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瑟岡探秘 EP4

2018/11/13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此為《Pathfinder》TRPG遊戲第六季劇本《瑟岡探秘》的跑團記錄,內容雖已由筆者潤飾,但若想保留自己跑團的樂趣,還請斟酌觀看。

巨大的蛇牙朝瓦萊洛斯撲去,綠色鱗皮在小徑捲起暴風。人類戰士眼中沒有絲毫畏懼,雙劍交叉成十字,主動向憤怒的王蛇衝去。
就在雙方將要接戰的瞬間,黝黑皮膚的戰士從後躍入王蛇攻擊的路徑中,一把抱住了牠粗大的脖子。金屬擠壓的聲音嘎然而響,盔甲上暗藏的尖刺狠狠刺入鱗皮間隙,讓巨蛇發出痛苦的哀號。
艾勒梅斯盔甲上藏有能刺傷對手的鋼刺
手持雙劍的戰士沒有停下腳步,彷彿看準了艾勒梅斯攻擊後的空檔,他向右鑽入視線的死角,左手短劍一劃就是一道口子;不給王蛇任何反應的時間,反手又是一劍,鮮血飛濺在林中茂盛的草葉上。
負傷的怪物劇烈地扭動身軀,想要擺脫黑人戰士的擒抱。牠甩動長頸,將頭往小徑左右的樹幹撞去,強烈的衝擊打在艾勒梅斯多層的護甲上。他緊咬下唇,讓土元素血脈喚醒潛藏在他小小身體中的力量。
王蛇發現不管牠如何努力,都無法撼動土元素戰士分毫,盔甲上的尖刺像是呼應艾勒梅斯的意志般,隨著每一次的擺動,一次又一次地攻擊那深綠色的鱗皮。
「艾勒梅斯!」跪坐在地的女牧師眼見王蛇放棄和黑人戰士的對抗,轉而朝男爵乘坐的象轎攻去,趕忙向隊友呼道。
土元素少年聽到後趕忙鬆手,但這一鬆手卻給了王蛇等待許久的機會。負傷的蛇頸猛力上甩,艾勒梅斯就這麼被扔到半空。深紅蛇信發出勝利的嘶吐,那對狡猾的爬蟲眼睛饑渴地瞪著牠的獵物。
少年沒有像尼克那般敏捷的身手,身上穿戴的重鎧也不允許他這麼做。
骨頭折裂的聲音在空中響起,他用一種完全蠻幹的方式扭轉身體,土元素血脈驅動他黑色的手臂,臉上孔竅因用力而出血;艾勒梅斯在空中咧嘴而笑,戰鬥的快感遠遠凌駕痛苦,他已準備好為這場戰鬥劃下句點。
土元素裔的雙盾戰士─艾勒梅斯
嘎───啊啊啊!土元素戰士發出來自位面外的嘶吼,盾牌在空中投出。那是道美麗又致命的弧線,尖錐狀的盾牌宛如流星,直直刺入王蛇泛紅的眼睛。怪物發出淒厲的悲鳴,鱗皮滿布的身軀不住地在地上滾動。
少年眼看攻擊奏效,臉上的表情也不再猙獰。在落地之前,艾勒梅斯朝瓦萊洛斯的方向望去,他沒有說什麼,因為從雙劍戰士的眼中,少年已經看到他想要的答案了。
「幹得好,小子。」人類戰士低喃道,跨過染血的草葉,朝地上的王蛇走去。
蛇尾和魔法能量交錯而過。
蛇尾上有毒的尖刺向雙劍戰士刺去,瓦萊洛斯既不閃也不擋,雙眼直視高速攻來的蛇尾。就在毒刺將要貫穿他腦門時,他進步一踏,用這毫釐的差距,讓王蛇的攻擊徹底落空。
魔法凝聚的飛彈也在同時擊發,綠色鱗片應聲而破,露出了蛇腹下跳動的粉紅心室。術士的髮辮隨風飄揚,視線前方是加速衝刺的雙劍戰士。
瓦萊洛斯沒有錯過隊友為他製造的機會,短劍才刺入蛇腹,長劍便隨之貫穿蛇血動脈,鮮血如湧泉般噴發;長、短雙劍齊出,在蛇鱗下刮起劍刃風暴。
王蛇轉動瞎了一眼的頭顱,試圖做出最後的抵抗。長牙嘔出污血,拖行著叢林之王最後的尊嚴,朝人類戰士攻去。
