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後的20年

2021/09/1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20年前的今天,當時我還是一個初中生,一直注視電視新聞直播,看著紐約世貿中心不斷濃煙滾滾,難以覺得是真實事件發生在地球另一端,隔著螢幕有種錯覺,以為是在播映一齣災難電影而已。
看著飛機撞上南座大樓;看著大廈高處的人無法逃生,為了逃離災場絕望地從高處跳下;看著兩座大樓無預警崩塌,瞬間消失在眼前;全是超乎現實的衝擊場面,懵懂的我開始理解這個世界自此不一樣。
那一刻,人生第一次聽到「恐怖襲擊」這四個字,深刻領悟箇中意味。
那一刻,感受到生命如此脆弱,最尋常的日子,也可能來不及與每天相見的家人朋友好好道別。
然後,領略到世界時局複雜多變,之前在自己了解的世界從未出現過的字句:阿富汗、塔利班、拉登,往後一直在電視新聞及報章不斷出現。
這次飛機恐襲改變了很多人的生命軌跡,改變了世界格局走向,影響波及全球。紐約的白天,香港已經夜深,那一晚我也無法安睡,覺得外面的世界很不安全,擔心北美親戚的安全。
美國911恐襲,四架民航客機的乘客與機組人員無辜犧性,世貿大樓及五角大廈受襲,造成2996人死亡,6000多人受傷。
雖然紐約離自己很遠很遠,但災難的畫面成為心底深刻的烙印。後來在一次旅程中認識一對美國朋友,言談間提起九一一襲擊,當時他倆就在曼克頓區上班,跟我分享他們當天目睹的景象,還有如何狼狽逃離紐約市中心地帶。電訊系統中段,沒有公共運輸進出,提款機也沒法取錢,手上沒有現金,信用卡因系統問題無法運作,原有的日常世界竟如此脆弱不堪,最後餓著肚子,走了半天路,搭乘渡輪離開城區脫險。
我的朋友自此在銀包存放現金以備不時之需,外出也會有一個緊急包隨身,預防突發狀況。那一天改變了他們的生活習慣,亦改變了全球民航的安檢標準,許多國家的重要機關也加強安檢措施,過五關斬六將,查明訪客身份背景無風險才能內進。
然而,歷經廿年恐襲威脅沒有減低,很多國家加強反恐力度,但零星襲擊時有發生,證明民族之間的矛盾沒有紓解。香港政府自2019年社會運動爆發後,投入大量資源在反恐及國安方面,甚至在2020年6月極速引入「港區國安法」,而官員不斷強調要本土恐怖主義冒起的風險,今年7月有警員被人刺傷的事件很快定性為「孤狼式襲擊」;另一邊廂,塔利班近月重奪阿富汗政權,中國政府數天前宣佈緊急提供價值人民幣2億元的糧食、越冬物資、疫苗和藥品給阿富汗,塔利班也高調表示有意參與中國「一帶一路」計劃,感覺雙方有興趣交個朋友。
香港曾經是一個讓人安心生活的自由城市,想不到廿年後也無法避免要面對「反恐」問題。不過,以強對強的手段真的能夠解決社會矛盾嗎?人性的惡難以消滅,有跡象看到更多人崇拜威權主義的功效,嘲笑自由民主世界太亂,全球各地世代分裂情況加劇,各種鬥爭似乎翻起暗湧,當強力用盡千方百計堵塞不了,最後恐怕是災難性收場。
記得自己數年前在紐約世貿遺址的紀念池,望著池邊刻上一個個的名字,唏噓不已。因為人性的爭權奪利,無數寶貴的生命白白犧性,以為多數人追求普世價值,喜善厭惡,但人類歷史是不斷循環,世局沒有趨向平和,反而矛盾加深,利慾薰心,人性更險惡,有種不可抗力把大家推向深淵之中。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小竹
小竹
土生土長香港人,被時代選中的一群,莫名跟台灣有種說不清的緣分。享受寫作,喜歡旅遊,探究文化,近年頗為熱衷少人感興趣的社區歷史。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