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旗永不落(1):六旗之地

2022/01/12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重新整理版,對上個版本有印象的可以直接從第2段開始看。】
美國各州與領地都擁有至少一個官方暱稱,比如「帝國州」(Empire State)紐約、「金州」(Golden State)加利福尼亞、「陽光州」(Sunshine State)佛羅里達以及「孤星州」(Lone Star State)德克薩斯等等,這些暱稱甚至會印在該州發行的車牌上,讓這些名號傳遍全國。
本系列的主角德克薩斯除了「孤星州」這個知名外號,還有個比較不為外人所知,只有本地居民才知曉的稱呼:「六旗」(Six Flags),意指這片土地上曾飄揚的六面旗幟:西班牙、法國、墨西哥、德克薩斯共和國、美利堅邦聯,以及當前的美國。在德州的公家機關、觀光景點、大學及博物館門口通常都能見到這六面旗幟並列;不少本地企業以此為名,如著名的連鎖遊樂園「六旗」。本系列預計將從歐洲人的殖民開始,寫到德克薩斯共和國的謝幕,尤其以「孤星共和國」的興衰作為故事主角。
德克薩斯六旗,由左上起分別是新西班牙(有時會用一般的西班牙國旗)、法國波旁王朝、墨西哥、德克薩斯共和國、美國(28星或50星的版本皆有),以及美利堅邦聯。
在歐洲人抵達之前,德克薩斯散布著不少原住民部落,東部紅河(Red River)與薩賓河(Sabine)森林地區是卡多人(Caddo)與阿塔卡帕人(Atacapa)部落集群,南方海岸散居著科阿維特坎人(Coahuiltecan),西部半沙漠地區到新墨西哥一帶有普韋布洛人(Pueblo)的城鎮,北方大平原則是阿帕契人(Apache)、科曼奇人(Comanche)的地盤。
16世紀的德克薩斯地區原住民概略分布圖,當時尚未有歐洲人在此殖民;原住民保持著傳統的遊耕、遊牧型態,經常四處移動,部落之間也不時整合或分裂,消失於記載之中。

西班牙人到來

第一位抵達德克薩斯的歐洲人是西班牙探險家阿隆索‧阿爾瓦雷斯‧德‧皮涅達(Alonso Álvarez de Piñeda, 1494 – 1520),他於1519年率領三艘船艦前來測繪海岸線,從佛羅里達逆時針繞行墨西哥灣,確認佛羅里達是個半島,且這兒沒有通往太平洋的水道。皮涅達留下了德克薩斯地區最早的地圖,並將並將墨西哥灣北岸的廣袤土地命名為「阿米切爾」(Amichel);但隨著皮涅達在建立殖民據點時被原住民擊殺,他的後台、牙買加總督加雷(Francisco de Garay, 1475 – 1523)在政治鬥爭中敗給對手、著名征服者赫南‧科爾特斯(Hernán Cortés, 1485 – 1547)之後,這個名字便湮沒於歷史之中。
1519年的皮涅達地圖,可以大致看出墨西哥灣的輪廓、佛羅里達半島與猶加敦半島,以及與古巴。
在往後的一百餘年中,西班牙人逐步殖民墨西哥與加勒比海,但對荒蕪的德克薩斯地區仍然興趣缺缺,只有幾支探險隊前來考察,從未建立任何永久的殖民據點。在這段期間,西班牙人唯一留下的只有「德克薩斯」這個名字;而這個名字的來歷,又牽涉到另一個國家在此的行動。

