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旗永不落(7):加爾維斯頓的海盜基地

2022/03/08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加爾維斯頓島(Galveston Island)位於德克薩斯海岸屏障列島(Texas Barrier Islands)最北端,是座長43公里、寬5公里的狹長島嶼,與本土隔著三一河──聖哈辛托河口(Trinity-San Jacinto Estuary)相望,這個內陸水域俗稱加爾維斯頓灣(Galveston Bay),後來的休士頓(Houston)便於1836年建立於海灣西側。
德克薩斯屏障列島,加爾維斯頓島位於最北端。
除了印地安原住民外,最早登上加爾維斯頓島的歐洲人是西班牙探險家阿爾瓦.努涅斯.卡維薩.德.巴卡(Álvar Núñez Cabeza de Vaca, c. 1490 – c. 1560),他的探險隊在島上遇難後,展開了為時九年的中美洲冒險之旅。在他之後,又有幾位歐洲探險家路過或登上此島,給予這座島嶼不同的名字,但都沒有人定居下來。西班牙方面直到18世紀的地圖中以西屬路易斯安那總督加爾維斯伯爵(Bernardo Vicente de Gálvez, 1746 – 1786)的名義命名了這座島嶼及海灣。
西班牙探險家德.巴卡(左)與加爾維斯伯爵(右)。

奧里船長

1816年初,一位居住在紐奧良的葡萄牙猶太商人達波爾塔(João da Porta)看上了加爾維斯頓島,開始尋求與人合資開墾這塊土地,來自法國的私掠船船長路易.米歇爾.奧里(Louis Michel Aury, 1788 – 1821)便與他展開合作。
奧里船長的畫像,約繪於1816年。
奧里年輕時曾參加法國海軍,大約在1810年時買下了自己的船,成為與法國政府合作的私掠船船長,在墨西哥灣、加勒比海一帶襲擊敵國的船艦,同時支援南美洲的殖民地獨立運動,曾被新格拉納達聯合省(United Provinces of New Granada)政府任命為海軍准將,也曾接應大名鼎鼎的玻利瓦爾在當地的革命行動。
奧里於1815年底結束與玻利瓦爾的合作關係,將目標轉向墨西哥海岸,襲擊當地的西班牙船隻與港口,以援助墨西哥的革命者。在墨西哥特使何塞.德.埃雷拉(José Manuel de Herrera, 1776 – 1831)牽線下,奧里被墨西哥革命軍任命為加爾維斯頓的長官,讓他以加爾維斯頓島為基地,協助革命軍從外國商人手中走私物資。奧里手下還有不少拿破崙的支持者,希望能在墨西哥重建拿破崙的霸業,甚至將他本人接到墨西哥。
1816年9月3日,奧里在加爾維斯頓升起了墨西哥革命軍的旗幟,一些流亡的革命者與外國冒險家輾轉來到這座島嶼,以實現自己的野望,其中包括了墨西哥的哈維爾.米納(Martín Francisco Javier Mina Larrea, 1789 – 1817)、美國軍事冒險家亨利.佩利(Henry Perry, ? – 1817)等人。

