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的森林紀事|森林裡的圖書館

  早上依然被陽光曬醒,睡在靠近落地窗的我還未完全習慣這件事,陽光在早上六七點之際,毫無保留的炙燒我裸在涼被之外的所有肌膚,如同用觸覺去感受千萬個鬧鐘同時奏響的躁動,即便張開了雙眼準備好接受今天,卻因為後腦的脹痛打翻了充滿精神的水杯,傾斜的意識讓睡意流向全身,重新躺下觸及了背部蔓延的不明痠痛。
  我以為一來到這裡,便能得到大自然舒活氣場的洗禮,至今的感受卻是一種內外衝突的釋放,而那樣的過程並不是特別舒服。
  梳洗完下樓後,老闆K正在廚房整理,他告訴我今天想帶著我們到森林圖書館靜心,要我和其他人說一下,稍等在圖書館集合。
  我們踏上森林家屋前不太明顯的小路,叢生的雜草不經意的蔓生在沿途的石磚,一旁是大片的芭蕉林偶爾散出果實成熟的氣味,走入這條帶著神秘感的小徑,天空逐漸被林木遮蔽,不禁期待童話中的奇幻發生,穿過這條森林隧道後,小而別緻的圖書館隱身在大片的無法唱名的植物之後。
  脫下鞋我們走進圖書館裡,有別於家屋的木地板,圖書館是硬實的水泥地板,我們自然的圍成圈坐了下來,K帶著我們閉上眼,輕聲吟唱平靜低穩的旋律,等待屬於每個人的平靜歸來,睜開雙眼後K如同上一次一樣,先分享了自己最近的心境與體悟,接著引導每個人說一些來這裡的生活轉變。
圖/FB芭蕉圖書館相簿
  Y是我們其中年紀最小的女孩,這幾天的相處可以知道,Y是一個很有想法的女孩,對於哲學的高度興趣,使他的思維相較同齡的女孩成熟,但他的個性依然保持著少女般的純粹與直率。
  此時已是他來到台東的第三個禮拜,Y說他每天都會寫下一些心裡的感受,就在這幾天他發現,原本以為來到這理是為了追尋些什麼,但到了後來才發現自己是在逃避。
  K聽完後笑著點了點頭說:「很好啊,不論是逃避或追尋,那都是個過程,他們終究會消失。」我想這就是存於當下所需體會的事吧,結果最終只是一份交代,每一刻我們經歷的當下才是最真實的。
  「來到這裡第四天,我依然學習著順流身體的情況,想抒發就書寫,想休息就閉上眼感受沈靜。」我緩慢地將腦中的思緒拼湊,想讓自己多說一些這幾天的感受,身體卻停止了說的想法。
  K沉思了一下後開口:「我最近也正在感受平靜這件事,練習不說出太多餘的話,只是說出那些重要的,與真正想說的。」
  那瞬間就像K有讀心術一般,我感覺自己被滲透了,卻是一股清淺的暖流,他並不會對一切有過多的批判,只是說出自己的經驗,給予同等的理解,以最真誠的感受聆聽,並柔暖的包覆著某些無法被言語乘載的脆弱。
圖/FB芭蕉圖書館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79內容數
電影用影像說故事,那是第一次的創作,觀眾的體驗行程第二次的創作,文字電影院就像是翻譯機,透過我的體驗將電影的細節轉譯,用文字的方式寫下對一部電影的想像,闡述對我而言的「那部電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