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主播、命理:25歲視網膜的奇幻漂流

2021/12/29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人生的劇本其實已經寫好了,只是我們不能偷看」,因此大膽去嘗試各種工作或新事物。像個演員,把人生的劇本的每一個時刻,認真的表演出來,生命會找到它的出口。
(圖/蔡文培)
戴著大黑色口罩、黑色鴨舌帽,身穿黑色大風衣,走進門後,他開始跟我們解釋這身打扮,還有被多少人認出來。
一個從網路新媒體發跡的原生網紅,如今能成為家喻戶曉的知名人物,在幾年前確實是很難想像的,讓人驚嘆這幾年網路的影響力。

政治諷刺 火力全開

「眼球中央電視台」超過80萬粉絲訂閱,這些粉絲愛上的,幾乎都是用盡全力,諷刺、挖苦政治人物的影片風格。在2020年總統大選期間,更是火力全開,用盡全力酸韓國瑜,除了嘲諷他是「韓總機」、「中國高雄市長」、「蔣公在世傳人」以外,甚至把韓國瑜的眼睛P圖,放上「屁眼」,對應韓國瑜曾說過的「用屁眼看假韓粉」。
這麼大的尺度,看了令人琛目結舌,屢屢挑戰政治人物的底線,雖然好笑卻也令人擔憂,不怕吃上官司、惹上麻煩嗎?他開玩笑的說「世界越亂,對我們越好」,甚至不忘自己在網路上「反串」的本領,「我們只是實現韓國瑜的願望,放上屁眼而已啊!」,口氣中帶點委屈,卻又是滿滿的嘲諷,這也是他爆紅的最大關鍵。
(圖/眼球中央電視台)
自稱「官媒主播」的視網膜,將時事新聞中的荒謬性極大化,透過字正腔圓的反諷口吻,並以影像或聲音具體呈現。視網膜的爆紅,彷彿把時間拉回到10多年前的政治諷刺節目-《全民大悶鍋》,兩者都是政治性的嘲諷節目,但網路上更不設限,也讓「眼球中央電視台」的內容沒有極限。

主播夢想 華視實現

視網膜播報時字正腔圓,讓人不禁讚嘆,有如線上主播的播報功力。「我從小就有主播夢」,他透露,從小就對電視新聞特別感興趣,看著眼前的「發光盒子」,他總是能把每一個主播、每一台新聞台的位置記得一清二楚,每天在鏡子前模仿主播說話,甚至把新聞台的片頭音樂錄下來,當成每天早上的鬧鐘,「早上叫醒我的不是鬧鐘,而是夢想,就是這種感覺」!
大學畢業後,他開始經營「眼球中央電視台」,吸引了一大票粉絲,更讓他的播報口吻,屢屢成為討論話題。2018年,華視歷經主播大換血,找上了視網膜,希望他來播報午間新聞。他起初接到消息非常訝異,也思考了一段時間,「但這是我從小以來的夢想」,他點頭答應,加入華視新聞的主播行列。
(圖/翻攝華視)

短命主播 十月撤退

但好景不常,不到一年,他卻「閃退」撤離主播大位,外界議論紛紛、開始踹測,是跟當家主播不合嗎?還是收視率太差?又或者是錢賺得不夠多?他起初沒有多做說明,但真正的原因,其實跟他一開始從網路發跡有關。
網路的自由環境,讓他可以暢所欲言、毫無拘束,但當他轉身回到舊媒體時,發現傳統媒體的「拘束力」太大,沒有辦法像網路世界般自由自在。大媒體的科層組織及傳統架構,讓視網膜種下了離開的因。他透露,「最後上班那幾天,我每天都在倒數」,遇到最後一節的播報,其他主播可能會覺得感傷,但他完全沒有這種感覺。
「別人在聖誕節時,通常都是倒數跨年的日子,但我是倒數離開的日子」,十個月的主播生涯,對外界來說可能是「短命」,但他認為,他已經嘗試過所有想嘗試的新事物,已經足夠了,「十個月對我來說,真的好長好長」

夢想破關 相信命理

一個才25歲的年輕人,已經有了許多經歷,甚至完成了許多人生夢想,飛速前進的人生,讓他覺得「人生的夢想好像破關破太快」,20幾歲就把人生的夢想全部做完了,甚至「陷入了下一個夢想不知道是什麼的窘境」,讓人聽了好氣又好笑
(圖/蔡文培)
但是,網紅的壽命問題一直是個隱憂,俗話說:「長江後浪推前浪」,網紅一個一個如雨後春筍冒出。在檯面上、沒辦法跟上速度的網紅,就有可能「死在沙灘上」,變成網友口中的「過氣網紅」,更有可能導致網路生命就此終結。選擇回到網路世界的視網膜,難道不怕遇到這種情況嗎?
視網膜說,他一直以來都很相信命理,從國中算命後,高中、大學聯考都被說中,因此對命理深信不疑。他覺得,「人生的劇本其實已經寫好了,只是我們不能偷看」,因此大膽去嘗試各種工作或新事物。像個演員,把人生的劇本的每一個時刻,認真的表演出來,生命會找到它的出口。
編按:本報導為2019年撰文專訪,視網膜為1994年出生。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六六 LiuLiu
六六 LiuLiu
日劇劇評、議題探討,及時事延伸話題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