瓦萊洛斯收起對蛇腹的猛攻,平舉雙劍背對著蛇牙;片刻後,一個轉身,血花飛濺,勝負已分。
【瓦萊洛斯擊殺眼鏡王蛇】
男爵在象轎上目睹叢林王者的末路後,便朝下面的僕役大聲咆哮。除了告訴他們戰鬥已經結束外,也要他們快點清理好道路,準備前往下個獵場。卻沒發現,一條漏網的毒蛇正悄悄地攀上他的坐駕。
碰!火槍擊發的聲音在男爵耳邊響起,他那句狗娘養的還沒罵完,就發現法倫伯爵舉槍正對著自己。
「岳...岳父大人,您沒事吧?」戴著金框眼鏡的伯爵緊握火槍,怯怯地說。鉛製彈丸擊發後的火藥味還瀰漫在空中。
「多管閒事!我有叫你開槍了嗎?」男爵悻悻然道。
「還愣在那幹什麼?不過是狗屎運讓你矇到,你的槍法還差遠了。還不快把槍收好,要那幫死老百姓繼續前進。」波曼‧魯迪亞罕看他女婿呆在那裡,忍不住繼續說;但他心底清楚,要不是剛剛那一槍,現在躺在象轎上的,就是自己了。
「是,是的!岳父大人。」法倫‧馬特桑達慌忙應道,趕緊收拾好火槍,開始指揮已經恢復鎮靜的馴象人和僕役。
戰鬥結束後,騷動的密林又重歸平靜
矮人歌者收起戰錘,看著男爵僕役將死去的王蛇拖離小徑。奎姬扶起倒地的艾勒梅斯,治療能量緩緩流入他斷裂的骨骼;幾分鐘後,土元素少年便又活蹦亂跳起來,開始向正清理著血漬的瓦萊洛斯炫耀自己的戰績。
「出發啦!」波曼男爵在象轎上號令道。
尼克收起爪牙,讓沸騰的青銅龍血脈冷卻,他攀上蜿蜒曲折的林木,在後跟著隊伍前進。高大的術士則是走到隊伍前列,與史坦一左一右,確保整個隊伍的安全。
狩獵隊伍沿著小徑繼續前進,中間除了偶有猴群騷擾馴象人外,再沒有其他的意外發生。很快地,茂密的林木到了盡頭,眾人沿著林中小溪而下,來到一處寬闊的草地。
被烈日烤得暖黃的長草在腳底鋪成一連串起伏不定的地塊,在入夜晚風中,如浪潮般擺盪搖曳。兩條清澈的溪水自草地的東、西兩側流入,蔓延而出的水脈滋潤了這片蠻荒的大地。
斜陽西沉,疲累拖著你們來到草原的中心。大象的腳步驚散了掠食野牛屍骸的鬣狗和飲水的瞪羚。除了男爵外,你們每個人都希望這漫長的一天快點結束,就算沒有柔軟的床鋪,至少還有個地方能好好睡上一覺。
拖著疲憊的腳步,你們來到一處水源豐沛的草地
「快!快!你們這群懶鬼。」波曼男爵在象轎上叫道,「往那棵最大的樹過去,我們就要到了!」他朝南側叢林溪邊的大樹指去,滿臉倦容的馴象人壓抑著不滿,默默地指引隊伍走上正確的道路。
幾分鐘後,你們來到一處搭建著老舊木台與繩索的大樹下。「啊...啊...終於,終於又讓我回到這裡了。」蓄著八字鬍的獵人在落日餘暉下用顫抖的聲音說。
「岳父大人,今晚的宿營地還沒到啊,怎麼就要大家停下來了呢?」法倫伯爵眼看僕役正將輜重卸下,準備開始搭建簡單的防禦工事,慌忙問道。
「今晚不紮營了,我們就在這裡等那頭畜牲。」
「什麼?」
「我說我們就在這裡繼續狩獵,你沒看到剛剛那具野牛屍體嗎?那一定是四年前咬傷我的老虎的傑作,那齒痕我是不會認錯的。再說,」波曼男爵從象轎上下到地面,伸手拍了拍樹幹上的爪痕,「這裡就是四年前我碰到那傢伙的地方,野牛的屍體還很新鮮,我料定牠今晚必定會再回來享用,這種機會可不會有第二次啊!」
「但是岳父大人!」
「夠了,你要是怕了的話,就帶你的人先到前面的營地吧。」不等法倫說完,男爵就轉身指示僕役繼續工作;他告訴自己,如果要在今天晚上伏擊那頭野獸的話,至少要將這老舊的狩獵平台修復完成才行。
