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鴻門宴〉變成商場鬥爭小說

2021/10/29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項羽率領的楚國科技集團是個很強悍的大科技集團,劉邦的公司雖然在科技業界小有名氣,但是財力當然不及項羽集團。
項羽集團準備併購函谷關電子公司的前一晚,先聽到劉邦公司底下的總務部門經理曹無傷透露劉氏企業也想要併購函谷關電子公司的消息,項羽董事長非常生氣,儘管如此,項羽集團董事之一的項伯卻走漏風聲,向劉邦的特助張良告密併購一案。
特助張良趕緊分析情勢,跟劉邦說明項羽集團絕對不是省油的燈,所以擬定戰略先假裝要和項羽集團合作。而劉邦為了拉攏項伯董事,還和項伯約定了子女的婚事。項伯算是被哄得服服貼貼,回去報告董事長項羽,劉氏企業並沒有併購函谷關電子公司的打算,他們只是先幫忙做個顧問,整頓一下函谷關電子公司而已,項伯董事極力說服董事長項羽,應該好好善待劉氏企業。
隔天,劉邦甚至恭恭敬敬的帶著公司的高層和員工來見項羽,他們約在鴻門這個地方碰面。
劉邦一見到項羽先是道歉:「我和你一起打下科技產業的天下吧!都是有人亂說話啊,我們劉氏企業完全沒有要阻礙項羽集團的意思啊!」
項羽冷言:「不就是貴公司總務經理曹無傷說的嗎?不然,我怎麼要到這呢?」
話雖如此,項羽還是留了他們一起喝酒,進行一場商業的應酬交流,項羽董事長和項伯董事坐在西邊、劉邦坐在南邊、 特助張良坐在東邊,同樣也是項羽集團的另一位董事范增坐在北邊。范增一直想提醒項羽應該當機立斷,戳破謊言,直接併購函谷關,但項羽卻沒有意識到急迫性(#已讀不回)。范增只好偷傳訊息趕快請項莊過來,打算請劉邦喝下含有安眠藥的茶(項莊舞劍),但項伯發現有異,藉故打翻那杯茶(項伯亦拔劍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項莊舞劍)
特助張良發現對方來意不善,趕快出去通知業務經理燓噲前來幫忙收拾現在的局面。燓噲一到現場,馬上暴衝到項羽面前,非常生氣的看著他。(╯°□°)╯︵ ┻━┻
項羽有所防備,卻也只是冷靜的說:「你是誰?」 張良緩頰:「他是陪我們劉老闆出外拚業績的業務經理燓噲。」項羽便開始大讚對方是個有膽識的年輕人(#壯士!),充滿熱情業務精神,便開始和他喝起酒來。
過了不久,劉邦便藉口起身上廁所(#使出尿遁),並且偷偷傳訊息請燓噲出來借一步說話。劉邦想不說再見就先閃人,燓噲分析情勢之後也覺得事態不妙,應該先閃為妙。最後只留下特助張良留下來收場。
張良把劉邦準備給項羽集團的禮物交了出去,藉口說:「我們劉老闆因為酒量不太好,先回去休息了,這邊是一點小意思,請項董事長及董事收下,非常不好意思,感謝您們今天的晚宴。」
項羽董事長還想問劉老闆在哪裡,但張良特助只說了「已經回到公司了」,范增董事則是非常生氣,大罵:「豎子!(俗辣!)」,把對方的禮物給砸了。錯過了今天,併購案的時機就沒了啊!
附帶一提,劉邦回公司之後,馬上炒了曹無傷魷魚。
鴻門宴座位圖

鴻門宴驚心動魄何在

閱讀鴻門宴的時候,不禁令人想起十分緊張的商場鬥爭情節。為了在對的時間搞併購、搶股權,電視劇通常都拍得非常緊張(例如,半澤直樹),而且每個人各懷鬼胎,我方公司的高層也有可能出賣自己人,敵方公司的步數則是永遠也猜不出來。鴻門宴大概也有類似的氛圍,不喜歡閱讀歷史戰爭故事的同學,在閱讀時不妨就想像成商業鬥爭故事,或者如果喜歡白色巨塔型的鬥爭,也可以改寫成醫療劇。
鴻門宴的閱讀重點就在於每個人物的刻畫十分細緻,通過對話表現得淋漓盡致,另外,情節的波瀾起伏和語言動作的具體形象也都是這篇文章的看點。鴻門宴除了閱讀起來很精彩好看之外,寫作上也很值得參考,除了可以改編成不同種類的戲劇、故事、小說之外,對於國寫也有幫助,例如國寫111年參考試卷中,卷一第二題便是要考生從圖片當中發想角色、對白、情節。在書寫這樣的文章時,塑造角色的時候,能不能建立角色獨特的個性?發想對白的時候,能不能寫出符合那位角色的語言?刻畫情節時,能不能編出意想不到的發展? 諸如此類的課題,都是在故事創作時需要注意的要點。

