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門宴:誰才是宴會中不懷好意的人?

2023/08/15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從劉邦的視角出發

身為核心古文之一的〈鴻門宴〉,這篇文章大多出現在高三上(或高二下),那時多半一邊上進度,一邊進行學測總複習;而上課的重點通常會從「結構」入手,以鴻門宴前、中、後作為時間節點,說明其內容;有時也會側重「人物」,從兩方政營的主帥、謀臣、武將、奸細進行對比,藉此說明鴻門宴為何是項羽由盛轉衰的分水嶺。

而這次的探討,我想要從「劉邦」的視角出發,看看劉邦是如何一步一步化解項羽的一開始想「擊破沛公軍」的敵意,導致最後即使項羽知道劉邦尿遁,還不緊不要的收下了劉邦道歉的禮物(原文:項王則受璧,置之坐上)。

如果查詢教育部字典,對於鴻門宴的解釋是:「不懷好意,居心不良的邀宴」,不懷好意和居心不良指的當然是項羽(營),但依我看,我覺得不懷好意居心不良的是劉邦(營)啊,不管出於自願或無意,項羽才是被算計好的那個人。

那我們就來看看劉邦如何「不懷好意,居心不良」吧。
(PS:在〈紅樓夢〉裡,我不是寶姐姐配或林妹妹派;但在「楚漢相爭」中,我是項粉喔XD)

設宴前的關中形勢

關中因其易守難攻的地理位置,而在軍事上佔有重要地位,也是秦國的主要根據地。秦末群雄起義,楚懷王與諸將約定好:「先入關中者為王」。

後來,劉邦先入關中(因秦軍的主力都在北邊和項羽搏鬥),秦子嬰投降,劉邦廢除秦國的繁苛律令,只剩三條約定: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是為約法三章。與此同時,劉邦也派兵力駐守在函谷關。

項羽在鉅鹿之戰滅了秦國的主力後欲入關,卻在函谷關碰到劉邦軍隊的阻擋,雖然他仍然派英布強行破關,駐守鴻門。但對劉邦的不滿已經成形。

此時,劉邦陣營的左司馬曹無傷派人來告密,說是劉邦有稱霸關中的野心;而項羽身邊的謀臣范增,也警告項羽要當心劉邦,因為此人非同小可(有五采天子氣)。

勃然大怒地項羽,決定要「擊破沛公軍」。

設宴前衝突一觸即發

設宴前衝突一觸即發

這就是鴻門宴前的局勢,那麼,項羽為什麼不直接攻打劉邦,反而設下鴻門宴?劉邦又如何藉由鴻門宴,化解項羽的殺意?接下來我們就從劉邦的視角出發,來進行分析。

劉邦赴鴻門宴目的:化解項羽殺意

當時劉邦和項羽的兵力相差四倍(項羽40萬,劉邦10萬),兩人實力懸殊,劉邦自然不希望與項羽衝突。

鴻門宴前:拉攏項伯,以「義」化殺意

在范增與項羽取得共識要攻擊劉邦的夜晚,有人前往劉邦營區告知事態危急,那個人就是項羽的叔父:項伯。

得知情勢危急,劉邦做了一件事,以及說了一段話:

  • 事:沛公奉卮酒為壽,約為婚姻
    劉邦捧一杯酒為項伯祝壽,並相約做兒女親)
  • 話:「吾(劉邦)入關,秋毫不敢有所近,籍吏民,封府庫,而待將軍(項羽)。所以遣將守關者,備他盜之出入與非常也。日夜望將軍至,豈敢反乎?願伯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
    我進入關中,一點東西都不敢取用,登記吏民,查封府庫,而等候項羽將軍。所以派軍隊防守函谷關的原因是,防備其他的盜賊進出和發生意外變故。日日夜夜盼望項羽將軍到來,怎麼還敢反叛呢?希望您向項羽將軍好好地說明,我不敢違背道德呀!

司馬遷的描繪真的是栩栩如生,約為婚姻多麽高招,項伯之後就是自己人了;「待將軍、望將軍」又是多麽懇切,怎麼好意思伸手打笑臉人?「不敢倍德」又是多麽厲害的道德帽子,對於項羽這樣看重人格品質的貴族,若不顧道德堅持出兵,豈不是出師無名?

果真,項伯一方面告訴劉邦隔天一定要一早到楚營賠罪,一方面又回到楚陣營,告訴項羽:「沛公不先破關中,公豈敢入乎?今人有大功而擊之,不義也。」項伯用「義」這個道德帽子扣住項羽,項羽戴上的同時,對劉邦的殺意也隨之降低。

每次讀到這裡我都覺得,其實鴻門宴的主辦人是項伯吧;項羽本來是要直接打的。他既然答應在鴻門設宴,就是給劉邦解釋的機會。

鴻門宴中:討好項羽,以「勇」喚相惜

在鴻門宴會中,劉邦項羽正式見面,劉邦依然是說了一段話,以及做了一件事:

  • 話:臣與將軍戮力而攻秦,將軍戰河北,臣戰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關破秦,得復見將軍於此。我和將軍合力攻打秦國,將軍在黃河以北作戰,我在黃河以南作戰,我自己真沒有料到能先入函谷關打敗秦國,能在這個地方見到將軍
  • 事:項王、項伯東嚮坐;亞父南嚮坐─亞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嚮坐;張良西嚮侍。(就坐時,劉邦讓楚營的人坐主要座位,自己和張良在次要座位)

