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35.那一年》畢業旅行的後座力

2022/02/05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1986年的11月初,是我們期待已久的畢業旅行。
拿這當第一張,因為只有這張照片上面有完整日期
在高中聯考的陰影下,國中三年級學生的日常,除了念書就是考試,不是分數就是名次,枯燥乏味到極致。只要能離開教室跟考卷,就讓人有期待,更何況是畢業旅行,這是一道黑暗中的光亮,一種讓人願意繼續匍匐往前的動力。
桃園航空城 (嗎?)
中間是校長(嗎?),背景應該是故宮(吧?)
據說這裡是野柳海岸
有人記得這是在哪拍的嗎?
(是說,那時候拍照,好像都要站直挺挺...)
三天兩夜的北部之旅,有野柳、中正紀念堂、故宮、航空城、小人國、板橋林家花園...。男女生雖然剛合班上課沒多久,似乎沒什麼磨合期,大家平時相處融洽,一起出遊當然是快樂無上限,歡笑滿滿的。可是我們絲毫沒警覺到,旅行也是會疲累的,而且後座力....很強大。

為了聯考升學率,學校不讓我們有喘息偷懶的時間。那次旅行結束,晚上回家放下行李,隔天我們就得背上書包照常上課。
這天,一樣七點就進教室,一如往常晨間小考,檢討考卷。升旗典禮結束後,數學國文理化英文....老師們用心講授,但講台下,每個人努力的把上下眼皮角度拉到最大,用力將腦袋與上半身維持在同一直線上,大家近乎逆來順受的繼續跟隨時間往前進著。
好不容易捱到中午了,吃過午餐,全部人即刻趴倒在桌上,靜悄悄的,直到上課鐘聲響起。

這節是地理課。地理老師姓陳,綽號叫棺材板。長的瘦瘦高高,戴了副粗粗的黑框眼鏡,人高臉大且方,對了,他的聲量也超級大。他喜歡在課堂上問學生問題,喜歡跟學生有互動,除了確認教學結果,也是防止學生打瞌睡。

是誰? 到底是誰安排的? 下午第一節地理課? 完蛋! 這時候,誰有心情再去緬懷神舟大陸的豐饒礦物農產跟壯麗鐵路山川。

棺材板走進這個睡魔盤踞張狂的教室,渾然不覺台下的眾生仍然尚未回魂。黑板上地圖掛好,他一如往常地斜靠坐在前方的教師座位,一如往常宏鐘般的聲響,開始上課。
「起立」、 「 敬禮」, 班長的口令準時出現。
「 老師好」,還好~~還有聲音。

事實證明,上課前的起立跟敬禮,只是人體經過長期訓練後的反射動作。
當屁股與椅子又再度相遇,雙手下意識地抽出課本,翻開那一頁.....咦? 是哪一頁?怎麼找不到? 喔~ 原來歷史課本跑出來亂了。午覺才剛醒啊,可是好想睡啊~zzZZZZ~~

睡魔再次得逞,講台下眾生完全無法抵抗,魂魄開始四處游走。
講台上棺材板正滔滔不絕...
沒多久,棺材板拋出第一個問題,過了幾秒...好不容易有兩三隻小貓喵了一聲;此時,接收不到回應的棺材板拉高分貝,又重複問了一次,還來不及撈回靈魂的我們,這次剩下一隻小貓一聲喵。
慘了,棺材板的棺材臉現了形,轉身收了牆上的掛圖,扯開嗓子斥喝了我們幾句,頭也不回就走出教室。
霎時間睡魔退散,全部人員從每根頭髮到每根腳趾頭,立馬嚇醒。大家面面相覷,你看我我看你的,這近乎雷神索爾的一錘,大家完全不知所措。眼光於是往班長看去。哦,對了,班長就是我,我就是班長。

情況十萬火急,不容一絲遲疑,我起身追出教室。婷婷是副班長,二話不說,跟上。打算硬著頭皮孤身一人去請罪的我,突然發現有人跟在身後,心中的感激難以言喻。這樣的情義相挺,我要記得一輩子。
從教室到教師辦公室,短短幾百公尺,我們面色鐵灰,一句話也沒說,腳步急急趕趕。怎麼辦? 不知道,就道歉吧,除了道歉,也不敢再耍什麼花樣。

兩個弱女子驚恐的踏進教師辦公室,只見棺材板一臉嚴肅,怒不可喝。我們怯生生的走過去....。
老實說,我是真的不記得接下來棺材板罵了什麼,我也不記得我說了什麼。唯一的畫面是,我一個字都還沒講,眼淚就很不爭氣(對啦對啦..不爭氣的還有鼻涕...)地開始奔流,一旁的婷婷也是。兩個人就這樣抽抽噎噎地向棺材板道歉,請他息怒,請他回教室繼續上課。

當然,我們是垂著頭走回教室的,擦乾眼淚坐定,不發一語。大家看著,也不敢多問,依舊噤若寒蟬,氣壓依舊低沉。沒多久,棺材板再度踏進教室,當然免不了又罵了大家幾句。之後,一切回復原樣,地圖掛上,棺材板開始講課。至此,畢業旅行造成的後座力方消散於無形。
這是我在那一學期的班長任內,少數還有印象的事(政?)蹟。

後來有人說,因為我們兩個都是女生,不會被痛罵,所以其他人沒跟過去。
也有人說,因為我們成績還不錯,所以棺材板不會對我們怎樣。
記憶中婷婷曾經說過,那時她一點都不想哭,因為看到我哭,她才跟著哭的。
好啦好啦,我就愛哭咩,我哭點真的很低....我也不想哭啊,就控制不住咩。
我從沒說過的是,站在棺材板面前的當下,我第一個想法是,ㄢˋ... 怎麼會這樣?打瞌睡打成砲灰....
無論如何,總算是把棺材板請回教室,也不枉我們的眼淚。

時隔多年,往事已陳,回憶歷歷。
為了印證我的記憶,我還特別抽樣做了田野調查。
有人還記得那個棺材板生氣走出教室的畫面,有人只隱約記得有這事。
還記得全部來龍去脈的人,應該只有廖董了。但是,另一位主角,沒錯,就是婷婷,那位讓我感激涕零的當事人,居然說她忘光光!
別說眼淚了,就連這次共業事件,她說她金魚腦,一點都 .. 沒.. 記.. 憶..。

ㄢˋ.... 還說我害她哭.....枉我還打算感恩一輩子...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5會員
52內容數
稀鬆平常的生活中,還是有些微風輕拂的波紋粼光,有些霎時而過的飛鴻雪泥,總讓人想留點滴涓,方流匯成人生,不回頭的致敬。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