拉薩勒與聖路易堡

羅貝爾‧德‧拉薩勒,他全名中的Sieur de La Salle其實是頭銜「莊園主」(Lord / Sir of the Manor),真正的姓氏是卡維利埃(Cavelier),但大多資料都直接稱他為羅貝爾‧德‧拉薩勒(Robert de La Salle)。
1682年,法國探險家勒內‧羅貝爾‧卡維利埃‧德‧拉薩勒(René-Robert Cavelier, Sieur de La Salle, 1643 – 1687)在原住民指引下從五大湖地區出發,沿著密西西比河而下,成功抵達墨西哥灣,並將密西西比河沿岸的土地命名為路易斯安那(Louisiana)以紀念路易十四。他雖然不是第一個完成這項創舉的歐洲探險家,但卻成功引起了法國對密西西比河下游的興趣,隨後宣稱整個密西西比河流域為法國殖民地。
兩年後,獲得法國官方支持的拉薩勒重返墨西哥灣,試圖在密西西比河河口建立殖民地,但他的艦隊必須躲避西班牙的攔截,又遇上海賊和疾病侵襲,加上海圖不夠精確,拉薩勒找不到當初發現的河口,反而跑到了河口以西650公里遠的馬塔戈達灣(Matagorda Bay)登陸。1685年7月,拉薩勒在馬塔戈達灣建立了法國殖民地,後命名為「聖路易堡」(Fort St. Louis),這也是德克薩斯土地上第一個歐洲殖民地。
《1684年拉薩勒的路易斯安那遠征》(La Salles Expedition to Louisiana in 1684),法國畫家泰奧多雷‧居丹(Théodore Gudin, 1802 – 1880)描繪拉薩勒探險隊抵達馬塔戈達灣的景象,三艘船由左起分別是三桅帆船「美麗」號(La Belle)、戰列艦「歡樂」號(Le Joly)及擱淺的運輸艦「可親」號(L'Aimable)。
殖民地落成後,拉薩勒組織探險隊進入德克薩斯內陸探勘,調查西班牙人的勢力範圍與密西西比河的確切位置。然而殖民地的環境惡劣,周邊的原住民卡蘭卡瓦人(Karankawa)對他們並不友善,殖民者很難遠離基地收集資源,因此常陷於糧食不足和疾病侵襲的危險。且拉薩勒並不知道法國已經與西班牙和解,擱置了在墨西哥灣建立殖民地的計畫,他們現在只能自求多福了。
拉薩勒從法國啟航時共有4艘船,雙桅帆船「聖弗朗索瓦」號(St. François)在法屬聖多明哥(Saint-Domingue,今海地)附近被海賊所劫,運輸艦「可親」號(L'Aimable)在馬塔戈達灣外擱淺,並被原住民燒毀,戰列艦「歡樂」號(Le Joly)被不願留下的殖民者開回聖多明哥,再也沒有回來;只剩下三桅帆船「美麗」號(La Belle)還跟著拉薩勒探險。
聖路易堡的位置,大約位於現今城鎮拉瓦卡港(Port Lavaca)以北15公里處,圖上也顯示了可親號與美麗號的擱淺位置。圖片來源
由於拉薩勒在格蘭德河(Rio Grande)內陸逗留太久,停泊在海岸邊的美麗號補給用罄,便決定駛回聖路易堡,但他們又在馬塔戈達灣外擱淺沉沒,全船只剩6人倖存,費盡心力才回到殖民地。找不到船接應的拉薩勒只得循陸路摸索,橫越了整個德克薩斯才遇上比較友好的卡多人部落施援,包含拉薩勒在內僅存8人活著回到殖民地。這次探險收穫有限,還失去了唯一的船隻,使得聖路易堡更顯孤立。
納瓦索塔(Navasota, Texas)的拉薩勒銅像,該地被認為是拉薩勒殞命之處。
為了尋求活路,拉薩勒挑出16位探險隊員試圖向東前進,從密西西比河返回新法蘭西(今加拿大),他們在1687年1月出發,但走到半路便爆發內訌,拉薩勒被積怨已久的部下射殺,探險隊一哄而散;只有書記官尤特(Henri Joutel, 1643 – 1725)尋回另外5位隊員成功回到蒙特婁,他們直到返回法國後才公開拉薩勒遇害身亡之事。
當拉薩勒在德克薩斯內陸探險時,西班牙人已得知了他們的行動,一方面雇用私掠船攔截可疑的法國船隻,一方面派出探險隊前去尋找聖路易堡的確切位置。很快的,西班牙人逮到了一名法國海賊托馬斯(Denis Thomas),他原是拉薩勒的部下,脫隊後落草為寇;儘管托馬斯供出拉薩勒的行蹤和殖民地的規模以換取活命,但最重要的地點他也說不清,最終依然沒躲過絞刑架。
1689年,科阿維拉州(Coahuila)州長小阿隆索‧德萊昂(Alonso De León “El Mozo”, c.1639 – 1691)在邊境的科阿維特坎部落中遇見了一位會講法語的陌生人,此人名為尚‧熱里(Jean Gery, 1638 – c.1690),正是從聖路易堡搬到部落居住的法國殖民者。在熱里的指引下,德萊昂很快地找到了聖路易堡──的遺址,這座殖民地在不久剛被卡蘭卡瓦人夷平,殘存的居民大多被殺,只有幾位婦孺被擄走,法國在德克薩斯的殖民計畫也隨之告終。
德萊昂收拾了殘破的殖民地後,從原住民手中尋回了逃散的倖存者,其中包含一位名叫拉謝維克(Jean L'Archevêque, 1672 – 1720)的士兵,他是刺殺拉薩勒的共犯,逃走後獲得卡多人的收留。拉謝維克在西班牙的監獄裡蹲了一陣子,由於法國方面不打算接回他,拉謝維克便回到墨西哥加入西班牙軍隊,並成為一位商人與通譯,他的後人至今仍住在新墨西哥州。熱里雖然深受德萊昂的倚重,但他似乎更喜歡部落生活,事情落幕後再也沒有回到城鎮。
聖路易堡的遺址已在2000年發掘完成,堡壘與建築物的遺跡、拋棄掩埋的大砲與最後被西班牙人收葬的居民墳墓已全數確認。美麗號沉船的殘骸則在1995年於馬塔戈達灣附近尋獲,船體保存十分完整,考古學者在周邊設置圍籬排乾海水,將整艘船隻殘骸連同文物一併搬進博物館保存,美麗號也是美洲發現最古老且最完整的法國沉船。
排乾海水後露出的美麗號船體。
(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sam09
sam09
喜歡研究一些有的沒的歷史小故事,尤其是沒什麼人在乎的地方。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