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瑟岡探秘 EP3

2018/11/04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此為《Pathfinder》TRPG遊戲第六季劇本《瑟岡探秘》的跑團記錄,內容雖已由筆者潤飾,但若想保留自己跑團的樂趣,還請斟酌觀看。

「就在這個時候,」藍眼術士伸手摸向背上的巨劍,「我刷的一劍,把那頭吃人老虎的頭給砍了下來。」他作勢揮劍,周圍的賓客同時爆出掌聲,法倫‧馬特桑達伯爵更是大大地為尼克的狩獵事蹟喝采。
好運燕尾號離開艾巴薩羅姆已經三天,船桅上的四角風帆吃足了動力,順著洋流與季風而下。再過不久,他們就要進入歐巴利洋溫暖的水域,朝這次的目的地,紮摩誅群島前進。
好運燕尾號乘著季風,朝歐巴利洋溫暖的水域而去
史坦喝了口茶,隨意撥弄著魯特琴的琴弦,目光在這趟旅程的主要成員上遊走。
「穩重點,法倫。看你像什麼樣子,不過是頭老虎罷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瘸了一腿的波曼男爵朝他女婿吼道,後者趕忙端坐姿態,恭敬地向他的岳父致歉。
「喂!那邊的探險者新人,不是說不要隨便點亮我船上的東西了嗎。」男爵修剪得宜的八字鬍因不悅而鼓起,身穿晨花之女外袍的女孩則像是沒聽見男爵的不滿似地,繼續像個孩子般將她伸手所及的東西都點上亮光。
碰!綁著小側辮的高大術士一拳打在莎倫萊女牧師頭上。「你幹嘛啦,泥舟。很痛耶。」女牧師沒好氣地說。
「不要給人添麻煩,奎姬。」名叫泥舟的術士說,也不忘向男爵低頭致歉。他的動作緩慢卻不失優雅,有如巨大林木般給人一種沉穩的感覺。
短髮女孩吐了吐舌,朝術士做了個鬼臉,也不再繼續將身邊的東西點亮;不過卻在術士轉身朝男爵等人走去的時候,偷偷對他施展光亮術。
太陽女神─莎倫萊(Sarenrae)的聖徽
「魯迪亞罕大人,請放心。我們一定會協助您獵殺那頭襲傷你的怪物的。」全身亮著光的術士說。
「哼,最好是這樣,要不是安布魯斯的保證,我才不會僱用你們這種乳臭未乾的探險者呢。」男爵意有所指地看向他的女婿。
「別這麼說嘛,大人。」尼克背著巨劍從賓客群聚的主桌走來,「好歹這個隊伍中,也有些身經百戰的強者在啊,你說是吧,史坦。」他挺起青銅血脈流經的胸膛,對矮人歌者和波曼男爵說。
男爵挑了挑眉,用他加隆德人(Garundi)特有的口音嗤道:「身經百戰?我可不知道秘文會的術士和耍猴戲的詩人什麼時候也變成戰士了呢。」
「血脈狂怒者,大人。我可不是什麼術士。」尼克藍色的眼中閃過一絲火光。
史坦站起身,走向這次冒險的贊助人。
這是趟不太尋常的冒險。
為了探索在瑟岡叢林深處發現的遺跡,探險者本部發出了召集。但由於近來協會在瓦瑞西亞與世界之殤的行動耗盡了大部分的經費,光靠本部目前的資源,是無法獨力支撐紮摩誅當地和遺跡探勘所需的費用的。
所以,協會需要找到其他的贊助者,幫助他們完成這次的任務;而波曼‧魯迪亞罕男爵和法倫‧馬特桑達伯爵便是再好不過的人選了。
透過商盟聯絡員的牽線,探險者本部總長安布魯斯得知,男爵正募集有能力的勇士與他一起回到瑟岡叢林,向四年前咬傷他腿的巨大老虎復仇。
四年前的一場狩獵,讓波曼男爵失去了一條腿
至於法倫伯爵,這位新婚的政壇新秀,除了想要幫助他的岳父完成宿願外,也希望透過這次的冒險,向男爵證明自己是位配得上他女兒的優秀女婿。
矮人歌者並不在乎男爵的目的,他的目標與探險者協會一致,都是那位於叢林深處的奇班沙德遺跡。如果雅克的情報沒錯,那頭他追尋多年的巨龍,不久前也在該地出沒。
「群山在上,在阿肯斯塔的英雄面前,又有誰能夠自稱身經百戰的勇士呢?」史坦站到血脈狂怒者和男爵中間說。
「別拍馬屁了,矮人。我希望你在獵場的表現和你的嘴皮一樣好。」波曼男爵嘴上雖然這麼說,卻也難掩臉上喜色。他舉手示意賓客離席,晚宴結束了,如果海象好的話,明天他們就會登上紮摩誅群島。
