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你好,我是接體員》《比句點更悲傷》:死亡之後,他與他們留下的故事

2020/06/1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大師兄《你好,我是接體員》《比句點更悲傷》
人生百態,不過如此;人生百態,竟可如此。
關於死亡和形形色色的人們,一些哭著哭著又笑了的小故事短集。

接體員,最接近死亡的職業之一

上吊是盪鞦韆、跳樓的叫小飛俠、腐屍為綠巨人、燒炭的則稱為小黑,大師兄寫道,「我們為這些可怕的死亡代名詞安上不太可怕的稱呼,不過是想在處理這些沉重的事情時,可以讓我們不至於跟家屬一起跌進情緒的漩渦裡。」
人嘛,總有一死,但人生謝幕後不是馬上進天堂或入地獄,而是先進冰庫躺一會兒。接體員與「老司機」正是將亡者接回冰庫安置,以旁觀角度陪伴亡者走完人生最後一程的角色。
我幾乎不逛媽佛板,會知道大師兄是因為之前有一篇講述同志伴侶關係的催淚文 〈不一樣又怎樣〉被轉載出來,當時同婚法還沒有通過,身為伴侶的兩人儘管關係再好,他們依舊只能是法律上的陌生人,誰也沒有資格為對方留下什麼。
滿教人難過的。
類似故事在〈名分〉中我也是看得鼻酸酸心空空,不過大師兄總是可以在哭點最高的時候把讀者拉回來,也許是一句幹話、一句吐槽,但更多時候他是用在殯儀館看見的其他故事作反向思考,比如被法律拋棄的同志伴侶之於有名無實的夫妻,又比如無力治喪的少年對比為遺產爭吵不休的滿堂子孫。

有時候,活著不比面對死亡輕鬆

自《比句點更悲傷》節錄一小段,大師兄與妹妹討論長照險的對話:
「我在醫院看到的長照,是花了無數金錢在延長自己的痛苦。」
小妹問:「假如我不結婚,又像老爸一樣失能了,那該怎麼辦?」
我想了想,開玩笑地說:「我會掐死你。」
我小妹一聽也笑著說:「謝謝。」
嗯,我就是被這麼簡單平白的文字和對話用直拳打到頻頻落淚,看個書能比有配催淚 BGM 的電影哭得慘。
大師兄在從事接體員之前做過看護,其本身也是出自長照家庭,書中收錄了一些作者在醫院照顧過的可愛爺爺奶奶們的故事,我們也可以多少從幾個片段窺見長照家庭真實、矛盾且痛苦的模糊影子。
為什麼是活人的地方冷清,而死人的地方熱鬧呢?
因為逃避、因為內疚,告慰死者的儀式反倒成為生者自我安慰與贖罪的一種方式。人性如此,社會如此,理想國外的現實世界聖者從來就不多見。
殯儀館是多數人人生最後一站,難過、苦澀、無奈、釋然,那裏裝載了各式情緒以及很多很多的故事,有亡者的,亦有生者的,大師兄透過詼諧輕鬆的文字,向讀者娓娓道來。
除了一些辛酸心酸的故事,當然也有有趣的,這裏就不破哏了:P
總之是很推薦的兩本書,剛好被收進這次 Readmoo「人生進擊」閱讀馬拉松書單,趁這個時候把書拉進書櫃吧。
最後補充一部臺灣漫畫家韋蓠若明作品《送葬協奏曲》,講的也是殯葬業所見人生百態,大師兄寫了推薦序在這裏,可以看看:)。
作品|《你好,我是接體員》、《比句點更悲傷》
作者|大師兄
出版|寶瓶文化(2018)(2019)
購書連結|讀墨讀冊讀墨讀冊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丙子
丙子
專業不專業家,來自生活的雜七雜八、廣義閱讀、貓貓,什麼什麼的。[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