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輸給了一碗鍋燒意麵

2021/01/04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我第一次在台北吃到鍋燒意麵時,大學已經過了一個學期了。剛上台北讀書的我,當時正忙著讓自己看起來像一個台北人。
後來,在學校校門口斜前方一家專賣各式粥麵的店,發現斑駁的牆上,貼了張新的A4紅紙,上頭寫著「鍋燒意麵」,麵字的下方還刻意加了(台南)兩個字,老闆娘用井字木架放著小鋁鍋盛裝,好像在跟大家發著誓:我絕對是一碗道地的台南鍋燒意麵。
道地這件事情,如果你是假的,會很難偽裝;如果你是真的,就很難隱藏。
我真的明白這碗鍋燒意麵的心情。
當時的我,多擔心別人聽出我點牛肉麵的時候,牛肉麵會說成「流漏麵」,私底下刻意練習了好幾次。在宿舍洗澡時,偶然聽到隔壁寢室的女生們,邊洗邊聊的說著某某某的台中腔好重喔。那時我才知道原來我們也會有腔,叫台南腔。
我從來沒知覺過的那些差異,像自己聞不出自己的氣味一般,就在這段期間,突然像被手電筒照亮般的清楚起來。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901 字、18 則留言,收錄於此專題與 Premium 專區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住台北的台南人,政大商院畢,原為金融人,現為育有兩寶的主婦,喜歡閱讀寫作,喜歡生活中簡單卻又溫暖人心的小事物。 寫日常雜文或看書看劇心得,另有文章不定期出現於報章雜誌,曾獲親情文學獎評審推薦文。歡迎追蹤。 合作信箱:[email protected]
發牢騷而已,都是些小事
留言18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