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zzy Bac ...知人,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攝於Tizzy Bac 知人演唱會)
大學時聽了好久的Tizzy Bac,從大約2003年或2004年開始,持續了好多年。很少現場追星的我,好像不太在乎歌手或是樂手長什麼樣子,聽音樂就能滿足。明明對很多事情充滿好奇,在這些事情上卻一點也不。
2005年在the wall 聽Tizzy Bac,昏昏暗暗,主唱或樂手的模樣從來就沒有讓我記住。那時的the wall並不如現在這般擠滿群眾,歌迷們還能隨興站得輕鬆聽一場live。只記得長髮的樂手有點ㄎㄧㄤ(當時連貝斯跟吉他都搞不清楚,根本不知道哲毓彈的不叫吉他。),主唱惠婷唱現場音準偶爾很飄。但keyboard還是很好聽。
當時the wall進場還能換一支酒,我會選可樂娜,忘記有沒有加檸檬片。
2018年的昨天,在Legacy Max,是新光三越裡面的場地,總有一種要去看電影或是做甚麼事情的錯覺。舞台上燈光強烈,我和那年一起去聽live house的朋友,站在前十排左右的位置,近得可以看清楚鼓手前源的表情,以及惠婷的手。
Encore曲的第一首,是主唱兼鍵盤的惠婷跟鼓手前源在布幕後面,演出跟開場同樣的那首「You'll See」,開場的曲子跟安可的曲子選擇同樣一首一定有意義,而音樂響起,舞台上除了左邊的惠婷和右邊的前源,布幕中央投影出的是今年初過世的貝斯手哲毓的身影。一看見布幕上的哲毓我的眼淚就不停地流下來。
回家的路上眼淚止不太住,悲傷的感覺太過強烈,可能是終於把自己聽著的樂團拼湊成比較清楚的樣貌,有手有腳有形體,事實上卻永遠少了一個人。這樣的遺憾讓我傷心。
「我看著站在眼前的你
依然如此美好如往昔」
You'll See 的歌詞是這麼唱的。
(攝於Tizzy Bac 知人演唱會)
我明白那是一種試圖呈現作品或自身的完整,給在乎的人一起看到的用心。即便我這幾年不太聽Tizzy Bac、或是不太聽任何現場演出的我其實只去過了2005年的那一場表演。雖然我在他過世之後才知道自己也非常喜歡的樂團 Green!Eyes 和 覺得聽起來很不錯的 法蘭黛 的貝斯手都是許哲毓。查到資料以後又狠狠地哭了一回。
謝幕時,前源拿起舞台中央的貝斯,原來哲毓一直都在。
謝謝你們,我真的很喜歡Tizzy Bac。
31會員
11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唱歌零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楢山節考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漢娜的失序人生/ Hannah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今天暫時停止/ Groundhog Day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為什麼sosreader要改名方格子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星際過客/ Passengers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