾。所以你會發現前陣子出現很多官方製作和歌迷自己製作的「呸」關聯產品,代表符號「呸」已經擴散到社會基層(以及被歧視壓迫的階層),或者我該反過來講,是社會的「底層起義」順勢烘托出台灣式的「呸」文化。
時間再更早一點,蔡依林團隊還建立了另一個符號「J」,最明顯的跡象是在【J-Game (J遊戲)】和【特務J】這兩張專輯。【J遊戲】時的 J 顯然是她英文名「Jolin」的代稱,也有媒體直接稱她為「J女神」。【特務J】則讓她和特務的形象結合,繼續形塑她「台灣百變教主」的地位,而真正讓她蛻變昇華成「世代歌姬」的符號,則非「呸」與後來的「怪美」莫屬了。

  • 「怪獸教母」女神卡卡
同樣的提問再問你:什麼最能代表女神卡卡(Lady Gaga)?我腦裡最先浮出一群歌迷在演唱會和她一起用手掌比出怪獸「爪子」的畫面。歌迷都叫她怪獸教母(godmother monster),是因為她把以往被認為是醜陋的、不可見人的、不可登台的怪獸形象,用「怪譎的美」(grotesque beauty,相當於蔡依林的怪美ugly beauty),讓你見識到什麼叫做「老娘醜陋就是美!」。
社會上有哪些族群容易被誤視為醜陋的一群人呢?包括有色族群、LGBT族群、被信仰迫害者(異教徒)、被歧視者等等。女神卡卡的怪獸造型就是這些族群的化身,在舞台上像走秀一樣歌舞自己的繽紛色彩,演出這些族群的夢想。那個「爪子」是這些族群對社會不公而起義時使用的武器,同時也是用來表達自我的一個象徵符號: 誰管你說我醜,我知道我美在哪裡,你總一天也會看到。女神卡卡就像這樣透過她的爪子,和歌迷建立起她的怪獸王國。
  • 「追逐自我的希望燈塔」:濱崎步
大家讀過我的第一節的話,會知道濱崎步歌手生涯不斷透過歌詞探討什麼是「自我」,接著在第二節,她把自己在歌壇上與唱片公司、音樂工業和社會輿論的抗爭,演成一連串連續劇給你看。讀著她的歌詞,看著她的歌者故事,就像是帶領聽眾追尋他們的真實自我,而不是像戴上將死之人的假面具一樣活在世上。歌迷則把她當作自己在人生中的一座希望燈塔。
我最近才在別的社團看到有歌迷留言說曾一度想了結自己,最後是被濱崎步的歌詞解救才活下去。她有不少歌詞把自己投射到歌迷身上,有歌迷從她的歌詞裡看到自己的影子,如此她和歌迷才建立起切不斷的羈絆。
濱崎步和她的團隊出了一手高招,把她的歌詞所傳唱的人生態度,濃縮進一個由字母H和A組合成的自創符號裡。
H+A的合體字,H是濱崎的羅馬拼音(Hamasaki),A是步(Ayumi)的縮寫。H的中間橫槓變成向上彎的兩隻手臂,A的下端也彎曲變成兩隻腳,形成一個擬人化、可愛化的卡通式字母。
符號就像廠牌的Logo,要有個獨特的設計感,最好每個設計上的細節都要嵌入特定的「訊息」,讓用戶一眼看到就能產生認同感。有關這一點,濱崎步與她的製作團隊可說做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私物語】弦樂版專輯封面,用鑰匙把濱崎步的符號上鎖,你要打開專輯包裝解鎖她的秘密。
各種版本的符號設計。每種設計元素都為歌手疊加上新的形象訊息。一個符號可以玩成這樣,讓人驚嘆日本人的細緻行銷力。
她的形象不只有符號而已,還延伸到周邊商品,尤其是濱崎步公仔。每個公仔穿上她在每場演唱會穿著的各種服裝造型。每個公仔都可以在歌迷的心裡產生屬於自己接收的訊息,所以你可以想像濱崎步的形象符號可以無限擴大到什麼程度。
濱崎步公仔 (Source: www.eneabba.net/ayu/ayupan/index.htm)
她甚至連濱崎步公仔的連載卡通動畫都出了。(所以我在前一節提到了她和日本可愛文化之間的關係)。
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當然是為了強化歌手和聽眾之間的認同感和羈絆。當你收集她的各種符號造型和公仔,你就把她的訊息和歌者形象在自己心裡內化了。此外,她有許多歌迷會角色扮演(cosplay)成她去看演唱會,穿給她看,這種互動建立起強力的情感黏著力,就像女神卡卡和蔡依林的歌迷也會角色扮演去看演唱會一樣。文字符號、商品符號、影像符號、扮裝符號,都是一線偶像歌手們在歌唱生涯中的致勝公式,前提是這些符號都要串起歌手獨特的人生態度才行。