劉邦的話和讓座行為,討好臣服的意思很明顯,「不自意」顯得很無辜,「得復見」大概就是「待將軍、望將軍」的延伸討好術語吧。

這種討好再次化解項羽的殺意,項羽漠視范增「趕緊殺了劉邦」的暗示。後來,劉邦陣營出現另一位人士助陣,那就是樊噲。

我們來看看樊噲進入宴席中後的行為和說詞:

  • 事:瞋目視項王 / 立飲斗酒 / 啗生彘
  • 說:「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陽,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閉宮室,還軍霸上,以待大王來。故遣將守關者,備他盜出入與非常也。勞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賞,而聽細說,欲誅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續耳。竊為大王不取也!」
    (現在沛公最先破秦攻入咸陽,連最細小的東西都不敢碰,宮室封閉,軍隊退守霸上,等待大王您的到來。他之所以派將守關,只不過為了防備其他盜賊出入或發生意外事故而已。這樣勞苦功高,不但沒有受到封侯的賞賜,反而聽信小人的話,想斬殺有功的人,這是繼續走向秦國滅亡的路,我個人認為大王您是不該這樣做的)

劉邦對項羽的態度,是一種示弱,滿足項羽覺得「我依然是第一名」的尊榮感;而樊噲對項羽則是意圖喚起項羽「英雄惜英雄」的心態:敢瞪著項羽看,面不改色的喝下一公升的酒還有吃生豬肉,都非平常人所能為,而是項羽欣賞的英雄氣質。

而樊噲的一番話也說得巧妙,既理直氣壯,又和劉邦的說詞不謀而合(派兵守函谷關是為了防備盜賊,劉邦一直在期盼項羽到來),至此,項羽對劉邦的殺意恐怕已經全然無存了。(項王未有以應,曰:坐)

鴻門宴後:藉故遁逃,以物探虛實

到了宴會的尾聲,劉邦藉故尿遁,離開宴席。我們一樣來看他說了甚麼以及做了什麼。

說:我持白璧一雙,欲獻項王;玉斗一雙,欲與亞父。會其怒,不敢獻。公(張良)為我獻之。
我帶來一對白璧,想獻給項王;一對玉斗,想獻給亞父,但剛巧碰上他們正在生氣,我不敢奉獻。你替我去奉獻吧

做:沛公則置車騎,脫身獨騎,與樊噲、夏侯嬰、靳彊、紀信等四人持劍盾步走,從酈山下,道芷陽閒行。
劉邦就留下隨從的車騎,脫身單獨一人騎馬,與樊噲、夏侯嬰、靳強、紀信等四人拿著劍和盾牌,快速離去。從驪山下,經過芷陽抄近路逃走。

樊噲與項羽周旋之後,項羽看似已無殺意,但對劉邦而言,能趕緊脫身非常重要,畢竟局勢瞬息萬變,於是他藉故尿遁,一方面以逃離談判桌的方法再次示弱(我弱到嚇跑),一方面也是藉此試探項羽有沒有要放過他一馬。

項羽雖然派遣陳平去叫劉邦回來,但也不甚執著;若是項羽真的有心追究,派兵到劉邦陣營抓人也非難事。可是項羽的做法是接受了張良的道歉和接受劉邦道歉的禮物。

這個禮物可說是劉邦的試探,如果項羽接受,那代表「擊破沛公軍」的危機解除。果真,項羽對劉邦尿遁一事似乎不是很在乎(可能還可以理解劉邦為什麼要尿遁),接受了白璧放在桌上。

劉邦和樊噲的言行圖

劉邦和樊噲的言行圖

別讓項羽不開心

如果說鴻門宴的目的是「別讓項羽不開心」,那麼這個目的確實達到了。整場鴻門宴唯一不開心的只有范增吧。

我們再來梳理一下劉邦是怎麼讓項羽從「怒」到「不怒」。
〈鴻門宴〉篇幅頗長,這篇分析聚焦在鴻門宴前、中、後劉邦的言行,並加入一段樊噲的言行,試著去看劉邦如何化解項羽的殺意。

這裡再補充一個歷史資料:項羽入關時,並未把劉邦當成主要假想敵,當時和項羽關係比較緊張的其實是齊國的田榮,項羽後來甚至出兵討伐田榮;有一種說法是,在劉邦和田榮之間,項羽選錯了對手。

從分析中我們可得知,劉邦化解項羽殺意主要的態度是「示弱、討好」;在策略應用方面,掌握項羽「重義」、「惜勇」的特質,以義提醒項羽不應誅殺有功之人;以樊噲之勇喚起項羽英雄惜英雄的情緒。
局勢並未對劉邦不利,加上在態度和策略得宜運用下,劉邦成功從鴻門宴脫逃。

raw-image

劉邦的啟示?

而我們能從劉邦這一連串的言行學到什麼呢?我覺得評價劉邦的行為是自我價值觀的試紙:劉邦善用局勢,姿態柔軟而且懂的把道德當成工具(義是孟子處事的原則,是馮諼得民心的籌碼,是他人控制項羽的利器~~),這些都是厲害的手段,也是成功的關鍵。但這是我們讚賞且願意效法的嗎?

這也是我會問自己和學生的問題。

最後推薦一篇項粉會喜歡的文章:方瑜〈超級巨星〉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這裡是我對於高中核心古文的教學記錄,歡迎關心高中國語文教育的你,來這裡逛逛,並與我交流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