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婆家阿姨的菜園

2019/11/12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結婚有時候就像一場戰戰兢兢的賭注,即使嫁了自己愛的人,也無法探知他的家族是否同樣會喜歡妳。我的幸運,遠不止嫁了最適合自己的老公,更何其有幸,婆婆與婆婆的娘家親人,都同樣喜歡我。但,這份幸運,從來都是無法預期的奢侈幸福。
[南投阿姨的菜園]
先生跟我的年齡差距,使我和婆家阿姨的年齡落差,幾乎能讓我喊一聲「外婆」了。
或許正因如此,從第一次去到南投阿姨家(婆家在內湖,婆婆的娘家在南投),我就特別放鬆,吃著古早味的菜豆飯,吃貨表情自然流露,婆婆跟阿姨的眼神也像看著孫子一樣滿心歡喜,既捨不得讓我洗碗,還特別喜歡看我吃東西。有一回阿姨特別煮了麻油雞湯,但我體質燥熱其實不能進補,一補身體會發癢,原本小聲婉拒,結果阿姨瞬間從眼底糊出了淚水,嚇的我差點折壽,立即改吵著要喝湯吃肉,這才讓她轉成了笑容。
前一次陪婆婆回南投阿姨家時,門口坐了另一位阿婆,當時我還不知道她也是婆家親戚(也要喊阿姨),她邊掐菜,我就一邊閒聊,從農作到蚊子咬,什麼都能聊。嘻嘻笑笑的用破台語開心閒扯,不經心的小互動居然讓老人家惦記心頭好久,後來聽說全村的媳婦都被她嫌過,她看誰都不喜歡,卻唯一只誇我這個媳婦,幾位老人家湊在一起,就討論著羨慕我婆婆、羨慕我老公,都說他到底打了什麼燈籠才能娶到了我。

[打著燈籠找到的好媳婦 ?]
「見到人會笑、會打招呼,人美,嘴又甜」已經大概成了我在他們村子的標籤了,連素未相識的鄰居婆婆見到我,都好像認識我一樣直誇著「五水 五水」。長輩緣奇佳的我,難道誰家娶了都會是人人稱羨的好媳婦嗎?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有時候,即使我們很努力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還是無法滿足每個人的觀感。我自己曾經遇過,即使完全都還沒到論及婚嫁的階段,對方家長就好奇的問在做什麼啊、家裡做什麼啊、學歷是什麼啊。然後有意無意的提到兄長的女友是什麼學校畢業的、去海外留了學、還在哪間知名的企業工作。我們能力不如人,是事實,這沒有關係,學經歷確實比別人矮一截,沒關係這是事實。
我天生就皮膚黑,別人曬不黑,我連在家吃燈光就會黑、開車出去光反射陽光也能把我曬黑,而且很難白回來。但在別人家長的觀感中,居然就自顧自的猜測我說不定是原住民,如果是原住民那個性上就可能會比較懶,特別提點她兒子。
我想,一但當對方容易形成「成見」類的評判,很多事,就不是單靠妳努力,就會有好下場的,更可能是「妳做到流汗也會被嫌到流唾」。因此,即便我在相處過程中,仍然盡力的做好自己,也試圖表現出懂事貌,連他們全家進電影院看電影,我也像個菲傭般手端著大家的飲料爆米花,默默走在最後,也都不算個什麼事了,一切都理所當然。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跟老陳結婚都快六年了,仍舊沒有打算生孩子,過著甜蜜快樂的兩人生活。我在今年也嘗試接案,收穫了一些不錯的成果。
生活中的美好,都不是理所當然,因為這些美好其實都可能有更糟糕的可能。我經常都會回想,要是我進了那位氣質非凡的阿姨家當媳婦,我沒有生孩子、離職在家,又會有什麼樣的話題?而是否每年過年,我都得找些什麼藉口躲起來?把自己活的畏畏縮縮的?生命的過程總有稍微尷尬難堪的一面,但正因為那些尷尬,我才習得了什麼樣的感受叫作自在愉快,也因此更懂得感恩惜福。
人生總有一百萬個讓人喪氣的理由,但都不是我們應該放棄自己的藉口。沒有人能真正詆毀我們的人格,除非我們自願讓他們詆毀,而對每個過去曾經輕視過自己的人,他們的存在,都是為了彰顯我們擁有的美好與喜悅,然而最好的面對方式,就是活得更精彩,更加倍疼愛身邊更值得疼愛的人,對懂得欣賞我們的人展現出價值,這是我們能做的最好報答。但我們必須養成一種心智,即使面對他人的評判,都不用過度鑽牛角尖,世間萬物哪能盡如人意,只求無愧於己,就可以了
特別喜歡婆家阿姨的菜園,如果我是一株盛開的蒲公英,即使在其他人眼底我只是低經濟價值的雜草也沒關係,相信在老公、婆家阿姨們和其他人的眼裡,我也是盛開得最可愛的一株。為了欣賞我的人,我也會努力盛開成更可愛的樣貌!
◆ ◆ ◆ ◆ ◆
這是小六與你分享的第017篇文章
愛上寫作與相見恨晚的刺繡,爬的都是格子,急不來的慢工活。2019 開始接案人生,以「內容行銷」提供服務~合作客戶有生殖醫學/消費商品/新式餐廳/訂製傢俱等、其中還為餐廳主廚翻譯書籍,受到跨界啟發的新鮮感,產生了無法戒斷的癮頭。
原生家庭中,我是獨生女,跟爸媽的互動搞笑又溫馨。 現在結婚六年,老公曾經嚴肅又自閉,現在被我寵成屁孩,他大我11歲。 幸福感,來自家人、來自家裡。只要有對方,哪裏都是家。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