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光之河〉

2021/09/1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星空水彩畫
(刊登於《文訊》草原副刊2020年10月號)
跟著星圖
迷航
我又見到光點
微啟,微閉
咬著字句
「有什麼殞落了。」
一隻貓足踩在
秋天花瓣結成的環
陽光曬過的聲音又輕
又脆。夢中花園裡有
薄薄的霧
走失的人才能
抵達那裡
「因為光是沒有聲音的。」
愛很深而痛苦
埋在表面
光只是靜靜
不多暗示一句
我看見眾多人臉在透明的河裡
浮沉,看見
另一張臉
長出我的表情
嘴唇微啟
星河洩漏在
被牛奶用力揉開的白晝
明朗的水面
像霧
嚮往未知
宇宙的裂隙
沒有聲音
我看見,那條
神秘的河
狂肆喧囂地
流走

後記

迷茫那年所寫,每天工作結束便切換到自己的宇宙,在時空的橫切面劃一刀縫隙,星夜流淌如蜜。每天窩在小套房玩到一、二點不睡,追劇閱讀都比白天充滿意義,隔天仍舊七點起床上班,就這麼持續數月(不得不佩服自己的體力,雖然膚況會洩漏真相)。
那陣子剛好追了《獵魔士》,多麼喜歡它的世界觀:宇宙間有「混沌能量」,而女巫、精靈這樣的存在可以控制它,我想像那也許像五顏六色咕嚕冒泡的誘人卻又危險的溶液。校長對女巫們說:「學習控制,而不是失控。」讓每人手持一束花,靠念想移動石頭。然後,石頭飄浮在空中,花轉為枯枝。
女巫與花莖一樣,還只是導管,負責為混沌能量引流。
能夠組織、平衡能量的,才是魔法。
我想像自己也是角色之一,在世間畸形伶仃地走著。白天沒被運行的「精神力」,在夜間生出貓眼,非要借助追劇、讀書、寫點什麼作導管,或許我也只是想成為,至少能夠短暫流通能量的一莖,枯枝。渴望魔法不是為了更強大,而是讓心底那些毛邊被妥善地安放。每天用盡了力氣在學習模仿、試圖變得和這座城市相像,卻總感覺體膚之內,與外,處在永遠無法抵達卻互相靠近的時節。
寫下這首〈無光之河〉的晚上,感覺到降靈般地靠近,腦海裡想著《獵魔士》洞窟裡的潭水──潭水剛吞食掉一個人,吸收了她身上的混沌能量,像進食後飽漲的血管。女巫葉妮芙盯著水面浮出的一道道光痕,露出著迷的表情。知曉自己能控制,恐懼就不存在。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陳姿含 Zina
陳姿含 Zina
帶學生創作和閱讀,招牌課程是「超實用寫作」,也打造各種客製課程,斜槓文字與教學。我相信《小王子》那段話:「沙漠之所以這麼美,是因為在某個角落裡,藏著一口井。星星好美,是因為一朵我們看不見的花。房子、星星、或是沙漠,他們的美麗都是因為看不見的東西。」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