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觀影筆記】不列顛『亞瑟王傳奇』又一章:《綠騎士》(The Green Knight)

2021/08/27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綠騎士》,2021年
本文同步發表在探路客
相信大家小時候都聽過《石中劍》的故事吧!一個孤兒意外拔出封印在石頭裡的寶劍,藉由法力高強的魔法師幫助,最後成為英明偉大的國王。
關於亞瑟王傳奇的起源,其人的史實性一直被學者們所爭論著。有人認為他是凱爾特神話中神靈的人格化,常常將它聯繫到威爾斯語源學,認為「Artos」或「Artio」是傳說中「熊神」的代稱。
另一派則認為他是生活於公元5世紀末至6世紀初的人,不排除本身是羅馬帝國的外籍兵團僱傭兵,當西元476年西羅馬帝國衰亡後,原為外海邊陲省份的不列顛(今英格蘭)趁機崛起,具有軍事素養的亞瑟帶領髦下的士兵們,抵抗盎格魯-撒克遜侵略者,最後成為羅馬-不列顛的領袖。
多年來,從《鳳宮劫美錄》《第一武士》《亞瑟王》《最後的兵團》《少年魔法師梅林》《亞瑟:王者之劍》《魔劍少年》,甚至是《地獄怪客:血后的崛起》,曾經的傳說不斷重新解讀,並與流行文化相結合,成為歷久彌新的英雄代表人物。
神秘莫測的綠騎士
2021年上映的奇幻風劇情片《綠騎士》(The Green Knight),則以現代電影手法為這則流傳至今的中世紀傳說再填新意;故事改編自14世紀的古英文敘事詩《高文爵士與綠騎士》(Gawain and the Green Knight),曾在1066年諾曼地領主威廉公爵徹底征服了英格蘭後,法國文化占優勢,統治階級的宮廷中人人以講法語自豪,也變相助長了具本土精神的此作品廣為流傳。
內容敘述了聖誕夜前夕,亞瑟王與圓桌騎士們正在卡美洛的宮廷大殿上舉辦宴會,一名高大威武、身披綠色戰甲的騎士駕著一匹綠馬猛然闖進大殿,一時震驚四座。
只見那名綠衣騎士一手持冬青,一手持斧頭,揚言挑戰眾騎士,看現場哪位騎士敢以斧頭砍下他的頭顱,並要求將頭砍下者次年元旦必須赴約,回受他的一斧。
年輕的高文自告奮勇接受了這位來路不明的騎士的挑戰,迅速將那位綠衣騎士的頭顱砍下。眾人正為他的勇猛而歡呼稱慶時,不料綠衣騎士並未倒地死去,反而俯身拾起自己的頭顱,並將自己的頭顱指向高文,要求他次年元旦務必到北方的「綠教堂」去接受他的回砍。
次年的聖誕節前夕,高文一路跋山涉水,飽受饑寒之苦,歷盡豺狼之險,卻始終堅定前行。只為了兌現當初的諾言......

砍頭一時爽,踏上旅途才是真正的試鍊~

走進荒原,面對試煉的勇氣
綠騎士(Green Knight)是在亞瑟王傳說中登場的神秘騎士。傳聞中,是女巫摩根勒菲(Morgan le Fay)蠱惑亞瑟王的圓桌騎士們,進而一手創辦的邪惡騎士團。(但現在網路上搜尋,首先找到的會是情趣用品)
乍看《綠騎士》的電影預告,觀眾可能會以為這又是一部充滿陽剛氣息的男性動作片,講述邪不勝正,詬歌英雄冒險的典型電影,然後大失所望。不過,我卻在這部電影裡看到了一則寓言,一則在人生旅途中必經試煉的個人寓言
年輕的騎士一開始為了證明自己接受了挑戰,然後為了履行承諾,脫離了原本可以保護自己的文明社會,獨自一人踏上茫茫不知前途的旅程,進入了充滿著鬼怪、神靈,前所未見也更為原始的荒原裡。
他騎著駿馬帶著全身家當,自信滿滿地踏上旅途,因輕信引路人的話,他進入了自己全然陌生的森林,因此被搶劫失去所有;然而最令他恐懼的是,失去了對他而言有保護意義的綠腰帶。

