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35.那一年》布置教室

2022/02/08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這次要挑戰的事件是,記憶更稀微的布置教室。
學年開始,每個班級都要重新布置自己的教室,不管哪個年級哪個班,學校還辦了比賽,得獎的班級會獲得獎旗跟獎金。

學校沿著緩坡而上,校舍前後三大棟,每棟都是三層樓,我們的教室在中間棟一樓的中間位置,就在穿堂旁邊。教室走廊側外邊有個長長的方形荷花池,另一側是綠油油的草地,連接著第三棟校舍下方的擋土牆。教室是白色牆面,腰際以下換成藍色漆,灰色水泥地板。兩側是咖啡色的木框玻璃窗,窗戶高度剛剛好,我們只要抬頭就看得到綠草地與荷花池。內部很平常,正前方一片綠色的暗灰大黑板,兩側各有一小片空牆。左側是導師的書桌,桌上擺著教科書、參考書、文具、粉筆跟藤條,旁邊還有個小櫃子。中間是約15公分高的講台,還有老師們上課用的咖啡色高腳講桌。黑板右側是前門,通常是開著的。教室上方是吊式4尺日光燈,兩邊牆面上裝著壁扇,這在當時的學校,是很豪華很厲害的設備,不是每個教室都有的。中間區域當然就是大家的課桌椅,八排六列+二個位置,我們班有五十個人。教室後方,除了後門、打掃用具跟垃圾桶之外,就是這次的主角,一片等待裝飾的空牆。喔,對了,當時教室的前後方,還會掛上偉人的照片,要學生時時記得他們的豐功偉業並立志追隨(是說,到底誰在前誰在後? )。
布置教室成員:我、MC、婷婷(?)、威銘、小石、廖董、淑青、會長..(還有誰?)
基本上就是班長、副班長、學藝股長再加上會畫畫的、字寫得漂亮的、巧手心細的,還有自願參加的。
那是個風和日麗的星期天上午,我們約在教室集合。簡單討論後,我們決定前面是公佈欄跟班級大事誌,後面則是張貼作品、獎項,還可以加上一些插畫什麼的。
說穿了,根本也沒討論,因為每個班級每個年級都是一樣的模板。但是沒關係,我們都已經國中三年級了,從小學開始,誰沒布置過教室?不就都那樣?畫個邊邊框框,裡面貼一些公告、成績單、排名、獎狀啊什麼的。而且,班導鄭老師很信任我們,沒給任何建議,也沒來盯場指導。

