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不在的日子是冬季

2021/10/05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在ATM旁,初次遇到哞,一昧對著手機發出動物的嘯喘聲,還有斷續從肺部擠出來穿過鼻孔的氣息音。後來發現,哞並不是在與遠方的某動物“講話”,只是在安靜領錢。對阿,哞最安靜的時候還是哞個不停,哞~哞~。
所以哞找我爬山,絕非晨型動物,只是一反常態。車抵達圓山大飯店後方的麒麟廳,旁邊全家還沒開,太陽已透著浮雲微露觸腳,等待日頭的城市,是被鍍上厭世的水潤藍調。大直橋跨在基隆河伸懶腰,101大樓如守夜人惺忪眼揉,大地綴掛永不拔插頭似的光點,遠眺。
但我目睹過真正的星空,一組人搭肩蟲行在墾丁大草原的黑夜,彷彿星座紙盤經由放大燈映在夜之黑幕,浩瀚星空居然與掌中星盤全然吻合。倒果為因的說法,令解說員莞爾,光束手電筒不忘指揮出獵戶座的三顆星腰帶,為了找到北方。光筆連線腰帶中間與頭頂兩顆星點,一直延伸會找到北極星,從此不再迷失,但我早已神往偌大的視野裡,追尋流星雨,細如絃絲,若隱若現。
哞不語,竟比最安靜的時候還安靜,低頭滑手機,迴避我嘴裡散發的陳舊詠嘆,來自遙遠的古調。「不是啦,哞~哞~,想到之前玩過的觀星App,傳給你。哞~哞~。」是嘛,星座盤也電子化了,軟體藉由網路會自動捕捉時空數據,告訴我抬頭應該會看見什麼樣的斑斕星宿。就像有人相信出生時的當下,整個宇宙瞬間的截圖,即個人命勢,這,是不是有點太一廂情願了呢?還是,太不甘寂寞,明明是稍縱即逝,卻也渴慕與永恆繫上臍帶。「哞~哞~,擴增實境要開。」(App:skyView Free)
處女座,九月底,從圓山大飯店麒麟廳遠眺大直橋,App:skyView Free截圖)
少女肩負太陽 明亮勝似水晶
鑲金星之上臂 手持麥穗拂水星
力大在於柔美

湧出肚腹的江河
為了澆灌靈命
荒地之乾涸
於是少女不在的日子是冬日
生或死無論 不分
天與地
明明是稍縱即逝
卻渴慕締結永恆之血脈 繫上
恆星的臍帶 對的
詩與人 就是這樣的
動與物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作者找到一個發聲形象或姿態,授權它們活著,並且確保它們在文字展開的領域裡,也就是在虛構的形式下,得以暢所欲言。
日常 呢喃 私語 遺緒 散記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