去尋找那種覺得真正活著的經驗,一種存在的經驗

失去所有的騎士掙扎脫困,不願在死亡面前束手待斃
人類脆弱的生命總是在恐懼,在預知自己可能會滅種的嚴格考驗下存活著然而,也只有在這樣極端的情況下,才會感受到自己真正的活著。
孑然一身的他掙脫逃離受困的環境,跌跌撞撞地走入廢屋裡,睡夢中被女鬼叫醒,在對方要求他跳進池塘為自己尋找頭顱時,他本能地想與之討價還價,但最後還是順應本心幫對方達成願望;在荒野中看到遊蕩的巨人們,差點因語言不通而遭受傷害,幸好隨行的狐狸保護了他。
在旅途末段出現了匪夷所思的華麗城堡,他在那裡接受了友善男主人的熱情款待,也見到了高深莫測的女主人,這是他在面對綠騎士前保有安逸的最後機會;出於求生的強烈渴望,他與女主人交換了有保護魔法的綠腰帶,也連帶損及了他與男主人之間的君子約定。
然而,隨著聖誕節逐漸到來,他仍舊義無反顧地走進森林,僅為了完成自己立下的承諾。高文在綠騎士的斧頭下,接二連三地反悔求饒,這是全劇最反英雄的高潮戲,甚至他最後選擇倉皇逃離,終其一生都不敢拿掉身上的綠腰帶......

僅存於浪漫想像中的騎士精神~

所謂的「騎士文學」是以描寫騎士生活、事跡為主的世俗文學,歌頌了騎士精神,宣揚騎士制度。產生於11到13世紀,興盛於法國和西班牙。其作品的中心思想是忠君護教,冒險行俠,忠於愛情的騎士精神。
故事裡的主角往往是英雄的化身,知名作品有法國的《羅蘭之歌》《特利斯當與伊瑟》、西班牙的《熙德之歌》《騎士蒂朗》(亦譯:白騎士悌朗徳)《高盧的阿瑪迪斯》、亞里奧斯托的《瘋狂奧蘭多》等,直到1605年塞萬提斯的《唐吉訶德》,主角唐吉訶德在自家書房裡閱讀了大量的騎士小說之後,陷入了自己是行俠仗義的騎士幻想中,以致於作出種種令人匪夷所思的行徑,最終從夢幻中甦醒過來。
塞萬提斯以此書來諷刺騎士精神的不合時宜,然而只要看過希斯‧萊傑主演的《騎士風雲錄》,便可以明白,中世紀馬上能征戰,馬下能談情的騎士們,以現代眼光來看不過是一群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武夫(或超級盃運動員),而進出宮廷以情詩來取悅貴婦人的文采,則多半是他們身旁服務的僕役或詩人所做的,所以可以說騎士精神只是文人騷客們的想像罷了,甚至也可以認為,騎士精神除了為當權者的利益服務外,從未真實存在過~