「法倫,該死的,我怎麼會忘記了呢。」就在賓客都散去,只剩下伯爵和探險者們的時候,男爵突然叫道。
「你不是說除了探險者本部的人外,你還多僱用了別的幫手嗎?人勒?」
「他們會在瑟岡叢林外的營地與我們會合,大人。」法倫伯爵回道。
「你說過他們都是萬中選一的高手,對吧。」
「是的,岳父大人。我保證他們不會讓您失望的。」
「最好是這樣,法倫,最好是。」
探險者的野營設備
「我要對大象使用擒抱!」黑皮膚的少年說。
「你不能這麼做,你根本沒法抱住牠啊。」一旁的青年唸道。
「不管,我就是要,走開啦,老頭。」
「沒禮貌!什麼老頭,我才...」不等佩掛雙劍的戰士說完,黑皮膚的少年便衝向眼前的大象,用他土壘滿佈的雙臂試著要將牠扳倒。
營地內的馴象人慌忙地用不熟練的通用語要少年滾開,被抱住的大象則像啥事都沒發生般,用牠長長的灰鼻拍打叢林中越加猖狂的飛蚊。
「法倫‧馬特桑達!」波曼男爵崩潰地吼道。
「是,是的,岳父大人。」法倫伯爵怯怯地回。
「你這個白癡,死老百姓!阿肯斯塔在上,我竟然會對你抱有任何的期待,我也是傻了我。」男爵氣得滿臉脹紅,說完就扔下一臉無辜的伯爵,頭也不回地朝林地嚮導的營帳走去。
尼斯旺的大象,除了軍用外,也能做為交通工具使用
「嗨,伯爵,你還好嗎?你也被大象撞了嗎?」臉上掛著瓦片的少年擤了擤鼻子,向快要哭出來的伯爵說。
「別鬧了,小子。你沒看到伯爵現在心情不好嗎。」跟著少年的青年戰士說。兩人發現跟在伯爵身旁的探險者後,也主動向你們打招呼。
「你好,我是瓦萊洛斯,是名戰士;這位是艾勒梅斯,是我的搭檔,」雙劍戰士發現奎姬正好奇地盯著艾勒梅斯臉上的土塊看,馬上補道:「請別太在意,女士。艾勒梅斯有一點土元素的血統。你懂的,在內海這樣的世界,每個人都有些不為人知的過去。」
「喔,不會,不會,我覺得他這樣挺好的啊。」女牧師笑著說,一邊從腰上的掛袋取出一顆發光的石頭遞給少年,「你好,艾勒梅斯。來,這給你,這樣我們就是朋友了。」
「好,朋友,艾勒梅斯喜歡朋友。老頭,我可以和他們做朋友嗎?」
「我說過不要叫我老頭,你這小王八蛋。」青年戰士不滿地說。
「不過我說啊,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尼克邊打量著瓦萊洛斯的雙劍邊問,「男爵真的會帶我們去奇班沙德遺跡嗎?」
「諸位請放心,岳父大人不會食言的。所以在狩獵上還請...」伯爵努力從剛才的打擊中振作,並向眾人保證,只要能幫男爵擊殺老虎,他和他的岳父必定會履行對探險者本部的承諾,帶探險者們前往叢林深處的遺跡。
「我們相信你,法倫伯爵。」史坦卸下一大袋口糧和水,悶熱的空氣讓他感到不自在。好消息是,到目前為止男爵確實都有扮演好他贊助人的角色,至少在裝備與補給上是如此。
「也相信你的人會為這趟冒險帶來好運。」矮人歌者並沒有說謊,先不論青年戰士劍上的資深傭兵徽記;名叫艾勒梅斯的少年似乎也藏了一手,那穿戴在他臂上的雙盾,看起來還有些秘密。
只是,史坦狐疑地想,總覺得瓦萊洛斯這名字在哪聽過,究竟是在哪裡呢?矮人告訴自己,在查明戰士真正的面目前,最好還是先盯緊他得好。
「謝謝你,群山的歌者。」法倫向史坦致謝。這時營地門口傳來出發的號令,伯爵趕忙奔向即將起程的象轎。你們也趕緊收拾好行囊,拿起各自的口糧和水,加入這浩浩蕩蕩的打虎行列,往瑟岡叢林的獵場而去。
眾人跟著象轎,深入傳聞有巨龍出沒的瑟岡叢林
在尼斯旺嚮導的引領下,除了第二天早上紮營時伯爵被蜘蛛咬傷的小插曲外,打虎隊伍沒碰上太多的麻煩便進入瑟岡叢林的腹地。
第三天,眾人抵達林中的第一處獵場,手癢難耐的男爵不聽伯爵的勸,執意要在獵虎前找回自己的手感。為了防止意外發生,探險者也分成兩組,一組跟著男爵前往狩獵;另外一組則守在伯爵和輜重旁,確保營地與退路的安全。