(Source: https://avexnet.or.jp/ayu/hotelblog/2012/06/)
但說了這麼多,最主要牽動她和歌迷心弦的,仍是她在許多歌詞裡對聽者訴說的話語。
以下我會列出有中文字幕的歌曲影片,隨附中日對照的歌詞。若遇到無中文字幕的影片,你可以當背景音樂聽,一邊讀著我的文字並咀嚼玩味我隨附的歌詞。
但願今後這一段歌聲,也能永遠傳到你身邊。但願今後這一段歌聲,也能永遠讓你聽見。
【Who (誰)】歌詞
她正式出道的隔年(1999)寫的【Who (誰)】歌詞,感謝了在她身邊支撐她成為歌手的每個人。這首歌成為她每一場巡迴演唱會必唱的經典之作,顯然她把歌唱的對象投射到觀眾,擺明了是唱給歌迷聽的。但先前我提過她歌詞中的「無常觀」很強烈,「但願今後這一段歌聲,也能永遠讓你聽見」,為什麼要講「但願...永遠...」?其實這也暗示她在填詞的當下了解自己的歌手生命也有終結,只能在歌手的有生之年,祈願聽者能不將她的存在和她的歌聲忘卻。
歌詞裡的「你」,不但是她周遭的人,更是願意聽她唱歌的你。
我原諒了你,讓我也得到了原諒。我想撫慰你,卻是我獲得了撫慰。原本想遠離愛的我,反而被愛所拯救。
【Rainbow (繽紛彩虹)】歌詞
2003年的【Rainbow (繽紛彩虹)】歌詞,嚴格來說不完全是她作詞,而是她與歌迷的共同創作。當時他與製作團隊宣布一個企劃,讓歌迷投稿詞句給她挑選寫成一首完整的歌詞,以唯美的曲風作為編曲主軸。歌詞反映當時那個世代的心聲,同時也在講她自己。
她在雜誌專訪提到,歌詞的大意,是要鼓勵迷失自己的聽眾:能救贖自己的,正是你自己,所以要先原諒自己的缺陷、撫慰自己,學會愛自己,才能找到自我。這也是為何音樂錄影帶會上演濱崎步遇到另一個自己,最終被自己療癒的戲碼。
一邊是堅強沉穩的濱崎步,另一邊是脆弱膽怯的她自己,在餐酒館的相遇讓兩者彼此撫慰,最後再獨自一人繼續走下去。每個人都有一體兩面,你的外表或內心是那個堅強的還是脆弱的自己?
歌詞裡的「你」,是弱強兩面的濱崎步,也是你與另一個面向的你自己。
從那之後究竟又追求了多少事物?在得到後又再次失去,不斷重複這樣的過程。在這裡的笑容告訴了我們知道,我們現在正位在最接近永恆的場所。
【Fairyland (夢遊仙境)】歌詞
有些人可能覺得2005年【Fairyland (夢遊仙境)】只是在講一個很絕美短暫的夢境,但我們換一個切入的視點,如果她是把所處的歌壇比擬成夢遊的仙境呢?
「長大究竟代表了什麼,其實根本還矇矇懂懂」這句詞道出她仍把自己視為在歌壇上摸索成長、追尋自我的歌手。「通往海邊的那條通道」,海邊上的沙灘和木屋是她熱舞唱跳的舞台,那條通道是她的成名之路。她「曾經天真無邪地笑鬧奔過」,但那已是「遙遠」的過去。今日她還剩下多少聽眾,「會留下的終究會留下」,一切只是「在得到後又再次失去,不斷重複這樣的過程」。現在還在她面前(舞台下)展露笑容的聽眾讓彼此都知道,彼此現在正處於最接近永恆的場所,也就是當下的快樂與相知。
所以,當影片中沙灘上的木屋在火災中被燒毀(表演舞台、歌壇的幻滅)時,她也只能笑看這一切,獨留曾有的快樂記憶。
透過歌詞,她對聽眾訴說:歌壇本身就是稍縱即逝的夢幻仙境,即使她哪天從歌壇消失,當下展露笑顏的你,就是對她來說的永恆。
我倆至今所留下的,雖不完美卻閃閃發光的結晶,如今在這裡傲然地綻放著光芒。
【My All (我的一切)】歌詞
之前我提過她在【To Be】歌詞中把自己比擬成破銅爛鐵、一個不完美的歌者。2008年的【My All (我的一切)】則提到她與聽眾(我倆)至今留下不完美卻閃閃發光的結晶(羈絆),仍綻放著光芒,這是她在號召與自己一樣迷失的歌迷,「有彼此相伴」。她繼續以歌手的身分,在夢幻的舞台讓聽眾看到夢想,看見那片笑容,是她歌手生命的意義。從這首歌就能看出,她把自己的存在意義放在歌迷身上了。
歌詞裡的「你」,自然是聽歌的歌迷了。同樣的概念,也出現在下面2010年的【Sunrise ~LOVE is ALL~ (日出~愛是一切~)】,以及2011年【Beloved (摯愛)】歌詞中:
我們從不是完美的,因為我們只是凡人,但是我覺得這樣很好,因為這正是人的可愛之處。已經不需要再彼此確定,因為我知道我們兩心相許。
【Sunrise ~LOVE is ALL~ (日出~愛是一切~)】歌詞
