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凝望

2019/12/29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今晚,就在整片的燈籠和人潮裡小步穿梭。
視線把注意力一絲一絲帶往前方,筆直而堅挺的走著,就鎖定在月亮高掛時分,應該刮著冷風卻只披著短短的小圍巾的12月底。
又遇見在鐵花路上的「米粒餅」,擺起骨董風味的燈泡和家具,用一把二胡和一把吉他譜成一道又一道扣人音樂的街頭藝人。路過「手笛男孩」的熟悉旋律,還有一個不太起眼的外國人吉他獨奏,小女孩唯獨興致高昂地駐足在上一次也逗留觀賞的迷你交響樂團。
用自己獨有的好奇心和追求美好的渴望,很專注看著演奏,不需要任何的提示和引導,也不需要任何說明。
樂團由女生拉二胡譜成歌曲的主旋,男孩則抱著吉他用和弦掛起一首歌的背景和底韻,兩人合力演示著無人聲的流行音樂,選的都是那些再熟悉不過的曲目和音符,但經過東方典雅與西方鄉村的攪和交雜,卻能夠帶來一點都不膩的新穎感受。
不曉得是音樂的氣氛太好,或著微微的黃光映在小女孩半邊臉上的神情,彷彿眼前是整片夜幕下唯一的燈火,忘了身旁還有嘈雜的聲音,也忘了站在人群前方的羞澀和難為情。
我不禁想問,妳望著的地方是哪裡呢?
是隨心所欲,宛如大姊姊手上的二胡,恣意優美的擺盪摩擦;又或者像是大哥哥懷裡的吉他,熱情瀟灑的揮舞撥弄,無視一點點的刺骨的寒風,移情忘我地增添夜色?
還是嘹亮而不刺耳的聲音,一點點灰暗卻奪目的燈光,沒有避雨的屋頂,也沒有遮風的窗台,卻仍然飄揚著溫柔而醇厚的安身立命?
妳望著的地方,哪裡吸引著妳?
在妳小小的身軀背後,我若有似無的望見很一幅很堅定的雙腳,一動也不動的向著前方凝視。
只是小小的身軀,即使好像看不清楚到底在演甚麼,也要仰起頭來看看眼前的熱鬧;即使不知道為何大哥哥大姊姊這麼做的原因為何,卻也仍然看到最後,一起拍手一起尖叫。
媽媽給妳投了兩個硬幣,可能覺得是好玩,也可能覺得是對大哥哥大姐姐的讚揚,但無論如何,在開心的投下箱子的那一刻,妳都知道有人因此而微笑,妳也因此感受到快樂而輕快的跑跳。
對妳來說有意義嗎?
可能沒有吧?
因為下一首歌還沒結束,就有不得不去走走玩玩的溜滑梯和腳踏車。畢竟能夠看見的未來和想像總是如此抽象,心裡即便感受到了吸引,卻也不若身後的遊戲場來的靠近和誘人。
但還是不捨的騎著小車再繞過來幾圈,確定一下,這裡雖然有不太真實的景色,但卻也不停勾動心裡真正的聲音,哪一邊比較現實?
妳望著的又是哪兒呢?
2019.12.29 11:38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Erwin Tsai
Erwin Tsai
喜歡白日夢,從小到大,始終如一,人生30有幾也不曾改變。 或許沒吃過真正的苦頭,所以天真浪漫,但正一步一步把天真變為現實,享受過程和轉變不斷帶給我生活的成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