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魔法外公|6.來自東港的公文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註:本篇是跟外公家族相關的事件,雖然不是直接與外公有關,想了想還是放在「魔法外公」系列裡。
其實外公過世後,還有個有趣的小事件。
這起事件源自於一紙來自東港戶政事務所的公文。
大致的意思是,您有一筆東港的土地所有權,近來有些土地使用上的爭議,請您前往本所處理。
阿母很是機警聰敏的人,第一時間的反應是先懷疑該不會是偽裝良好的詐騙,後來仔細觀察了公文上的章印又覺得好像是真的?可是完全沒有印象或聽說哪邊的親戚在東港?而且有遺產可以繼承應該也不是太遠房的親戚,可是想破頭也想不到可能是誰,連是外公還是外婆家族都沒個底。
她跟兩個舅舅提起這件事,發現他們兩人也收到了公文,只是三個臭皮匠討論一番還是想不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就在這個時候,阿母接到了伯公跟叔公——就是外公的兄弟——打來的電話,原來他們也收到了同樣的公文,神秘的是,連他們也不知道到底是誰,留給他們一筆土地。
於是,阿母受託於年事已高不便南北奔波的長輩請託,找了個週末,帶著興致高昂的我跟阿弟,一起到東港探查去。那年是2012年。
阿母在實地探勘之前,做了一些準備工作。她先是經由承辦人員,得到了土地持有人的名字:蘇和。
這個人跟阿母是什麼關係?別說阿母,為什麼連外公的兄弟那一輩也從來沒有聽過有這麼一號人物住在東港?
為了進一步得知關係,阿母必須要透過申請戶籍謄本好追查家族關係,然而,申請時卻得到此人與阿母的關係已超過三等親,無法獲得相關資料。因此,阿母只好託伯公叔公跑一趟戶政事務所。
憑藉著戶籍謄本上的紀錄,讓事情稍微有了一點眉目。
蘇和是外公媽媽的爸爸,阿母的外曾祖父,清領末期至日治時期的人。
住在東港下廍村的蘇和,年紀輕輕的他,不知什麼考量,名下帶著ㄧ筆土地,入贅到隔壁大潭村,與顏家次女──顏梅結婚,生下我的外曾祖母──顏昭,可惜蘇和在外曾祖母四歲時就因病過世。
隔年,顏梅帶著年幼的外曾祖母改嫁。再次一年,顏梅就把外曾祖母出養給其他人家。此後,外曾祖母數度給不同人家當養女,也跟著養父姓,改為陳昭,一路從屏東東港輾轉到台南鹽水,在某戶人家中做婢女,直到後來嫁給外曾祖父。
也就是說,外曾祖母其實是東港人,但她離開時還太小,可能沒有太多相關的記憶,當然也不會知道爸爸名下有ㄧ筆土地。自然外公一輩以降,更是無從得知這事,直到這張公文的出現。
打從民國四年,有人在那種稻、有人收田租、有人賣使用權利(我頭一回聽到),但他們都沒有土地所有權狀。直到承租土地使用權利的耕戶,好像是因為出入耕種不便,想申請開路而引起一連串關於土地所有權的追查過程。
這箇中曲折經過了一百年,政權更迭,土地番號雖在,但已不知經過多少人的手,戶籍謄本上有兩三種筆跡,或端正或潦草,有些也難以辨認意涵。誰也不明白,為什麼隔了這麼久才發現「咦,怎麼有塊土地,其所有人是個日治時期就過世的人!?」,戶政事務所的承辦也說,他們花了一點時間爬梳蘇和的後人下落。
跟著阿母頂著南台灣的烈日,先去看了那塊一百多年來都有人使用,卻不知為誰所有的土地後,又在東港下廍路一帶走走看看。下廍村落最大姓就是蘇,蘇和就出身於此,去的時候正是八月檳榔的採收期間,沿途可見好幾戶人家坐在騎樓下,幾人腳邊堆壘著仍連著枝枒的檳榔果實串,正低頭迅速地將檳榔剝下,熟練地揀選著檳榔菁仔。
附近的信仰中心是供奉著清水祖師的建安宮和興心堂,想著廟宇可能會有些耆老,就進去隨意聊了幾句,然而實在隔了太久,阿爸阿母儘管試圖想詢問與蘇和相關的事,也不甚容易。
一紙公文將我們與從未蒙面,遙遠過去的人連結起來,那趟東港行,雖然有很多的疑問難以追尋答案,但也讓我對東港產生一點難以言喻的情感,彷彿錯過了什麼,想回頭彌補點什麼卻不知從何下手的尷尬。那時才深刻感到鄉土書寫和記錄的重要啊。
後來,我們順道去逛了東港華僑市場,買了著名的旗魚黑輪祭五臟廟,還去了大鵬灣看海,據說天氣好可以遠眺小琉球。不知一百年前的蘇和是不是也看著同樣的風景。
放一張那時查無線索,在沙灘上寫下苦惱的照片:D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90會員
37內容數
在瑞士法語區住了四年之後,搬到大鄰國之一:德國,快一年的時間,不同語區會交織出什麼樣的火花呢,我也很期待。在德國,目前我依然是以外來者觀點在探索和觀察這個有白紙黑字才安心的社會,因此這個專題會透過日夜在他方的我,呈現我在異國生活的片段,可能細瑣可能平淡或許偶爾燦爛的時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大家曾當過方格子的魔法師嗎?我的答案是......患了重感冒的我寫作靈感近乎消失之際,突然收到方格子的一封需要尋找魔法師稱號的電郵!
