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獨裁者的退化

王丹
王丹
本文發佈於 王丹隨筆
9
2020-05-27
|閱讀時間 ‧ 約 4 分鐘
習近平對香港粗暴僵硬的作法,可說是「獨裁者的退化」的現象。Credit: kremlin.ru
四月初的時候,我和一些朋友針對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國造成的災害,發起向習近平追責的連署呼籲。當時就有網友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表示反對,其理由是:如果沒有習近平這位「總加速師」,中共的政治生命可能還會延續得更久一些。
「總加速師」,就是最近在中國人之間私下流傳的對習近平的新稱呼。這是針對鄧小平被稱為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對比而出的嘲諷性的頭銜,意思是說習近平是加速中共統治崩潰的主要責任人。最近在香港強行推動國安法的舉動,再次證明了習近平的這一頭銜的當之無愧。

「一國兩制」就是獨裁者進化了的手段

我手頭正好有一本威廉・道布森寫的《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書中詳盡描述了包括中國在內的新的獨裁者的「進化」:他們不再一味依靠強硬的壓制手法,反而扮演一個改革者的角色,用更精緻的策略「收編」和「分化」社會反對力量,從而延續自己的統治。這一套做法,拿來形容鄧小平制定的、以「一國兩制」為核心的香港基本法框架,再合適不過。
鄧小平就是一個「進化了的獨裁者」,在香港問題上,他提出「一國兩制」並保證50年不變,即使有些人質疑他是在說謊──事實上他確實就是在說謊──但是在沒有時間充分揭穿他的謊言的前提下,「一國兩制」的確成功地「收編」和「分化」了香港的民主派以及支持香港民主發展的國際力量。
在國安法即將在香港實施之際,現在網路上到處流傳鄧小平1990年會見香港代表團時候的講話,那已經是中共進行了「六四」大屠殺之後的事情了,按理說港人已經對中共開始保持警惕,但鄧小平一席「一國兩制堅持50年不變,50年以後也沒有必要變」的講話,還是讓一些溫和反對派對未來產生了一些粉紅色的幻想,因而香港並沒有在「六四」之後,出現更激烈的社會反彈。
鄧小平的策略,現在看起來非常清楚:先用謊言安撫住港人的情緒,然後通過經濟、移民等手段全面滲透和收買香港社會的不同力量,以「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把香港變成中國內地的一部分。如果按照鄧小平這樣的「設計」,香港確實會不知不覺中失去了原來擁有的很多東西,但還不至於引發大規模抗爭。

習近平自己摘下「一國兩制」的假面具

這一套策略,正如我們看到的,在習近平上台之後,竟然慢慢地被拋棄了。習近平一改鄧小平路線,反而「加速」進行香港的內地化過程,從強調「一國」高於「兩制」到在普選問題上的僵硬立場,自己動手,摘下了「一國兩制」的假面具,結果就是喚醒了港人的警惕,開始了大規模且激烈的街頭抗爭。一路走到今天,香港的局勢加速動盪,港人的疏離意識加速成長,北京在對港政策上進退兩難的局面加速惡化,這一切的「加速」進行,正是習近平這位「總加速師」的「大手筆」。
從這個角度看,當今世界,確實出現了威廉・道布森提出的「獨裁者的進化」的現象,但是,在中國,卻出現了「獨裁者的退化」現象。這或許是值得威廉・道布森和其他研究極權主義、威權主義的學者們去觀察分析的另一種行為模式。
我認為,至少有以下一些問題是值得我們研究的:這樣的從「進化」到「退化」的異變,是否在其他一些國家也存在,還是說,這也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異變?這樣的異變是如何發生的?這樣的異變為何能夠發生?從「總設計師」到「總加速師」,中國的發展將會出現怎樣的軌跡?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王丹
王丹
一個無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于做一個温和,堅定,有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来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為北美,港臺多家媒體撰寫專欄。出版有《王丹獄中回憶錄》,《王丹觀點》,《聽風隨筆》,《在梵谷的星空下沈思》,《我異鄉人的身份逐漸清晰》等政治,歷史,文學著作二十餘種,曾為臺北市駐市作家,並獲首屆世界華文文學獎詩歌首獎。
本文發佈於
王丹隨筆
作為一個寫作者,「王丹隨筆」這個空間,能夠讓我書寫的內容不被媒體的意識形態或流量給綁架,不需為了追求點擊而譁眾取寵,真正深入書寫出更多有價值的內容給每位讀者。除此之外,我希望在這裡不是單純的「我寫你看」,能有更多機會與讀者們互動,接受讀者的要求,批評。(當然,表揚也可以XD)


9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9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