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正常

2021/06/2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倘若是合理的進步,那就不如讓「假裝正常」轉化成「不假裝正常」?長大也是一種改變,也是一種「假裝正常」的過程。
自攝照片-靜物
還記得,上次「假裝正常」是什麼時候?這是個可以很嚴肅回答,也可以虛應故事的問題,不過選擇前者,有些人會覺得你在賣弄文學,就好像老太太的裹腳布-又臭又長;選擇後者,有些人又會認為你根本無心回答,只是一味地嚼舌根,然後趁機談論他人的各種不是。

或許「中庸」才是正確的回應方式,至於什麼是中庸?這便是我仍舊摸不清的問題,還在無盡的黑暗道裡,挑著燈尋找著。
容許我花點時間思考一下要怎麼表達,我不喜歡裹腳布似的記流水帳,並不是流水帳這種形式過度冗長,只是需鄭重思考要說哪一段,誠如講相聲時得考慮適合的段子,同理。
對我來說,「假裝正常」的正常與「不假裝正常」的正常,樣貌是一樣的,這句話很抽象,但也是最適合的形容。
我們從本質探討,正常的定義是什麼?套日本式的說法就是大家融和在同一環境,沒有人不一樣,衍伸的定義就是,別人(或環境)希望你是什麼樣子,如果你不是那就是不正常,不正常意味著你無法融入,故回到主題,「假裝正常」就變成正常了,「不假裝正常」好像很奇怪呢!

倘若一個人因為懼怕「不假裝正常」而催眠自己得「假裝正常」,久而久之,就會遺忘什麼才是最真實的自己,假裝久了也會變真的,就好像以訛傳訛的結果一開始是雞被偷,傳到後來變成雞、鴨、鵝通通被偷了。
一開始說服自己是個樂觀的人,因為別人覺得你應該是這種人,你選擇戴上了「樂觀的面具」果然真的變成樂觀的人,別人看了很滿意,覺得自己真的很會看人,於是你一直戴著那副面具,從早到晚,白天要上班,晚上則透過SNS與人交流,只有睡著的時候你才有可能卸下,但時間很短暫,久了你也不想再拿下來,面具跟隱形眼鏡一樣,戴上去和卸下來都需要時間,然後就再也卸不來了。
似乎「假裝正常」的正常變成「不假裝正常」的正常,有沒有假裝都無所謂,反正都是一樣的,毋須「假裝正常」。

或許這樣的說法過於沉重,但這對我來說就是真實。
「從不假裝正常→被攻擊而受傷→學會假裝→假裝正常到忘記如何不假裝→開始試圖回想起不假裝→……。」這樣的流程在我的生活、記憶裡跑過無數次,從在校園念書到進入社會大學,碰到不同的環境領域,迴圈將再度被開啟,就像是電路的開關被打開,大腦告訴我自己要開始假裝囉!然而健忘的大腦總是記不住要假裝成什麼樣子,每一次假裝的樣子都不盡相同,又一次次受傷,大腦只會告訴我自己,會受傷都是你的錯,因為你沒假裝好,請不要把錯都怪在別人身上,那是卸責。
於是大腦就告訴你,請繼續假裝下去,導演還沒喊卡,請當個稱職的演員,繼續跟著劇本演出,繼續假裝下去。
我想我還是跟看文的讀者致個歉,起初說好的討厭裹腳布風格,最後還是變成裹腳布了。
不是我不想說好完整的故事,而是故事太多太雜,有的過長,有的沒結果,有的根本不想再回味,各種狀況百出,如果希望用「中庸」的篇幅表現,果然還是用大脈絡的方式最精準了,而且不用再次拿一把剪刀,一刀一刀剪開傷疤又再次縫合,而且又把重點講得很清楚,我果然討厭這個議題,但又想寫些什麼,或許人類真的是挺矛盾的動物。

回到主題,儘管「假裝正常」是負面的動作,為了假裝而假裝,只是因為別人或環境希望你是這樣的人,就本質上是負面沒錯,但結果呢?
諷刺的是,負面的動作帶來的結果,不見得都是負面的,在「假裝正常」的過程中我也有進一步好的成長,當然也帶來了傷害自己的部分,凡事一體兩面,端看你怎麼去理解同一件事。
倘若是合理的進步,那就不如讓「假裝正常」轉化成「不假裝正常」?長大也是一種改變,也是一種「假裝正常」的過程。
辛小安
辛小安
喜歡用文字紀錄生活點滴,也享受按下快門的瞬間。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