「反正,」老獵人背對著伯爵,冷冷地說:「我本來就對你沒多少期待。」
法倫‧馬特桑達聽到這話後,腦中好像有什麼東西斷裂了般,一股混濁的情緒湧上喉頭;年輕的伯爵強忍著羞辱,雙眼瞪視著他無情的岳父。
斜陽西沉,暮色即將壟罩大地
「喂,喂,他們這樣是不是不太妙啊?」身披紫色斗篷的血脈狂怒者說。
「別人的家務事我們還是少管吧。」瓦萊洛斯將一瓶藥水扔給尼克,繼續道:「不過要在晚上繼續狩獵,這可就難辦了啊。」短髮戰士望著大樹逐漸拉長的陰影說。
「怎麼,怎麼,老頭想睡了嗎。」
「小子你給我閉嘴,這不只是想不想睡的問題,你不知道要摸黑戰鬥有多麻煩嗎?」
「我是不知道啊。」土元素少年叉著腰說。
瓦萊洛斯這時才意識到自己根本找錯抱怨對象了。凱登‧凱利恩(Cayden Cailean)在上,我都忘記這小王八蛋有昏暗視覺了,雙劍戰士在心中暗罵道。
〈Pathfinder〉中的土元素裔角色擁有在昏暗中視物的能力
「不管怎麼說,我們都不能放著男爵不管,」史坦望著草地外茂密的叢林說:「至少在他帶我們前往奇班沙德遺跡前還不行。」
「那就這樣吧,反正我們本來就答應協會要幫男爵獵虎。」尼克搔了搔頭,一臉無奈地說:「只是我說啊,這地方也夠邪門的了,可以的話,我還真不想在這裡過夜。」
矮人歌者先是困惑地看著尼克,但下一秒他就察覺到探險者口中的「邪門」是怎麼一回事了。
空氣中有股異樣的氣息,某種稱不上氣味的味道,雖然常人的感官難以察覺,但確實飄散著些許甜膩、濃稠和揮之不去的什麼在這開闊的空間之中。
史坦多年的冒險經驗告訴他,這絕不是任何一種野生動植物的產物,而是某種更為汙穢,更為邪惡的存在。
「疑?」艾勒梅斯在眾人決定要繼續狩獵後突然叫道。
「又怎麼了?小子。」
「瓦萊洛斯,你沒有發現嗎?」黑人少年表情凝重地說
「什麼事情?」雙劍戰士見少年如此認真,也不免緊張了起來。
土元素少年望向半空中那團暖橘色的光球,落日餘暉下的原野映射出斑斕交雜的陰影,他伸直手臂,裝備上那對附掛尖刺的雙盾。
「泥舟和奎姬,他們兩個人呢?」
沒有人回答。
太陽慢慢隱沒在瑟岡密林的邊界,只剩最後一點餘光照耀出眾人模糊的輪廓。史坦取出戰錘進入警戒;尼克也握起背上的巨劍,留意著四周的動靜。
就在艾勒梅斯正要繼續說下去時,遠方突然傳來了奎姬的尖叫。最後一抹日光也消失在叢林之中,陰影就此支配整片大地。
夜,悄悄地降臨了。
此為〈Pathfinder〉跑團故事連載,預計將會於下週完成第六季劇本《瑟岡探秘》的連載,還請大家持續關注我的頁面。【是的,因為爆字數的關係,這個篇章會比預期再多兩期左右的內容唷=w=+】
又若是你喜歡TRPG和《柏德之門》這類的角色扮演遊戲,也歡迎關注我以TRPG為啟發的拙作《迷霧國度:傳承》:
如果想要了解更多有關《迷霧國度:傳承》遊戲設計的部分,也歡迎參考下文:
那麼感謝你的收看,就讓我們下期見吧,掰掰嚕>W</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18會員
67內容數
記錄遊戲的開發與製作秘辛,希望能用這樣的方式與玩家分享我們的努力和喜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