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有聽見嗎?音樂結束的聲音。

2021/10/1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踩在咿啞作響的木地板上,我收拾圓桌上客人遺留的杯盤,老闆娘犀利的眼神卻不時盯著我的動作。大一暑假,沒打過工,以為時髦,在咖啡店應徵服務生,老闆娘看我試端盤子穩妥,當下即錄用,隔天卻打量著我猶如做錯事的孩子。女店長是從洞裡冒出來的白兔,探出頭來解釋,忘了說,音樂播放完了,要記得馬上換另一張CD,她指向播放器旁一落落CD堆疊的大廈,這是外場的基本工作,很簡單吧!
很簡單嗎?無論正在送餐、整理,忙進、忙出,邊答覆客人突如其來提問廁所在哪?你們所謂的特調咖啡是什麼內容?簡餐是現做的還是調理包?聽說老闆娘有主持深夜的音樂節目?不管多忙或多閒,腦袋是清晰還恍惚,音樂一停的瞬間,必須能聽出音樂結束的聲音,那時,整個空間會立即湧現悵然若失的膠著氛圍,像是世界裡曾經有個什麼轟鳴而無形的龐然巨物被突然抽離了,徒留各桌客人交談的嘈雜聲依舊,它的背景裡有冷氣風扇馬達、冷凍櫃壓縮機、磨豆機淺淺的嗡鳴聲,在遠方是窗外汽機車悶軋呼嘯,貼近處則是我體內腔室呼吸的聲息。音樂結束的聲音不是嘎然而止,而是尾聲悄悄淡出,環境白噪音漸漸明晰,兩者交融間的瞬時。無論多依戀不捨,每張專輯,每首音樂,只要是能計時的,就有終了。
白兔店長不斷從我身後冒出,水汪汪的瞳仁告訴我:「親愛的,有聽見嗎?音樂結束的聲音。」
接著,歡快欣賞著我驚慌失措又懊惱的模樣,急忙跑去更換另一張專輯。後來他們輪流用眼神提醒我,這像是某種不知名的聽力特訓,關鍵是要克制內心的情感耽溺於旋律。即使分心聆聽,音律仍然會在無意識裡揪緊人的心靈;當音樂遠行,也會順便帶走心思意念的一小撮片羽,使人微妙地脫離現實。那個瞬間,是能夠被辨識的。音樂結束時的餘韻究竟能持續多久呢?或許有一、二秒吧,現實的音噪很快就甦醒過來了。
當音樂停止,人們雖然還倘佯在殘響的迴聲裡,但此刻聽見的,其實已被更替為世界的白噪音。就像半身被做成生魚片的鯛魚,還在水族箱中悠游自得,絲毫未察覺,隨著音樂的中止,些許的身體也隨之流逝了,依偎著音符消謐無蹤,再也不可復返。就像我在白兔店長玻璃彈珠般的眼球裡,縱使看見自己的影子,卻不屬於我,已經被汲取到另個國度。
每次總在層層疊疊得猶如抽象畫的專輯裡胡亂抽一張CD更換,也沒留意封面,現在回憶起來,對老闆娘收藏的音樂品味完全沒印象,為什麼我從來不去關心正在播放的這首歌曲是什麼來歷?大概是任何一首都好聽?還是因為我是個冷陌的人?我想,我應該是個很容易放棄的人,眼前幾百張專輯,只感到無所適從。坐在朋友的車上,聽著音樂,我說,這張專輯有印象,在以前打工的咖啡店聽過,但不曉得名稱。呃,你不知道嗎?是電影「碧海藍天」的原聲配樂啊,在車裡聽像是在海底開車喔。
音樂結束時的殘響聲,應該也是創作人經營著墨之處。音樂的盡頭,尾韻,肩負著溶接白噪音的功能,欲創造一段綿延時刻,推遲現實的到來。看過電影之後,我模擬音樂結束時的綿延,仿效「碧海藍天」裡,兩位頂尖自由潛水員坐在游泳池底,暢飲紅酒,酣然傻勁的憋氣對決至送急診。當然,我模仿的只有坐在池底憋氣的部分,對我而言,那正是音樂瞬間終止後所擴延的無垠之境,澄澈的空鳴,現實的音躁只剩下含糊不清的喃喃自語。略略領悟,自由潛水員為何貪戀深海的綺麗,美到讓人忘了呼吸?可是深海只有漆黑,唯有耳朵堪用,僅剩無盡的樂音,緊閉雙眼。
在車上我對朋友說,音樂停了。
他遲疑了一會,呃,忘了按循環播放。我原本想問他,是否有聽見音樂結束的聲音,但應該是個窮極無聊的問題吧。在咖啡店打工的後遺症,就是很容易聽到音樂終止的斷點,還有,遇見身後機伶蹦現的白兔在耳邊:「親愛的,聽見了吧,這是音樂結束的聲音喔!」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作者找到一個發聲形象或姿態,授權它們活著,並且確保它們在文字展開的領域裡,也就是在虛構的形式下,得以暢所欲言。
日常 呢喃 私語 遺緒 散記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