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十七歲的咖啡與外星文課

2019/11/19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最好還能夠與熱量做交叉比對。
——有人能告訴我哪裏有咖啡因含量 23-32mg/100mL、但不要是奶茶類的提神好物嗎?
開始坐辦公室後,好像又有點依賴咖啡因刺激了, 但是不想天天喝奶茶、越來越肥腫啊(淚)

不只提神醒腦,咖啡因對我而言更是一劑超強效興奮劑,38mg/100mL 是目前的負荷上限,超過劑量則會產生亢奮甚至心悸的副作用。而那天,正好畫著畫著想到很久以前,那段靠著咖啡因拚命學外星文的瘋狂日子。
記得十七歲的我還是會喝咖啡的。
那個除了高三備考生身分外,還給自己攬了一堆事情,忙得不可思議的自己。
有一天,學校第二外語的老師問我,有沒有意願往下繼續進修?有個教育部補助的預修課程,這樣這樣那樣那樣的,我便糊里糊塗應了。帶著引薦去考試,意外地拿了個不錯的成績,衝著老師那句「趁年輕、多拼一點不會虧」,咬牙在每個比平日更早起床的週六搭近兩個小時的車去上課。
那門課,我後來都叫它外星文課。

高級中等學校學生預修大學第二外語課程專班

簡單來說,就是第二外語課的進階版啦!
(應該是)教育部「高級中等學校第二外語教育推動計畫」其中一環,自 97 學年度始試辦,選定臺大、政大、輔仁、淡江等八所大學,為高中生開辦的外語預修課程專班。授課內容相當於語言科系大一程度,於課程結束前通過指定檢測便可拿到學分證明,作為日後抵免學分依據。
一些法規什麼的。截自教育部主管法規查詢系統。其他相關資訊詳見[1] [2]
「大學得依各校規定,作為甄選入學加分之參考或入學後學分抵免之依據。」
這一條有點妙,大概就是寫給那些為了學分抵免這件事而來的取巧學生。
參與計畫的並非只有一間大學,而分班是被動的,學生無法自行指定加入特定由學校授課的班級,所以日後這份學分證明是否被承認,完全得看你後來考上的學校。比如我被分到政大法語專班(但我根本考不上政大 xDD),之後的學校卻表示不受理來自他校的學分證明,我也只能乖乖重修。
說遠了,撇開抵不抵學分的部分,這紮紮實實 72+72 小時上完,保證收穫滿滿且受用無窮。

丟掉中文,用法文學法文

專班課是這樣的,每週四小時,一學期十八堂課,上下學期修好修滿。星期六早上八點,早餐也許才剛吃完,魂大概也還在飄遊,Professeur Nicloas 就會興致高昂地衝進來要點名了。
尖鼻子大高個兒,Nicloas 人很活潑,整學年的課也是堂堂High到底。單字、會話、文法,滔滔不絕地講著,他只用法文解釋法文,就像完全不懂中文一樣,我們所有的互動包括提問、請假、課間閒聊,只能用上能想到的所有單字搭配肢體語言來傳達意思,反之 Nicolas 亦然。
就像被當成正在學語言的初生兒,讓你置身一個全新的、純粹的語言環境。小時候怎麼學會講中文的,重來一次而已。
因為真的太難溝通、太難懂了,明明一肚子想說的話,轉成法文後只剩下殘破的隻字片語和彆扭的肢體動作,我們後來都笑說,好像在和外星人學語言。

切換開關,繼續衝刺

十點過後,則換成中師來授課,解釋一些文法較深入的部分。
原諒我記得的不多,我印象最深刻的部分都留給 Professeur Nicloas 了,只記得中師上課節奏很快,她最常說的就是,「你們得快點快點吸收,人家一個星期多少時間都在上課,你們要濃縮成四小時,所以必須很拼很拼!」
資訊量大、文法又多又難、老師語速更快得突破天際,若沒有將注意力提升至最大值,完全不可能跟上進度,稍有閃神就會像掉下高速行駛的火車,再拼命也追不上。
所以,上半節課聚精會神,拚盡全力聽懂外星文;下半節全神貫注,費盡腦力理解文法,這樣運作功率始終保持在 100% 的腦袋,消化一杯熱拿鐵剛剛好。
十七歲的我,是可以喝咖啡的!
哦對了,學年最後一堂課,Nicloas 準備要和我們某個單字的由來時,他開口用的是:「Umm……其實…」
就會講中文啊在那邊裝什麼裝!所以平常我們還在詞不達意又手忙腳亂,嘴裏那些支支吾吾你都聽到了也聽得懂嘛(淚)

謝謝看到這裏的你。如果你也喜歡我的文字或塗塗,可以幫我點 5 下 Like,簡單行動,支持我繼續寫作:)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2會員
46內容數
生活的雜七雜八、東寫西寫、貓貓,什麼什麼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