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電視台幕後工作的285天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誰叫得出這個 color bar 呢?
數完金門前線的饅頭後,出社會的首份工作勉強和大學所學相關,最起碼電視台與電影都是影視製作的一環,這樣也算是學以致用吧。
1996年那時候台灣有線電視告別遊走法律邊緣的第四台才合法化不久,正準備打破老三台長期壟斷媒體,迎接大鳴大放的商業時期。那時候 TVBS 是有線電視裡的霸主,而同樣屬於港資的超視力爭上游坐穩老二的位置,也因為準備創立超視二台的時機,我進入了超級電視台製作部擔任執行製作一職,這是我退伍後的第一份工作
初期我所隸屬的單位正籌備新的旅遊外景節目《吃喝玩樂逗陣行》主持人由佩佩、Jason雙人擔綱,節目企劃蒐集資料撰寫腳本,執行製作隨同外出事前勘景,一方面確保橋段設計與現場環境吻合,另一方面確認正式拍片的相關行程。這段時期和團隊四處行旅認識台灣,熱情的商家得知電視台外拍,都願意給予熱烈的歡迎。我這個菜鳥從行前籌備工作、正式拍攝時在旁觀察協助、事後陪同導演過帶、剪輯、配音、特效,一點一滴的接觸學習電視節目的製作環節。
輪調的時間還是到了,我換組進入《2100少年做頭家》的籌備團隊,這個節目為LIVE播出,設定時下年輕人關心的議題進行討論,當下屬意的主持人是補教界名師于美人,棚內需要有一大群年輕面孔現場互動討論,我們廣發英雄帖四處尋找新血,同時邀請呂如中和侯昌民擔任助理主持人。每一集確認節目探究的主題後,開播前與攝影師外出進行街訪,處理進棚所需的道具和手板,ON檔錄製期間於棚內盯場或上字幕,有時候叫好吃的便當滿足大家的味蕾也很重要。
棚內節目不同於外景走跳的氛圍,但都一樣需要臨機應變的反應。相較於棚內的密閉環境,我比較喜歡戶外節目的自在發散,雖然我這個菜鳥沒有選擇權。電視台錄影的空檔,棚內工作人員往往聚在一起刁牌、說笑,坦白說我還蠻不能融入這樣的生態(菸酒、賭錢、打屁、臭幹),雖然當兵時部隊不乏類似作為的同袍,但或許工作年資與生活經驗截然不同,就更講究氣味相同這件事了。
記得有次外出街訪,我站在南陽街某間便利商店的騎樓下,隨機訪問路過附近的行人,正遞上麥克風打算問答時,忽然間騎樓上方日光燈的光源瞬間被便利商店的店員整個切掉,心想我的行為妨礙到你們什麼了嗎?當下只覺得人心善念好重要,雖然捨棄借光也不是什麼大事,但給我很不一樣的小小衝擊。
有一次從台北搭機到高雄租車勘景,在開往三地門飛行傘基地的山徑,我一時興起讓剛學開車未上路的企劃換手駕駛,不幸在轉彎處會車時碰撞了對方車尾,我不知哪裡來的膽下車硬要對方賠償,等回到小港機場歸還車輛時,對方經理還好心的要我們放心搭機北返,這個小小碰撞沒什麼事啦。
那段電視台待的日子很新鮮,但由於年紀太輕對在電視台發展沒有什麼野心抱負,外面的工作機會才一招手,我就揮揮衣袖毫不留念的提出辭呈。人家說初戀很美往往記憶深刻,但我的第一份工作經驗很短,當時向朋友介紹自己在超視工作,往往得到的回應:「那是在哪一間超市呢?頂好還是松青?」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追蹤【NOWA 50+ 的風景】的粉專與我互動唷!
任職的公司遭逢變故,忽如其來的變化不只是生活作息,年過五十的人生階段碰到這個意外,除了幫自己加油打氣外,同時告訴自己向「茶葉蛋」學習,蛋殼表面越多紋路的越好,經由裂縫才能越入味,口感也會更好吃。如同職場人生一樣,當見識越廣歷練越多,每個燙手山芋的修練,都是路上無限美好的風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