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的森林紀事|第一天

  床位的左側是大片落地窗,由於沒有窗簾的遮蔽,早晨便毫無防備的迎來今天的第一道曙光,昨日的疲憊尚未退去,主人K帶著我們一同進行早晨的靜心。
  我們圍成圈坐在帶著些許沙塵的木質地板,K邀請我們分享此刻的感受,他也說了一些在這邊生活的感觸,輪到我時我開玩笑的說,我沒什麼想分享的,只是真的好想睡,但K很親切的說,如果有需要的話就去休息吧!雖然我只是開玩笑,但K的回答卻是充滿真誠的關心,讓人感受到自在,打從心底接受任何狀態的我們,一切都很自由。
  結束後Miso簡單的烤了吐司和煎蛋作為大家的早餐,餐桌位於陽光直射的窗戶旁,陽光透過玻璃產生粼粼的紋路,晃動的樹影偶爾加入其中,就像是在為今天飽滿的日光慶祝一樣,享用完早餐的我們也隨即開始分工打掃家屋。
  我和Miso一起幫忙種植前院的植物,我們沿著木頭搭建的小平台種了一圈花草,當手撥著泥土的時候,想起小時候在外婆家捏著泥土,以小水桶為模型做了泥土蛋糕,隨手摘了旁邊的圓仔花和不知名的花朵做為蛋糕的裝飾,那時候的快樂簡單的在日常中萌芽。
  今天再一次感受到一同與土地與植物交流的單純,它們像小圍籬一樣,與旁邊的大樹一起守護著那個區域的寧靜。
Miso與我一起種的小圍籬
  結束早上的工作,T說他想去海邊走走,於是我們在正中午的大太陽底下,走了十幾分鐘的路程到了海邊。
  無人知曉的地方總是最美,平整的沙灘是只有海走過的證明,脫下鞋子走到浪邊,好久沒有好好感受大海,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天是滿月,所以浪潮的力道特別強大,腳下的沙很快地被帶走,我也被帶著往下沉,海水累積至滿月的能量,沖刷著岸,洗滌著我們長期在都市而輾轉難眠的心。
無人的海灘
  陽光的炙熱逼出了不少汗水,浸濕了我們大半個白天,下午回到森林家屋後,我和T耐不住這樣濕黏的感覺決定輪流洗澡。
  刺青師坐在客廳休息,詢問我們剛剛去了哪,我和他簡單的分享了剛剛的海灘,或許明天有時間可以一同前往,接著他問我是否有想好刺青的構想,我告訴他自己已有了初步的構想,於是他拿起紙筆和我一起討論。
  這不是我第一次刺青,卻依然緊張,但更多的是一股對於這樣剛好的安排的悸動,我希望這個刺青能整理我到目前為止的體悟。
  我先告訴刺青師,自己想刺一條實線與一條虛線環繞我的腳踝,他們彼此交纏流動著,那是代表實與虛,代表世界的面相不只是我們眼見的,更多的是閉上眼之後以心眼看到的一切。
  「想在這之中加入脈輪的元素,但還不知道該怎麼搭配。」我和刺青師提出了這點,不過我們兩人絞盡腦汁卻毫無頭緒,最後刺青師決定先刺上實與虛線,或許就能有所感覺。
  在即將完成時,他擦去最後的餘墨,在腳背、腳踝與腿上延展出一條線,第一眼我感覺那就是支撐我這端期間的山脈,是七大脈輪。
  「要不要就刺在這條線上了?」刺青師緩緩說出這項提議。
  那瞬間我和刺青師有了相同的直覺,我馬上點頭答應,刺青時細微的疼痛讓我想起自己一路上所有的跌跌撞撞,那些苦痛的片刻,都成為支撐著我的脊柱,隨著顏料這些過往不只是銘心,而是真真切切的存在我身上,提醒著我時刻選擇光並走向真實。
圖/loda_tattoo
  夜晚山上的我們看見黃澄的滿月,我們離月亮好近,月亮像天然的燈光,帶著暖意照耀著大地,我們用相機努力記錄下這一刻,但看著留下來的照片,都好像不及記憶中的清晰。
  或許所有眼見的真實是無法被流傳或保留的,只有透過親身經歷,才能真正領悟真實的價值和意涵。
難以用科技保留下來的滿月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79內容數
電影用影像說故事,那是第一次的創作,觀眾的體驗行程第二次的創作,文字電影院就像是翻譯機,透過我的體驗將電影的細節轉譯,用文字的方式寫下對一部電影的想像,闡述對我而言的「那部電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