幸運地,狩獵在男爵久違的笑容下順利落幕。除了男爵豐碩的戰果外,史坦也用借來的重弩獵到一尾沼地林鱷;不過,若要說到這次狩獵最大的贏家,那就非泥舟莫屬了。
高大的術士沒有借取任何的狩獵裝備,在獵犬和獵人驅趕獵物時也顯得毫不關心。他只是靜靜地等待,就只是等待,宛如一座徐徐的大林,彷彿連呼吸都融入每一片林葉之中般,等待著那最好的一瞬。
夕陽西下,狩獵已進入尾聲,獵手綑綁著狩來的獵物,精疲力盡的獵犬在一旁喘著熱氣。就在這個時候,劇烈的震動在林中響起,一頭巨大的犀牛朝狩獵隊伍而來,眼見就要一角撞上毫無防備的波曼男爵。
朝波曼男爵撞去的厚角犀牛
驚慌的侍從還來不及喊叫,暴衝的犀牛就因魔法的衝擊倒下,待在隊伍後的術士五指懸空,指尖還殘留些許施法後的能量殘光。
「願你安息(Requiescat in Pace),朋友。」他說。
男爵推開侍從,看了看犀牛上的傷口後轉向閉眼默禱的術士。雖然他相當不爽有人拿魔法來狩獵,但做為一名老練的獵手,他清楚地知道眼前的人做了什麼。艾若斯提的神蹟啊,波曼在心中暗讚道。
當天夜裡,男爵的心情異常地好,就連法倫伯爵意外獵到一只小懶熊這事也讓他樂得合不攏嘴。同時因為泥舟的狩獵表現,讓男爵在對待探險者的態度上,也有了明顯的轉變。
第四天早晨,眾人在猴群的嬉鬧聲中爬起。雖然這多少影響了男爵的好心情,但在尼克的幫助下,猴群並沒有造成太大的損害,反倒是讓當地協助探險的土民精神大振,他們相信尼克是猴神眷顧的使徒,嬉鬧的猴群將為未來的旅程帶來好運。
只是這好運並沒有持續太久,隨著越深入叢林之中,路途也變得越難走。就在眾人都覺得這趟冒險將會繼續順利下去的時候,意外就此發生了!
巨大的眼鏡王蛇突然從林中襲向男爵乘坐的象轎
巨大的眼鏡王蛇突然從林中衝出,牠捲著綠色鱗皮掃開擋路的土民僕從,朝波曼男爵乘坐的象轎襲去。
「史坦,小心。」毒蛇魔寵撞上鋼盾的衝擊將矮人拉回了現在,泥舟也從施法的恍惚中醒來,他與矮人歌者一前一後,在剛安靜下來的象轎旁警戒著。
「沒事,泥舟。」矮人喘著氣,收回揮空的戰錘問道:「前面的戰況怎麼樣了?」
巨蛇發出尖銳的嘶鳴,彷彿在回應歌者的問題。
伯爵畏縮在象轎上,看著他的岳父憤怒地指揮四散的土民僕役。他緊握顫抖的雙手,告訴自己現在不是害怕的時候。他是法倫‧馬特桑達,阿肯斯塔大公國的貴族,可不是什麼膽小鬼!
嘶哈!有毒的蛇尾橫掃而過,將女牧師甩向後去,奎姬雖用彎刀檔下了攻擊,但巨大的衝擊還是讓她跌坐在地,雙腳隱隱發痛。
綠皮的眼鏡王蛇吐著蛇信,白森的尖牙正對女牧師,卻沒有展開更進一步的攻勢。王蛇盤起身軀,豎起有毒的蛇尾,警戒著眼前的兩名探險者。
手持雙劍的人類戰士─瓦萊洛斯(?)
「喂,老頭,可別搞砸了唷。」艾勒梅斯黝黑的皮膚變得堅硬,雙盾從手臂上彈向前,其上尖刺如獵豹的牙,正等待著狩獵開始的訊號。
「閉嘴,小子,再喊我一句老頭我就宰了你。」瓦萊洛斯擺好架式,長、短雙劍如牛的雙角般醞釀著巨大的力量。
空氣在王蛇與探險者之間凝結,視線、意念與殺氣在靜止的時間之流中碰撞。兩人收起輕謔的表情,呼吸也逐漸與久經戰陣的肉體統合。他們知道,下一擊就將分出這場戰鬥的勝負,而等待敗者的,唯有死亡。
嘶啊啊啊啊!巨蛇發出淒厲的嘶鳴,率先發起了攻勢!
下一期叢林中的戰鬥將迎來意外的結局!?
此為〈Pathfinder〉跑團故事連載,下期就要進入本次劇情前段戰鬥的尾聲,預計將會於本週完成第六季劇本《瑟岡探秘》的連載,還請大家持續關注我的頁面。
又若是你喜歡TRPG和《柏德之門》這類的角色扮演遊戲,也歡迎關注我以TRPG為啟發的拙作《迷霧國度:傳承》:
感謝你的收看,就讓我們下期見吧,掰掰^_^/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18會員
67內容數
記錄遊戲的開發與製作秘辛,希望能用這樣的方式與玩家分享我們的努力和喜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