無論再過多久,希望你都不要變,還是一樣在那裡,在我的身邊。其實你也並非那麼的堅強,雖然我無法為你做任何事情,但我會永遠將你的心擁在懷裡。
【Beloved (摯愛)】歌詞
我不會再迷惘,不會再後悔,與你相遇是我的命運。我之所以是我,我之所以存在的意義,教會我這些事情的,永遠是你。
【Microphone (麥克風)】歌詞
2010年【Microphone (麥克風)】的歌名顯然是代表她的歌手生涯。歌詞裡的「你」,不只是歌迷,還包括憎恨她的聽眾,所以「有時真是不想見到你,覺得你實在可惡至極」,但「這不表示我就能夠離開你」,因為「與你的相遇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沒有愛她與恨她的人,就無法形塑出今日她的存在。教會她如何做自己的人,永遠是你。
只要你仍說想要相信下去,我就會在這裡持續為你實現願望。如果你已不再需要我,請務必狠狠地將我捨棄。
【The way I am (這就是我)】歌詞
2018年的【The way I am (這就是我)】是她看破歌壇紅塵的重點作品。從歌詞裡的關鍵字,包括腐敗、殘酷的現實、這樣的時代,看得出出道已久的她仍在自己和唱片工業、社會輿論之間掙扎做自己。她選擇守護曾在專訪中對歌迷提出的約定:「要繼續唱到無法再唱下去為止」。如果聽眾還允許,她就能繼續再走遠一些。如果聽眾不再需要她,她就像【Alterna (選擇)】音樂錄影帶裡壞掉的唱歌機器人一樣,被棄置在路邊,她也無所謂了。
【Alterna (選擇)】
獻給我心中,幼小又永遠是世界第一的天使。
【奧希亞之樹 (オヒアの木)】歌詞
【奧希亞之樹 (オヒアの木)】是她產後在2020年首度以日文歌名寫給愛子的歌詞。但為什麼歌名要取為奧希亞樹?
奧希亞樹是夏威夷的原生樹種,生長在陡峭且覆蓋著熔岩的火山岩山坡上,卻能開出火紅的花朵。在此我引述部落客kyky描述的一段夏威夷人流傳的傳說:
奧希亞樹與其火紅絨球狀的「麗華(lehua)」花,原是一對年輕的戀人,但是,火山女神佩雷愛上了奧希亞,當她對奧希亞求愛時,忠實的奧希亞拒絕了她。嫉妒的佩雷惱羞成怒將他變成一棵樹,失去心愛的人的麗華傷心欲絕痛哭不止,她的真情感動了其他的神,將她變成美麗的羽毛狀花,掛在奧希亞樹上,讓他們生生世世在一起。
所以產後的她,在孩子身上找到另一個自己生存的意義,希望自己能好比火紅的花朵般和奧希亞樹(愛子)長久相伴,就像她希望歌迷能長久陪伴在她身邊一樣。
歌詞裡的「你」,指的是她的愛子。
最後,就用以下她在2015年的【The show must go on (演出必須繼續)】歌詞,為她的歌者生涯下個註解。
今天也遇見了呢,我最愛的那張(聽眾的)笑顏。今天也聽到了呢,我最愛的那(聽眾歡呼的)聲音。無論時代如何持續改變,還是有永遠不變的事物,這裡就有一個:The show must go on!!!
【The show must go on (演出必須繼續)】歌詞
歌名採用的那句英文名言,是英國搖滾樂團「皇后合唱團」的主唱佛萊迪·墨裘瑞,在飽受病魔侵襲之餘,用飽滿的嗓音唱出的磅礡絕唱。用在自比為「破銅爛鐵」、「壞掉的唱歌機器人」的濱崎步身上,另有一番寓意。

小結

這篇文章之所以要名為「與相遇,是我的存在意義」,是為了讓讀者們了解,濱崎步這位歌者,在職業生涯的不同階段,遇到各種不同的「你」,包括她的團隊、歌迷、憎恨者,甚至是另一個自己。這些都在她的歌詞中堆疊雕刻出她步履蹣跚的歌者存在。
如果你覺得這篇寫得很有趣,一定要追蹤並懇請訂閱我的專題。👇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想把英文或日文說得更道地嗎?關鍵是你的「語感力」。語感錯誤會講出老外一頭霧水的外文,在職場商談上引起誤會很危險。我是外文新聞工作者,我特色是用淺顯文字,把外國人說話邏輯講給你懂,邀你跟我一起雕琢你的語感力。外語不求人,手把手教你自學!
我們的偶像歌手,唱出了我們這世代什麼心聲?我們怎麼面對歌姬給自己形塑的人生態度,怎麼回過頭來面對自己將要走的旅程?我特別抓出台、日、美三個各自具代表性的天后級歌姬,來看看她們怎麼面對自己、面對聽眾,還有她們與我的關係。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