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沒有臉孔的日子

2021/09/2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九月忽悠地就過了一半,望著午後窗外因雨而昏黃的天空,恍然察覺秋天已經來臨,午後雷陣雨已經不像定班的列車一樣每天經過窗邊,在夜中騎車通勤時總要兜上一件防風外套。但疫情似乎還懸宕在某個高處,秋裝也因此靜靜地掛在衣架上,可能比灰塵還要安靜。
每日每日,像廣播一樣點開臉書的記者會直播,除了數字,後面許多的問答早已經沒耐心聽下。
仔細算起,想得起來三級警戒是從五月中開始,卻想不起了是什麼時候調降的。二級,或是加強二級,以及其所附加的諸多規範:「室內外不得超過幾人」、「某某場所不開放」......像是突然被增添的生活說明書,要你幾日之內就讀畢,讀畢才能把「生活」這龐然巨物使用得宜。可是,不久之前還不需要這本說明書呀。
每一次在出門前戴上口罩,捏緊鼻樑間的鼻夾時,我都會想起一些末世題材的電影,某個喪屍片或是丹尼 • 維勒納夫的《銀翼殺手2049》,即使沒有達到穿著防護服的程度,還是會有種「外頭的空氣彷彿有毒」的錯覺。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1,535 字,與其他上千篇 Premium 付費內容共同收錄
閱讀全文與其他上千篇 Premium 付費內容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陳繁齊
陳繁齊
1993年生的臺北人,國北教語創系畢業。喜歡海大過於山,喜歡貓但對貓過敏。現專職文字工作,創作領域包含詩、散文、歌詞,出版作品有散文集《風箏落不下來》、《在霧中和你說話》,詩集《下雨的人》、《那些最靠近你的》、《脆弱練習》。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