基督教思維與凱爾特文化的融合

凱爾特民族鼎盛時期的版圖(約西元前2世紀),Photo by 「魔法的15堂課」
凱爾特人(Celt,或譯為塞爾特人、居爾特人、蓋爾特人、克爾特人等),在約西元前2世紀最為鼎盛的時期,居住範圍西至愛爾蘭、東至多瑙河下流、南至西班牙。此外在小亞細亞還有凱爾特系的加拉提亞人,凱爾特人的版圖可謂是遍佈全歐洲。
然而在羅馬共和國興起後,逐一佔領了凱爾特民族的居住地,將其納入版圖內,凱爾特人遭羅馬武力征服的同時,文化習俗方面也一併遭到羅馬化,最後終於被羅馬吸收;再加上日耳曼民族的大遷徒,原本居住在歐亞大陸中央的日耳曼民族移居至歐洲後,便征服了碩果僅存尚未羅馬化的凱爾特人,將其同化。
凱爾特人的文化經此動盪幾乎喪失殆盡,唯愛爾蘭等極少數的偏遠地區,仍留有其文化遺跡。其中心信仰為泛神論的轉世思想,相信人死後靈魂不滅,會轉世成為不同的生命型態(例如動物或植物),認為死亡並非終結。我們常聽到愛爾蘭許多精靈與水中女妖的傳說故事,皆可視為凱爾特文化的傳承。
象徵生命之源生生不息的『綠騎士』,其代表物為冬青
其民族的菁英階級便是『德魯伊』(daru-vid),凱爾特語中的『橡樹之賢者』。而基督教則約於公元313年由君士坦丁大帝宣布合法化,狄奧多西大帝時更定為羅馬帝國的國教,此後才成為西方世界的主要宗教。
活躍於文藝復興時期的比利時畫家 揚‧范艾克作品:「聖母瑪利亞」
《綠騎士》電影裡則大量使用了『』與『』之間的對比,來凸顯基督教V.S.凱爾特兩個不同文化代表的對立與衝突,同時也可衍伸為:父權思維V.S.母系社會、理性V.S.潛意識、文明V.S.大自然、榮譽V.S.本能.....等;如果對文化演變過程有興趣的朋友,也能夠很明顯地辨識出,每年12/25慶祝耶穌誕生的聖誕節,與12/21 - 12/23冬至時節兩者意象的結合,以及來年耶穌的死亡及復活,也象徵著大自然從漫長冬季到回春的萬物復甦,以上所舉的種種例子,皆可視為近千年的文化混血結果。

面對恐懼,認識你自己


高文從年邁的亞瑟王手中接過代表騎士的寶劍
在過去,女巫一直被主流思維視為是邪惡不祥的代表,但隨著近代女性意識和環境保護的觀念逐漸深入人心,也開始用新角度來重新審視過去習以為常的價值觀。
現在,該是我們從以往只侷限於自己文化小圈圈內的帝國式侵略,轉而將注意力移往戶外,接受大自然事物的時候了。也該是從外在花花綠綠的感官世界中,轉而將注意力轉向自己的內心深處,好好認識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了。

正視心靈層面裡的陰邪面,挖掘自己的陰性特質 OR 陽性特質

左圖為斯拉夫神話中的女妖羅莎卡,右圖為條頓神話中的萊茵河女妖,均是棲息於水域裡對過往旅人蠱惑,令其淹死的致命妖怪,Photo by 「人類及其象徵」
早在人類胚胎時期,我們便身具兩種性別的染色體基因,只因外來的環境因素,讓我們在出生後得以成為現在的生理性別。所以從心靈層面上來看,每個人都同時具備了自身的『陰性特質』與『陽性特質』,彼此相輔相成。
在男人心靈中,『陰性特質』是所有女性心理性向的化身,諸如曖昧的情感和情緒、預言性的徵兆、對非理性的接納、容忍私人的愛意、對自然的感情,還有他與潛意識的關係。
卡爾‧榮格認為個性化(Individuation,或譯個體化),是自我心靈成長的目標,也就是自我的實現(Self Realization),其方法為融合有意識的自我與無意識中的陰影阿尼瑪或是阿尼瑪斯自我實現。榮格晚年甚至也曾批評過基督教的三位一體並不完全,欠缺一女性的角色。
  • 陰影:潛意識中與自我相反的人格。如果不謹慎看待處理,個體可能會有精神分裂的危險。
  • 阿尼瑪(Anima):亦名:陰性特質,男人潛意識中的女性性格,只有一個。阿尼瑪也是男人心目中女人的形象。當男人對女人有一見鍾情的感覺時,他可能是將他心目中阿尼瑪的形象投射在這女人身上。
  • 阿尼瑪斯(Animus):亦名:陽性特質,女人潛意識中的男性性格,可有多個。
如果你很幸運,這一輩子都過得順風順水,從不曾對自己的人生感到片刻的懷疑與困惑,那麼我這篇文章你可以看到這邊就略過不看。
如果你自認是位有自我思辨能力的成人,且與我繼續和《綠騎士》裡的高文完成最後一段的試煉。
人類從孩童期、性的成熟期,逐漸轉變為成年男人(或女人)的自我承擔期,走入婚姻期,最後肉身衰退,逐漸失去體力而死去。這是避免不掉的必經歷程,而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以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死亡,擁抱著這必然的結局。
高文在綠騎士的斧頭下倉皇逃離,一路狂奔回到卡美洛,讓年邁的亞瑟王為他受勛成為騎士,等亞瑟王過世後還接任他成為國王,但不管他是與情人歡愛,還是另娶了貴女,半生戎馬四處征戰,終其一生都不敢拿掉身上的綠腰帶。
直到年邁的他一一失去了所有,才猛然醒悟,自己所追求的一切榮耀都只是短暫的,在城門被敵人攻克、妻女倉皇逃生時,他才抽出腰上的綠腰帶,坦承面對自己的結局......
時間,又閃回到高文在綠騎士斧頭下的那一刻。這次,高文終於主動拿下了自己的綠腰帶,躬身低頭向綠騎士臣服。
但,綠騎士只是彎下身來,用手指往他頸側劃下一道:「Cut off your head.」