米納與佩利的最後一擲

來自西班牙的革命青年米納,他的外號是「年輕人」(El Mozo)或「學生」(El Estudiante)。
米納出身於西班牙的納瓦拉,在半島戰爭時加入游擊隊抗擊法軍,但又反對西班牙國王復辟而流亡,輾轉來到英國,結識當時在英國學習軍事的美國軍官溫菲爾德.史考特(Winfield Scott, 1786 – 1866),再透過史考特取得美國方面的支持。1816年11月,米納在美國、海地等地收集物資和志願者後抵達加爾維斯頓島,成為這夥人的政治領袖。
年輕的史考特將軍(繪於1812年,26歲),後來成為美國知名戰爭英雄,幾乎參與了19世紀前半美國每一場戰爭,也成為美國陸軍在華盛頓之後的第一位中將。
佩利在古提耶雷斯的遠征失敗後一度回到美軍,但沒過多久又辭退軍職,重新召集了300位冒險家和墨西哥革命者來到加爾維斯頓,希望重返德克薩斯發展。剛開始,佩利對米納的計畫表示支持,他們以塔毛利帕斯(Tamaulipas)海濱一處未設防港口索托拉馬利納(Soto la Marina)為目標,打算佔領此地後號召當地的革命者,一同進軍墨西哥;佩利也可以藉著米納的支持奪取德克薩斯。
奧里雖然和佩利關係不錯,但對米納的計畫嗤之以鼻,認為他的行動過於躁進,目標好高騖遠,因此不願意全心投入這項冒險,只答應將米納、佩利和他們的部下送上墨西哥海岸。
1817年4月,米納與佩利在索托拉馬利納登陸,輕而易舉的佔領了這個港口,並向內陸的革命軍勢力聯繫,卻沒得到任何回應;而奧里也在此時與他們切斷關係,逕自折回加爾維斯頓的根據地。
索托拉馬利納的位置,這是一處距離海岸線有段距離的河港,附近雖有革命軍活動,但也有西班牙重兵防守。
由於支援不濟,米納和佩利的隊伍成了烏合之眾,兩人的合作也走向破裂,佩利決定帶走支持自己的40餘名冒險家,前往德克薩斯奮力一搏,米納則留在原處堅持抗戰。1817年10月,在阿雷東多將軍的攻擊下,寡不敵眾的米納兵敗被俘,不久後遭到處決。
同年6月,佩利與他的小隊抵達戈利亞德的河灣堡,儘管實力薄弱,但他仍試著虛張聲勢,將部下埋伏在樹林中,假裝自己帶了一隻大軍,威脅守將裴雷斯(Juan Ignacio Pérez, 1761 – 1823)開城投降。裴雷斯沒有被佩利嚇住,決定出城迎戰,佩利的部眾果然不堪一擊,轉瞬間便灰飛煙滅;佩利本人拒絕投降,選擇飲彈自盡。

拉菲特船長

儘管奧里和米納有所不和,但他之所以停止支援並非單純是兩人的關係不睦,而是他自己也遭遇了大麻煩。趁著奧里離開加爾維斯頓之際,活躍於紐奧良的法國私掠者讓.拉菲特(Jean Lafitte, 1780 – 1823)已經偷襲佔領了加爾維斯頓島。幾經交涉後,奧里被迫放棄這個經營許久的基地,轉往佛羅里達重起爐灶。
拉菲特船長,活躍於紐奧良的傳奇人物。
讓.拉菲特與他的兄弟皮埃爾(Pierre Lafitte, 1770 – 1821)早年生平不詳,可能來自法國本土大西洋岸的某個港口或法屬聖多明哥(Saint-Domingue,今海地)。這對兄弟在紐奧良長大,是當地著名的走私商兼私掠船主,在密西西比河口的巴拉塔里亞灣(Barataria Bay)擁有一座基地。儘管遭到美國政府追捕,拉菲特兄弟由於在1812年英美戰爭中有功,美國政府便赦免了他們的海盜與走私行為。
在墨西哥獨立戰爭中,拉菲特認為有利可圖,他一方面協助革命者走私偷渡,但也與西班牙方面暗中合作,為對方提供其他私掠者的活動情報,盤據加爾維斯頓的奧里正是他的夥伴兼競爭對手,並趁著奧里運送米納和佩利的空檔假意造訪鬆懈守軍,突襲奪取了加爾維斯頓。
拉菲特除了加爾維斯頓、巴拉塔里亞之外,還在墨西哥灣南部的坎佩切(Campeche)也建立了基地,他的私掠艦隊掛起西班牙和墨西哥的國旗以躲避追捕,並藉著獵殺奴隸船、大量走私奴隸到美國南方而獲利;金盆洗手的兄長皮埃爾與美國冒險家詹姆斯.鮑伊(James Bowie, 1796 – 1836)則在紐奧良擔任白手套,鮑伊後來在德克薩斯獨立戰爭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美國冒險家詹姆斯.鮑伊,他的武器和故事在這一篇稍微介紹過。
加爾維斯頓的繁榮在1818年遇上危機,原住民的襲擊和多次颶風登陸造成嚴重破壞,大多數的房屋被夷平,拉菲特的艦隊實力也大受影響。此時,美國政府派出前戰爭部秘書格雷厄姆(George Graham, 1772 – 1830)來到加爾維斯頓,企圖說服拉菲特為美國政府工作,佔領防衛薄弱的西屬德克薩斯,並將這些土地轉交給美國。但這份提議最後無疾而終,隨著美國與西班牙在1819年2月簽訂《亞當斯──奧尼斯條約》(Adams-Onís Treaty),劃定德克薩斯邊界之後,除了默許不滿的前軍醫詹姆士.隆(James Long, 1793 – 1822)和鮑伊等人發動一次遠征之外,拉菲特並沒有對德克薩斯表露出任何興趣。