Thumbnail
avatar
加奧·安娜
2024-05-25
【AI觀點】讓AI成為我們的魔法!藝術x科技x靈性Hi 我是Kiki,是一名旅居於美國的數位媒體藝術家。 售我多年的清醒夢、靈性學習體驗以及Solarpunk的概念中啟發,我總是想像著有一天人們的和諧的集體意識將與人工智慧AI融合,創造出一個更好的地球。 我特別喜歡冰島藝術家Björk在她訪談中分享的觀點:「人們說電子音樂沒有靈魂。但你不能怪罪工具
Thumbnail
avatar
UGLYKIKI
2024-01-12
[眼疾與我的人生][3] 夕陽的幸福魔法,回憶的美好時光與攝影分享如前篇所述,只要該物體有輪廓,不管白天還是晚上,筆者都可以看到彩虹附著上面。而在長久的觀察下,筆者發現如果在夕陽的餘暉下,可以極小化這個現象,那是我記憶中,我罹病前所能看到的正常景象。我特別喜歡夕陽餘暉照耀在建築物的身影,以及在海面上的波光粼粼。跟大家分享我的攝影體驗
Thumbnail
avatar
擁抱夕陽的人生
2023-09-21
【魔法人生】我如何找到屬於我自己的魔法風格?​最近有學員跑來跟我說:「他最近想出來開業,只是風格上不若我這麼明確,對於要出來開業感到有點不自信」。聽完他的問題我想了一下,究竟我是何時找到適合我的風格的?之前我們反覆談論到「基本功」對於魔法的重要性,但這篇文章我們要來聊聊「我如何找到屬於我自己的魔法風格?」。
Thumbnail
avatar
Lu-Bi-o歐比路
2023-09-20
為什麼我施展的魔法沒有效?為什麼我施展的魔法沒有效? 這是一個很常見的問題。事實上,這個狀況發生的情形比我們想像的還要經常。到底我做錯了什麼?導致我的咒語沒有生效。 以自然魔法來說,或許我們的咒語與儀式過程並不是那樣的嚴格規定,但還是有一些特定的情形,可能讓你的施展的咒語一點效果也沒有。 第一個原因:意念及專注力 沒
Thumbnail
avatar
女巫的一千零一夜
2023-09-02
故事剖析 |《我的天才女友》第三季:背景、人物、風格所發揮的魔法我的天才女友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两个同样有血有肉的女性所带来的力量,或许也可以说是「发光的女性」。
Thumbnail
avatar
Storic故事研究所
2022-05-16
電影 | 怪獸與鄧不利多的秘密(下):那些年我們一起讀的魔法史五、那些年我們一起讀的魔法史 《怪獸》系列和《哈利波特》系列有幾點明顯可以映襯對比的,或想要做出區隔,或因時代的不同而呈現不同的議題展現。對於一個等待貓頭鷹送通知信等了十餘年但貓頭鷹一直迷路只好去讀文本分析的學生來說,即使《怪獸》系列劇情破碎,但忽略掉破碎的部分,還是有些很有趣的東西可以討論。
avatar
Althea🎐
2022-05-11
影響我一生的漫畫“魔法水果籃” 魔法水果籃在國中那時看的,一開始是被動畫2001年版給吸引而喜歡上,買的第一套漫畫也是他,伴隨著我度過了青少年的時期。如今在重溫漫畫並回顧自己的過去,才發現水果籃在那時對自己產生的影響。打比喻的話,就像是一盞於黑暗中的明燈,為青少年的我指引前進的道路。
Thumbnail
avatar
Esther
2022-03-18
哈利波特中對抗催狂魔的精神疾病隱喻,我們都擁有能拯救自己的魔法據說 #哈利波特 中的 #催狂魔 是對精神疾病(尤其是憂鬱症)的具象化。當催狂魔現身,就讓人再也快樂不起來,只能感到無盡絕望。唯有當事人努力想著快樂的事,唸出護法咒「疾疾,護法現身」,召喚出屬於自己的 #護法,才能驅趕催狂魔。​ ​ ​ ​ ​ 召喚出護法救了自己的人,就是未來的自己。​ ​ ​
Thumbnail
avatar
粗劣的厭世香菜
2022-01-27
我們始終只能成為自己|用自己的魔法,寫自己的故事最近在思考自己創作的方式,感覺到文字跟圖畫之間好像有點失衡,好像不再為畫而畫,而是成為文字的一種裝飾,那不是我想變成的樣子,所以是不是該回到單純只有畫的樣子? 「但我覺得沒有不好,那是你的特色啊!」他這樣告訴我。 我說:「可是不這樣我好像看不見自己畫的意義了,很多時候感覺自己的畫失去了自己的故事。」
Thumbnail
avatar
二月 IMMA
2021-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