呃...那個....我必須先說,從現在開始到整個佈置完成這段,部分未經證實,也已經無法考據。我曾試圖調查,但是,五個人有四個半的答案都是:沒印象。忘了。有嗎?我沒參加吧? 問半天還是只有廖董能講出點有用的。因此,在無憑無據無氣力的情況下,我只能添加一些人工乾料。各位大德如有異議,請盡量提出,因為那表示我們有共同的回憶。
好喔,鏡頭切回教室裡這群中三學生。
現在,大方向沒問題,那就分組進行吧。前方的公布欄是我們這組(跟誰一組?忘了)負責的,這我記得。來吧,貼上粉粉橘的壁報紙,兩邊角角框框上,用畫筆讓綠色葡萄藤攀上,有大花有小花有葉子還有捲捲的鬚鬚,上頭寫上"公告欄",另一側則是"榮譽榜"(確定?),再附送一隻蝸牛,搞定。此時此刻,時間,已經過午。
回頭一看,後面那一大片空牆,換成了滿版天藍色,框框角角長了些裝飾花邊, 還有幾個大字:"我們這一班"....(其實我也不確定....)
中間呢? Nothing? WHAT?
七、八個人看著這爿藍,半响想不出個鬼。
「要畫什麼?」 「我的班級?」
「沒有主題,怎麼畫?」
「我們可以分成三大部分,這裡是交流園地,中間是好文欣賞,旁邊是心靈小語..」
「這樣畫,每班都一樣啊,有什麼特別?」
「可以用貼的,把主題拼貼上去」
「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守規矩?」
「每天都是國文、英文、數學、理化,好無聊...」
「能不能把搖滾合唱團的海報貼上去?」
「學校又沒有指定主題,我們能不能想什麼就畫什麼?」
~~~叮叮叮~~~中了中了~~YAYAYA~~

大家精神來了,墊腳尖、爬桌子,搬椅子,各自找位置下手;國文詩句、英文歌詞、數學公式、物理化學到地理歷史,通通是主題;水彩筆、毛筆、奇異筆;暗黑色、鮮紅色、明黃色、深紫色,整面牆,都是我們的畫布。
傍晚了,完成了。
桌椅歸位後,站定一看。
"我們這一班" 被換成了 "學海無涯 回頭是岸" (很好,班導應該會第一個昏倒。)

各式各樣的圖文縱橫交錯,往上走往下斜的,都有。
大字小字英文字,正楷草書美工體,計算公式、標記、符號全出現了。
內容完全反映當時中三升學班考生內心的澎派洶湧。
  • 版面右方張貼著一張大大半開的柏林合唱團(註)海報。
    (是柏林還是歐洲合唱團?)
  • 古道、西風、瘦馬 。 小橋、流水、人家 。 夕陽西下 斷腸人在天涯 。
    (還讓那個人字淌了幾滴血)
  • 怒髮衝冠憑欄處 瀟瀟雨歇 (這串字很...大..)
  • 既生愉,何生亮 (這句我記得,是XXX寫上去的,哈哈哈哈)
  • sin(α+β)=sinα⋅cosβ+cosα⋅sinβ (不懂不會,數學就是不會)
  • sin(θ)=y,cos(θ)=x
  • a2 + b2 =c2 ( 2是平方的意思,sorry...編輯器無法顯現)
  • 有人畫了一個X軸跟Y軸的象限圖,還有一條微笑線,在第一象限。
  • Last Christmas, I gave you my heart.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
  • Air Supply 、 BON JOVI、WHAM....
  • Early worms will be eaten by birds. (聽英文歌學英文很OK,但這句是....?)
  • 愛因斯坦 E = mc 2 (2是平方)
  • 牛頓第二定律 F=ma
  • D=M / V (密度=質量/體積)
  • M=mole / L (莫耳濃度=莫耳數 / 溶液體積,這又是什麼可怕的火星文?)
  • 板塊運動、活火山、死火山、侵蝕與堆積
  • 颱風與颶風 Typhone and Hurricane
  • A ( 這是金字塔)、凹凹凹凹 (這是萬里長城 )
  • 秦始皇、唐太宗、達文西、達爾文
  • 二次大戰,歷史的教訓 卍。( 不知是誰,還畫了一個卍字。)
整面滿版的塗塗寫寫,描描畫畫。大家心滿意足,清理收拾後,回家了。

( 那面塗牆大作豐富精彩的程度,族繁不及備載。但是案發現場早在34年前就已經破壞殆盡。 我盡力了,要我再加料,臣妾辦不到啊~~。沒圖沒真相,所以,請任意放飛你的想像,一如當年的我們,沒關係的。)

隔天一早,班上眾生陸續進教室,目睹這奇稽(我故意的,不是打錯字)般的壁畫,個個眼睛放出亮光,興奮激動異常。

第一節是國文課,高老師看到我們的大作,一臉無奈,苦笑三聲後繼續上課。

接著是英文課,亮哥站直了身子,挺者小肚子,推推眼鏡,瞪大他的小圓眼,
似乎不敢相信,這集全校菁英的一班,竟然把一面牆塗成這樣。
他說話了 :“誰說Early worms就一定會被鳥吃掉的? 還有那個愉(眼神直直掃向...),你....很好”。

班導的數學課,他看了很久,想了很久,全班靜靜的,陪他想...。
再來是棺材板的地理、寶龍哥的理化、劉老師的歷史....。
然後是各處各班的老師們、訓導處、教務處、輔導室...。
還有隔壁班的同學們、隔壁棟的同學們、學弟妹們...。
對了,校長也來看了。

每個師長的動作都一樣,推了推眼鏡,張大雙眼,靠近一點,然後很仔細的看上三遍,每一個句子,每一個公式,每一個圖案。
每個學生的動作也都一樣,趴在窗戶上,指著牆面,「你看那句....」「還有那個圖...」「哈哈哈...」。
成功了,套句現在的話,我們抓到你們的眼球了。

過沒幾天,上級督學來巡視,經過我們班走廊,停下。校長跟督學提到,這一班是升學衝刺班。沒錯,這班看起來每個同學都坐挺挺的,很認真上課,很努力學習。他點點頭,臉上帶著些許讚賞的微笑。看著看著,他眼光注意到教室後方的牆面。他發現同學們把枯燥的課程內容,用自己的想法轉換揮灑在牆面上,督學點頭跟嘴角上揚的角度,更大了。
要知道,當時創意這個名詞還沒多少人敢提。
跟其他師長一樣的動作,他就這麼一字一圖的欣賞著。

突然,督學大人看到了.... 那個 卍 符號,天呀! 納粹符號出現在校園!! 這怎麼得了? 滿臉慈愛笑意瞬間切換為冷面質詢問號模式...

校長完全沒有想到怎麼會突然掉下這一刀。他只好說應該是歷史課剛好進行到這一段,應該只是同學們單純用來作為記取二次大戰教訓的表達方式。趕忙把督學帶開,繼續視察校園的其他地方。當天下午,校長急急要班導了解一下當時的狀況跟同學們的心理思想。

根據我的受訪者所提供資料,當年班導個別諮詢了每個參與佈置的人,就為了那個符號。班導很清楚,我們純純的小腦袋裡,絕對沒有任何納粹主義的思想。但是這回踩到的是督學大人的紅線,還是要有動作,要給個交代。

相較於布置教室當時歡樂的氣氛,看到後來同學一個個被叫去約談,班上當然一陣騷動。我們壓根沒想到,只是一個符號,竟能引發這樣的爭議。但是,多年後,我們知道了,那時候可是戒嚴時期,這個隨手畫上的符號即使在太平盛世,甚至30多年後的現在,都無法見容了,更何況當年。沒處理好的話,說不定就觸動了另一次白色恐怖事件。
督學事件最終平靜結束。沒事沒事,當然沒事,不然我們怎麼會好好的長到50歲呢?

那次全校教室布置比賽,我們得了第三名,獲獎理由是"創意夠,開新潮"。
我會記得,因為代表上台領回獎旗的,是我。我是班長。

註:1986年上映湯姆克魯斯主演的TOP GUN,主題曲是柏林合唱團(Berlin)的Take my breath away. ;歐洲合唱團(EUROPE)的The final Countdown也是在1986年發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5會員
52內容數
稀鬆平常的生活中,還是有些微風輕拂的波紋粼光,有些霎時而過的飛鴻雪泥,總讓人想留點滴涓,方流匯成人生,不回頭的致敬。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