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神咖啡館》|靈魂的原諒與放下

2021/11/0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劇情概要

  《花神咖啡館》由兩段看似不相干的故事線交叉敘述,一段是處於現代時空DJ安東(凱文.帕虹 飾),因為愛上了羅絲(艾芙琳.布荷許 飾),最終決定與妻子卡蘿(海蓮芙.洛虹 飾)離婚,卻從此深陷難以平衡的三角習題。
  卡蘿也一直無法理解,為何命中注定的真愛,會在瞬間離她而去,放不下對安東的情感,讓卡蘿處於不穩定的精神狀態,更因此做著難以解釋的奇怪夢境⋯⋯。
  另一段故事發生在1969年的巴黎,賈桂琳(凡妮莎.帕荷蒂 飾)生下唐氏症寶寶羅宏後,無法接受的丈夫拋下他們離去,但賈桂琳沒有卻以自己的方式愛著並好好的養育羅宏。
  直到某天羅宏遇見同為唐氏症的女孩薇若,兩人一見面就像愛上彼此一般抱在一起,發現兒子不再視自己為唯一的賈桂琳,內心逐漸深陷焦慮與不安中⋯⋯。
  兩段看似獨立的故事,在冥冥之中牽上了線,透過時空交織動人的生命旅程。
圖/花神咖啡館電影海報
設法擁有是否就是真愛?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大概是上天給予最好的禮物,也永遠是最難的課題,電影裡探討了關於靈魂伴侶、關於前世今生,無論你相信與否,這就像「緣分」一樣,你明白有種引力牽引著自己,卻難以去解釋,而一切說著說著還是回歸到「」這件事。
  「關係」讓我們能在相遇時產生細密的連結,但有時候在社會價值之下,也變相的成為另類的束縛,在大部分的人眼裡安東和羅絲是一場外遇,不過冥冥之中將他們推在一起的人卻是卡蘿呢!(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
  安東和羅絲的相遇深深吸引著彼此的靈魂,慢動作的鏡頭讓人可以感覺到,兩人在彼此眼中是那樣的互相牽動著,那樣的感覺是純粹的,卻因為複雜的「關係」而有了難以解套的變化,安東為此對卡蘿感到愧疚,羅絲也難以面對卡蘿以及安東的家人。
  在見到安東時,卡蘿深深相信他們就是天作之合的一對,她相信他就是自己的靈魂伴侶,但卡蘿沒有想過有一天她深愛的人,會突然的不愛自己了,儘管難以接受卡蘿表面上依然以成熟冷靜的態度面對,但心中卻遲遲無法放下那份對安東深摯的愛
圖/花神咖啡館電影海報
放開雙手才能擁抱幸福?
目前對她來說最困難的是接受他愛的人,不是她的靈魂伴侶
  卡蘿的放手原諒,幾乎牽動著整部電影的起伏,配合著1969年時空中的賈桂琳,他們的愛都帶著窒息,將自己與所愛之人都置於死地的緊握,卻沒想過真正的愛是自由、是放手與釋懷
  電影中卡蘿尋訪的靈媒說:「靈魂伴侶的相逢,就是靈魂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找到歸宿時,輪迴就結束了,最後這份愛情讓兩個靈魂結合。目前對她來說最困難的是接受他愛的人,不是她的靈魂伴侶。」
  得知一切的卡蘿必須原諒過去與現在,並接受他和安東的「愛情」已然逝去,這並不是一件壞事,或許能這是讓純粹的「愛」更加開闊的選擇,純粹的「愛」不是因為緊捉著的擁有,而是放開後因為豁達、自由而擁有了全部。
  這個故事就像牽引著,宇宙中所有不可思議的巧合一樣,看起來難以置信甚至是有些魔幻,但我想他所要傳達的不只是「愛情」,而是關於「愛」的模樣。
  「愛」可以是很多模樣,對應不同的關係我們也時常在其中加油添醋,無論是賈桂琳或是卡蘿他們的「愛」沒有錯,只是變質了成為某種造成傷害的模樣,因此當卡蘿放下一切後,「愛」回到了最簡單的樣子,迎接著任何關係的連結,身邊所有人的關係也不再因此而緊繃,而這也就是「愛」最好的樣子。
圖/二月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79內容數
電影用影像說故事,那是第一次的創作,觀眾的體驗行程第二次的創作,文字電影院就像是翻譯機,透過我的體驗將電影的細節轉譯,用文字的方式寫下對一部電影的想像,闡述對我而言的「那部電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