最後的加勒比海盜

墨西哥在1821年獨立後,不只西班牙終止了與拉菲特的合作,美國方面也認為該是時候對付這個海盜老巢了。企業號(USS Enterprise,第三代)縱帆船前往加爾維斯頓,迫使拉菲特於1821年5月撤離該島,他在臨行前破壞了殘餘的建築物,但仍繼續從事走私活動,企圖在古巴重建基地,後來又在美國的壓力下功敗垂成。
1822年,拉菲特這回與大哥倫比亞的玻利瓦爾搭上線,再度成為合法私掠者,專門以中美洲的西班牙船艦為目標,但他在1823年2月初的一場戰鬥中重傷,約於2月5日逝世,在宏都拉斯外海海葬,他也是墨西哥灣地區最後一位留下名字的海盜。
當時仍有不少人認為拉菲特詐死,他生前作風豪奢,財產在他死後卻下落不明,傳聞他將寶藏藏在路易斯安那海岸的某處,到他死後百年都還有不死心的尋寶者出沒。更戲劇性的說法是拉菲特潛入流放拿破崙的聖赫勒拿島,將拿破崙本人救了出來並接到美國居住,當然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實。路易斯安那州仍有幾個以他為名的城鎮,在密西西比河口還有座讓.拉菲特國家歷史公園與保護區(Jean Lafitte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 and Preserve)以他命名。
蘇格蘭冒險家、「波亞伊斯親王」(Cazique of Poyais)麥葛瑞格,既是革命英雄也是個詐騙慣犯。
先前被拉菲特趕跑的奧里則與他的舊識、曾在玻利瓦爾麾下作戰的蘇格蘭冒險家葛瑞格.麥葛瑞格(Gregor MacGregor, 1786 – 1845)重新搭上線,於1817年6月一度攻佔了西屬佛羅里達海岸上的阿美利亞島(Amelia Island)。但不善經營的麥葛瑞格很快用罄資金,便將這爛攤子扔給奧里,當然這位法國海賊也是束手無策,便在年底引來美國海軍「接管」這座島嶼,再也沒有歸還給西班牙。
1818年,奧里將基地搬到尼加拉瓜外海的普羅維登斯島(Providence Island),建立了一個掩護南美革命者的走私基地,他曾試著引入法國政府支持以干預中美洲情勢,但法國方面並未理會他的建議。1820年4月,奧里對西班牙統治下的瓜地馬拉展開入侵,這場戰鬥以失敗落幕,但奧里在戰鬥中所使用的「藍、白、藍」三橫旗(靈感來自拉普拉塔聯合省國旗,即阿根廷)卻成了往後中美洲諸國的國旗底色。
拉普拉塔聯合省(United Provinces of the Río de la Plata)國旗,和現在的阿根廷國旗幾乎一樣。
奧里於1821年8月在普羅維登斯島死於騎馬意外,由於他和玻利瓦爾的私人交誼,在大哥倫比亞也享有一定的聲望。
加爾維斯頓在1825年獲得墨西哥政府重建,並設置了海關,這個城鎮在德克薩斯獨立運動中一度成為共和國的首都,也隨著共和國併入美國,在19世紀中葉曾是美國南方重要的海港及德州第一大城。加爾維斯頓在20世紀雖然稍顯沒落,但目前仍是一座擁有5萬居民的重要港口城鎮。
(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sam09
sam09
喜歡研究一些有的沒的歷史小故事,尤其是沒什麼人在乎的地方。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