從劉邦的角度看鴻門宴故事的話

目前國文課本當中的鴻門宴取自〈史記‧項羽本紀〉,這段鴻門宴的細節凸顯了項羽那方日後失敗的關鍵。另一方面〈史記‧高祖本紀〉(劉邦),倒是比較輕描淡寫,對於史記而言,描述漢興的過程也很重要,因此,並沒有特別聚焦描繪鴻門宴的事情。不過,就整部書而言,史記實在高招,由於劉邦是漢朝開國者,所以重點放在漢朝興起的過程,所以鴻門宴較為輕描淡寫,但是整部書寫下去如果錯過了楚漢相爭實在太可惜,所以特別寫了項羽本紀,換一個視角來看歷史 (也就是原創OAD啊!),而鴻門宴從中擷取而來,自然也是高潮起伏,精彩萬分。

原文參考

〈史記‧高祖本紀〉的鴻門宴相關文字:
十一月中,項羽果率諸侯兵西,欲入關,關門閉。聞沛公已定關中,大怒,使黥布等攻破函谷關。十二月中,遂至戲。沛公左司馬曹無傷聞項王怒,欲攻沛公,使人言項羽曰:「沛公欲王關中,令子嬰為相,珍寶盡有之。」欲以求封。亞父勸項羽擊沛公。方饗士,旦日合戰。是時項羽兵四十萬,號百萬。沛公兵十萬,號二十萬,力不敵。會項伯欲活張良,夜往見良,因以文諭項羽,項羽乃止。沛公從百餘騎,驅之鴻門,見謝項羽。項羽曰:「此沛公左司馬曹無傷言之。不然,籍何以生此!」沛公以樊噲、張良故,得解歸。歸,立誅曹無傷。
〈史記‧項羽本紀〉(節錄) 鴻門宴相關文字 (此處節錄的部分比國文課本短):
沛公旦日從百餘騎來見項王,至鴻門,謝曰:「臣與將軍戮力而攻秦,將軍戰河北,臣戰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關破秦,得復見將軍於此。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將軍與臣有郤。」項王曰:「此沛公左司馬曹無傷言之;不然,籍何以至此。」項王即日因留沛公與飲。項王、項伯東向坐。亞父南向坐。亞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張良西向侍。范增數目項王,舉所佩玉珪以示之者三,項王默然不應。范增起,出召項莊,謂曰:「君王為人不忍,若入前為壽,壽畢,請以劍舞,因擊沛公於坐,殺之。不者,若屬皆且為所虜。」莊則入為壽,壽畢,曰:「君王與沛公飲,軍中無以為樂,請以劍舞。」項王曰:「諾。」項莊拔劍起舞,項伯亦拔劍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莊不得擊。於是張良至軍門,見樊噲。樊噲曰:「今日之事何如?」良曰:「甚急。今者項莊拔劍舞,其意常在沛公也。」噲曰:「此迫矣,臣請入,與之同命。」噲即帶劍擁盾入軍門。交戟之衛士欲止不內,樊噲側其盾以撞,衛士仆地,噲遂入,披帷西向立,瞋目視項王,頭髪上指,目眥盡裂。項王按劍而跽曰:「客何為者?」張良曰:「沛公之參乘樊噲者也。」項王曰:「壯士,賜之卮酒。」則與斗卮酒。噲拜謝,起,立而飲之。項王曰:「賜之彘肩。」則與一生彘肩。樊噲覆其盾於地,加彘肩上,拔劍切而啗之。項王曰:「壯士,能復飲乎?」樊噲曰:「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辭!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殺人如不能舉,刑人如恐不勝,天下皆叛之。懷王與諸將約曰『先破秦入咸陽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陽,豪毛不敢有所近,封閉宮室,還軍霸上,以待大王來。故遣將守關者,備他盜出入與非常也。勞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賞,而聽細說,欲誅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續耳,竊為大王不取也。」項王未有以應,曰:「坐。」樊噲從良坐。坐須臾,沛公起如廁,因招樊噲出。
沛公已出,項王使都尉陳平召沛公。沛公曰:「今者出,未辭也,為之柰何?」樊噲曰:「大行不顧細謹,大禮不辭小讓。如今人方為刀俎,我為魚肉,何辭為。」於是遂去。乃令張良留謝。良問曰:「大王來何操?」曰:「我持白璧一雙,欲獻項王,玉斗一雙,欲與亞父,會其怒,不敢獻。公為我獻之」張良曰:「謹諾。」當是時,項王軍在鴻門下,沛公軍在霸上,相去四十里。沛公則置車騎,脫身獨騎,與樊噲、夏侯嬰、靳彊、紀信等四人持劍盾步走,從酈山下,道芷陽閒行。沛公謂張良曰:「從此道至吾軍,不過二十里耳。度我至軍中,公乃入。」沛公已去,閒至軍中,張良入謝,曰:「沛公不勝桮杓,不能辭。謹使臣良奉白璧一雙,再拜獻大王足下;玉斗一雙,再拜奉大將軍足下。」項王曰:「沛公安在?」良曰:「聞大王有意督過之,脫身獨去,已至軍矣。」項王則受璧,置之坐上。亞父受玉斗,置之地,拔劍撞而破之,曰:「唉!豎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屬今為之虜矣。」沛公至軍,立誅殺曹無傷。
高中時候夢想成為一位「文人」,至今依舊。雜食性熱愛學習,念過中文系、心理所、資訊所。古有六藝:禮樂射御書數。願以文字為核心,建立我的六藝。這是我的沙龍,包含文學、心理學、AI、資訊工程,還有很多雜七雜八。透過書寫,我想要持續成長,讓今天的自己比昨天更好,散發正能量。E-mail: [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