「Cut Off Your Head.」

最初,綠騎士利用了騎士團的遊戲規則,進入男性霸權的暴力世界裡,然後改寫了遊戲規則,並展現其力量。
你可以稱它為起死回生的力量,你也可以稱它為寬恕的力量。從殺戮到慰藉,我們隨著高文的歷練,在心靈上得到真正的解脫,無所畏懼。就如同劇中台詞所說的:「當你死去後,你留下溫熱鮮血的地方,最終都會被綠色所覆蓋。你所有的榮光,最後都會被綠色所淹沒。紅色如果代表了慾望,綠色則代表慾望底層更深入的東西。」

轉化即將到來。最晦暗不明的那一刻,也就是光明到來之時

從死而生,生生不息!
不斷繞著大迴旋轉圈
獵鷹已經和放鷹者失去聯繫;
所有的事物都散落開;因為中央無法維持;
混亂的無政府狀態散見世界各地,
維繫人類的血緣關係變淡了,四處都是一樣
年輕人的成人儀式已經湮沒了。 ─── 葉慈,《二次降臨》
人的一生中都必須通過某些門檻、某些考驗。每個人都有面對死亡的問題,這是一個標準的人生謎題。當我們不再以思考自己自我保護為主時,我們便在意識上真正經歷一個英雄式的轉化
過去,我一直覺得看過的「亞瑟王傳奇」前後矛盾,邏輯不通。目前最流行也最廣為人知的版本,大概就是亞瑟王最後被摩根和莫德雷德害死,以及桂妮薇外遇蘭斯洛特之類的事吧?曾幾何時,過去的傳說變成了供人笑談的裨官野史,以及名人家族的八卦新聞。然而卻忘記了故事背後更深一層的象徵意涵,以及對每個人的啟發。
這部電影的詮釋,我個人覺得蠻有現代精神的,所以寫文介紹給大家。我們常常自問著,「這些,能幫助我什麼?」。藉由研究神話與傳說,開啟了自身的智慧之路。死而復生,生生不息。謝謝大家!
衍生閱讀:
同步推薦了美國奇幻文學女作家瑪麗恩·季默·布拉德利(1930 - 1999年)的「亞法隆迷霧四部曲」,從女性主義角度重新詮釋亞瑟王傳說,有機會也要找來看看唷!
我這篇介紹頂多只能算是入門篇,如果想知道更深入的內容,也非常推薦有社工與諮商心理相關背景的癮君子 Movie Addict寫的介紹:影評▕ 依傍著腐朽的綠意,踏足向死而生的怪誕之旅 ─《綠騎士》唷!
再次感謝!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84會員
82內容數
「電影沒有好壞的區別,只有導演才有好壞的區別。」─ 楚浮(Francois Truffaut),1932 -1986年,法國『新浪潮』導演。有時我們寧可挑選好導演的壞電影看,也不看壞導演所製作表面上看起來是好的電影;而且,只有好導演才可能產生好電影。本系列將淺談我個人覺得當代最具影響力的導演們。敬請追蹤期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