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35.那一年》晚自習

2022/03/09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姊妹們說好要偷個半日一起出遊,去尖石看薰衣草。 好不容易喬好日子,馬兒卻說,那天她是輪值家長,得去兒子班上晚自習陪讀,找不到其他家長調換,又怕來不及趕回北部,只能下次再參加。
晚自習,這好久不見的名詞忽地又將我拉回三十幾年前。

溫暖的家不適合溫書

國中三年級,學校打算推動晚自習,要我們把補習的時間省下來,好好利用晚上的時間念書。鄉下學校,要學生放學後再回到學校晚自習到10點,除了要扭轉補習至上的觀念,要改變移地念書的習慣外,家長們還擔心學生晚歸安全的問題,這些,敬愛的班導全都一一個別說服。
都說家是最溫暖的地方,是你永遠的港灣。但是對於應該夙夜匪懈的準高中聯考的考生而言,家,反而不是個念書的好場所。事實也的確如此,試想,你正綁著頭巾餓著肚子準備與三角函數對抗,外面卻傳來家人們吵著要吃肉圓跟粉圓豆花的聲響;或者你面前書本剛好寫到美索不達米亞的兩河文明,眼角餘光卻飄到桌角的尼羅河女兒。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那麼缺乏自律,但是,淨空周圍環境的確能有效的減少分心的機會與頻率。晚自習也確實是一個好方法,不然為何圖書館自習室總是滿座?
就這樣,我們每天晚上7點準時回到教室,一周六日,周休半日。

就想打瞌睡

考生日常就是整天上課下課考試訂正,複習複習再複習,每天每天,從上午7點到下午5點。班導說這樣會損害青少年身心發育,於是5點下課後,我們被趕去操場球場運動,舒展一下身體筋骨。
運動過後,回家吃飽飽洗香香,通體舒暢,整個教室的氛圍也因為大家換上了繽紛的便服而變得柔軟多了。
少了白天的學生嬉笑打鬧,晚上只有晚自習的我們,夜晚的校園顯得靜謐平和。
7點,晚自習開始,教室裏瞬間由平靜切換為安寧模式,大家各自低頭,按進度複習溫書。耳邊剩下悉悉簌簌的翻書聲,翻找原子筆的塑膠碰撞聲,調整桌椅的咭呱聲,偶爾有人清清喉嚨,偶爾有人起身去找陪讀老師低聲提問。此時,無談,無話,更無人聲雜沓。
啊可是啊,都已經是晚上,既然餓了一天的肚皮都吃撐了,累了一天的眼皮,當然也就放鬆了啊。你看看,這周遭,沉靜到不瞇一下都不對。坐著看著,手中的原子筆自然的在簿子上滑脫出一道蜿蜒...,眼前書上的字體也自然淡出,那畫面呈現漸層粉白...。
碰 !! 那個...琪琪~~你的額頭要不要去冰敷?
打瞌睡是天賦人權,無可厚非,要睡大家一起睡。 最最讓人討厭怨念,就是坐你旁邊的那個,明明他也一起打瞌睡,睡得還比你久,可是他永遠考得比你好。
對! 小石,就是你!!

偶爾想偷懶

馬兒說現在學生晚自習,不僅家長要輪值監督,還要協助代訂晚餐,學校不強迫學生,可以自由參加,還可以自訂天數。哇~~果然時代不同,晚自習的方式也隨著演化了。我記得那時候,都是各科老師輪值陪讀。 老師疲倦累,可以請求家長支援收銀,但,學生覺得懶,有替代方案嗎?
1986年,正是瓊瑤愛情劇當紅時期。從幾度夕陽紅到煙雨濛濛,每天晚上八點。可是,我卻日夜困坐書堆教室裡,真是讓人直嘆校園深深深幾許。
那天我感冒了,正好作為不去晚自習的藉口。晚自習不用特別請假,只要請同學跟值班陪讀老師說一聲就好。
YAYAYA~~今天晚上不用趕7點去晚自習,可以看含煙跟霈文了~~
我興高采烈的,穿著睡衣攬著抱枕,8點,電視機裡江淑娜的歌聲: 「多少年的漂泊 多少年的相思 多少年流浪的日子 哦 堆積 堆積 哦 堆積.... 堆積出這樣一句 這樣一句 ....」
「鄭老師? 請進請進。怎麼有空來?」 媽媽的聲音從後門傳來。
蝦毀?! 千不挑萬不挑,班導挑這時候來家庭訪問?
哇靠~~還從後門竄進來,讓我連往樓上逃生的機會都沒有! (因為道路設計的關係,我家後門比較靠近街道,比較多人從那裏出入。)
想當然,低著頭默默聽完諄諄教誨,還含煙咧...含恨含羞比較能形容我的心情。

自由參加的日子

每天在學校日出月落的日子,就這樣持續著。有些同學習慣了在學校念書的環境,連星期天都想去學校報到。因為沒有安排陪讀老師,所以班導說,可以自由參加,但是為了安全,不能單獨一個。於是,幾個同學約好,跟班導報備後,就開教室進去自習。
記得嗎? 我們是男女合班,自然地,會有曖昧。而星期天,正好。
星期天,跟家長說了要去學校晚自習,事實上人也進了教室。 這天沒有陪讀老師,沒有坐滿滿的同學,教室裡出現空位,一樣靜悄悄。
確實,進到這個教室裡,紀律是存在的,大家也很認同遵守。所以,真正去教室自習的還是有,而且很認真認命的讀著書;有些人只是不想待家裡,想趁著星期天,跟同學在一起,在教室裏低頭聊聊天,就好;當然也有人是拿著自習當煙幕,進到教室裡排好桌子並肩而坐,拉拉小手手,堆滿滿的粉紅色愛心泡泡。
可是爸爸媽媽跟師長也不是省油的燈,依著直覺他們發動突襲檢查。說也奇怪,他們總是能精準的抓到包。大人臉色鐵青站在門口,一語不發,眼神掃進教室,裏頭小人面面相覷,當事人立馬縮回小手手,低頭不語。可想而知,回家後免不了一頓罵,但隔天,這些少男少女們依然不顧一切地繼續畫著泡泡 (不是我,真的!)。
純純的,蠢蠢的,真的,那是個很容易滿足的年代。
他們只是分了一點點心,而已。

晚自習,並不完全是那些困在書堆的枯燥,那也是青春瑣碎的回憶啊。
你呢?也參加過晚自習嗎?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5會員
53內容數
稀鬆平常的生活中,還是有些微風輕拂的波紋粼光,有些霎時而過的飛鴻雪泥,總讓人想留點滴涓,方流匯成人生,不回頭的致敬。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