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城市的女孩 –– 櫻桃幫〈庭院〉

2020/07/0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要有多大的心願,才能讓遺憾少一些。
––––櫻桃幫

《乖乖》,櫻桃幫,2007年。圖片來源:https://reurl.cc/mnOEDA
櫻桃幫(Cherry Boom)是台灣華語樂壇少見的女子搖滾樂團。2006年,幾位女孩正式踏進城市的牢籠,歷時五年,終究難敵「無水灌溉」而花落人散。〈庭院〉載於2007年5月24日的第二張專輯《乖乖》,是這群女孩「受洗於城市」後的一曲內心獨白。
思念那個原始純淨的念頭、那個曾懷抱願盼的音樂之夢。
來到城市後,才發現霓虹街太過耀眼,雖見得圓月,但數以千計的星群卻被迫隱沒;而世人總愛玫瑰的嬌艷,不擇手段地掏錢求愛,無視路邊楚楚可憐的白皙桂花。幼時的庭院是能盡情玩耍的地方,怎知來到城市,就像深陷一場可怕的惡夢,自己也被捕夢網隨之擒捉。

累了,就停止飛蛾撲火。
女孩俯臥地上,背景是止不住的鳴車噪響。
影片一開始是女孩俯臥的畫面,和止不住的鳴車噪響。
女孩如同被驅趕過街的老鼠,遭受象徵城市喧嘩的喇叭聲無情地打壓,這般現實也一併將其他懷抱夢想卻無計為生的一干人等全數抹滅。隨後淡入漸大的雨聲、荒煙蔓草的海濱作為背景,與歌詞中女孩們懷念的那把「庭院中的傘」相互呼應。
這群女孩在多年的洗禮之下,曾幻想的美好城市淪為荒蕪的虛空之境。

女孩和演唱者的畫面切換,映照著女孩們成年後的心理投射。
歌曲的A段由主唱查查獨唱,在「敵不過霓虹街」句末,畫面裡抱著物品的紅衣女孩與長大後的查查切換位置,這幅漸層的蒙太奇運用,是成年後女孩們的「心理投射」。
而後,依序切換其他團員和小女孩們的畫面,小女孩們手握洋娃娃、娃娃屋⋯⋯應當天真單純的臉龐卻襲來沉重的苦悶,因為這些畫面並非當時年幼的真實面貌,而是今時今日遭受現實挫折後,內心深處已置換的扭曲想像。
進入副歌後,「回家的路不遠」反覆吟唱,重複而強調地述說亟欲歸返避風港的念想;分割式的曲調聽來延長卻又感到沉重壓力,彷彿是被切斷的美好記憶,試圖拼湊後卻徒勞無功。
緊接著B段的合唱一起,主唱的聲線被環環圍繞;和聲的音調高於主唱,顯得主調敘事深沉、聽來像是刻意掩抑後的修飾。終於,壓抑許久的情感釋放:「我們一路跑、一路追、到不了終點」的徒勞無功,儘管不堪卻只能接受昔日的夢想全然潰散。

終於,壓抑許久的情感釋放:「我們一路跑、一路追、到不了終點」的徒勞無功。
歌詞當中出現兩種花名。玫瑰好似人們趨之若鶩的盲目追求,而「桂花」則是寬慰這群女孩們的純潔存在。
桂花是不耐乾旱的品種,如果執意在貧瘠土壤栽種,則生長緩慢、甚至無法開花;幼樹時需要有一定的蔽蔭,成長期要有相對充足的光照,才能卻保正常生長。
〈庭院〉裡的桂花既是療慰自己的象徵,同時也是期盼人們善待即將發芽成長的孩子,若非如此,便無法一覽金黃銀白的花雨盛貌,孩子們的才華方能嶄露頭角。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生來出眾,何必合群?
長頸鹿脖子長,話多喜歡碎碎念,偶爾聽聽還蠻有道理。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