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撞爛舊世界:《恣意橫行:Uber如何跌落神壇》書摘 & 簡評(上)

2021/01/02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我不認為科技公司的高層是罪犯,但覺得他們是反英雄,勃勃野心沾染了愚蠢、貪婪、天真。」
金融時報的專欄作家Faroohar 女士在寫這段話時,應該以為這些名詞只是形容一種心理狀態。但對2017年2月底在舊金山市中心艾美酒店看者執行長Travis Kalanick在地上邊打滾、邊大叫「我到底怎麼了?」的Uber高管來說,可不是這麼一回事。
當Kalanick知道他和車上認出自己的自家司機對嗆的影片被媒體曝光,馬上變熱議新聞,讓Uber的醜聞又多一件時(彼時Uber還陷在被離職員工Susan Fowler發文指控袒護性騷和性別歧視引起的軒然大波,還有遭到谷歌旗下自駕車公司Waymo控告的陰影中),他真的徹底崩潰,只能不停在地上打滾(不只在知道影片曝光的當下,連當天晚上到高官家繼續開會研商對策時他一樣繼續表演打滾,邊喊我是爛人,我是爛人)。但這個可笑而愚蠢的畫面正是源自於他誇張的野心、貪婪和天真,而他旋風式的爬上神壇,又在接連不停的爭議中最後被大股東發動政變下台這一切,都被紐約時報科技新聞記者Mike Issac神氣活現寫進了書中。
當然跟者Mike Issac的妙筆去探索Kalanick大起大落的人生,不只是因為這其中很有戲,而是因為Uber是在新科技巨頭光鮮亮麗的表象下,帶給人類社會的負面影響多於創新的典型例子。
除了已經為人熟知的Uber經營型態和各地政府監管規則的衝突外,Kalanick為求不顧一切的擴張,在公司內部催生出的扭曲職場文化、不擇手段的打擊對手和頻頻遊走法律邊緣的行事風格才是真正值得讀者深思的。因為這些乖張的行為和創新、帶給人類美好生活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大部分也不是什麼創造性毀滅過程中必定伴隨的陣痛。說穿了就是以新科技之名成就執行長個人的事業野心罷了。那麼這一切到底是怎麼開始的呢?
付費以閱讀全文!每月 NT$89 訂閱《世界很不政經.com》,接收 4 篇國際關係、政治經濟深度長評,2/24 前凡付費訂閱享早鳥優惠,額外再獲一個月閱讀權限。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4000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趙君朔政經智庫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7.4K會員
182內容數
這是每一個老闆與高階經理人,都會需要的國際政經分析師特助。訂閱本專題,將會幫助你即時掌握世界最重要的趨勢變動,建立真正客觀、全面的國際觀, 培養對於關鍵議題的深度洞察與分析能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