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羅斯
惡羅斯
2021-01-15|閱讀時間 ‧ 約 4 分鐘
53收藏
分享

「阿姨,我不想努力了!」流行梗背後真正的性別霸權


「阿姨,我不想努力了。」
「終於想通了?想要什麼禮物?一個月五萬,加送一台PS5,阿姨等你。」
前陣子,網路竄起了一陣「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的梗圖風潮。最初這梗出自交友軟體,直指某些富婆開宗明義的要包養小鮮肉,隨後,「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火速成了當男人甘願被包養時的八字箴言,彷彿一個神奇的咒語,當喊出這句話,便會有各式的張阿姨、王阿姨、廖阿姨,開出各種好條件,只為了讓你叫她一聲親愛的。
對大齡剩女的歧視
幾乎所有的梗圖裡,都可以看到這些阿姨的長相,被選擇性的以醜怪的面貌呈現,在醫美的世代,有錢的美魔女並不在少數,然而梗圖中的阿姨,卻清一色凸顯出她們歲月的痕跡,並且在對話中,以誇張的方式,暗示著她們慾火焚身的饑渴,「等你好久了」、「還叫阿姨啊?」等等。彷彿她們有著飛蛾撲火般的趨陽性,只要小鮮肉們一句不想努力了,她們就會不惜付出一切代價,將他攬來。
表面看來,梗圖所嘲諷的對象,是那群不知長進的廢男們,除了「阿姨我不想努力了」,隨之而來的還有「抱歉了自尊,我真的需要那個酷東西」等等,顯示為了金錢,不惜拋下自己尊嚴,忍受五、六十路老醜女們的蹂躪。但細看這些語境,可以發現其實真正被嘲笑的,是那些願意花錢養小狼的那群,求男若渴的阿姨們。
不論是飢渴的狀態,或是大方給予的饋贈,或是在外貌上做文章,在在都暗示著這些早已過了保鮮期的大齡剩女們,如何為了獲得雄性的力量,不惜一切代價,好像沒有男人就活不下去一般,活脫脫呼應著佛洛伊德式的父權思想:所有的女性都是被閹割的,直至獲得陽具才得以完整。
母性的愛,與長不大的孩子
而這類梗圖中,還藏有許多耐人尋味的細節。
如果說包養,是用身體換取自己最深處渴望的東西,而從這些對話裡,則可以看到,他們冀望阿姨能給予的,除了金錢,還有許多的「享樂」,諸如PS5、iphone12,摩托車等等,這些物品,比起一般所認知的男人理應追求社經地位,這些「玩具」,更象徵的是一個永遠長不大的男孩。
父權社會下的理想女性,是所有的女人都必須成為一個母親,對所有出生於女性體內的男人而言,母親是第一個愛戀的對象,兒時的戀母,長大後成為的媽寶,都是男性逃離不出母性依戀的輪迴。承襲父權體制下的理想母親,必須是如瑪利亞般的聖母,這也是男性對於女性永遠的綺想,即是,一個女人必須是個妻子,同時是一個母親,既可接受他的大男人式的威嚴,又可將他視為孩子一般寵愛。
幻想能有一個無私奉獻與包容的阿姨,取代了現實中的生母,這樣真正的女人, 對男人而言,則是內心深處最根本的渴望。
如果是「叔叔,我不想努力了」可以嗎?
過去,女性甘於被包養時,網路上將這類的「出賣」形容為「鮑鮑換包包」,以女性的下體做為雙關,語帶諷刺著這種骯髒與不潔。當女性拋下自尊與身體,甘於被男性所豢養時,一點也不能被社會大眾輕輕放過,反之,富婆養小狼,令人稱羨的卻是小狼有本事,被訕笑的對象,則是那群年紀到了卻找不到真愛的大媽。
當然,後期也出現了一些反轉,譬如阿姨們會回嗆說,你憑什麼呢?去看醫生吧你!似乎顯示了阿姨對於小鮮肉的挑選標準,可不是這麼輕易就範。然而不論怎樣,說到底,這類迷因之所以能廣泛被大眾所接受,只因指涉的對象是男性的緣故,若今日是嗆女性「照照鏡子吧長這種樣子」,是否又會被說成「物化」呢?
試想一下,若是同一個笑話,對話成了「叔叔,我不想努力了」,叔叔對著她說,「終於想通了嗎?一個月十萬,外加一個LV包包,今晚就過來我這裡吧。」然後畫面是一名只穿白色內褲的大叔摟著妖豔的女大生,還會被大眾所接受嗎?還會這麼有「笑果」嗎?
想必不會。
因為在性別尚未真正平等前,女性至今其實並未擁有足夠的自信與地位,能讓自嘲成為一種掌控話語權的武器,所有關於性別的玩笑話,至今仍不脫離父權體制下的架構,不論女性、同性、雙性,皆是如此。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惡羅斯
惡羅斯
喜歡從社會、心理的角度解析人與文本的連結。 隔著距離看大眾現象,孤僻地躲在文字的世界裡,爬梳文化奇觀。
編輯精選專題

53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53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