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車上》,從陽光燦爛的假象進入白雪覆蓋的內心風暴,自我凝視與和解

2022/03/0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連假的最後一天去看了《在車上》。原本以為剛看完《昨日的美食》之後接著看同一個演員的其他電影,會很難入戲,結果完全不會。
雖然看過幾部西島秀俊的電視劇,但直到《在車上》才為他的演技所震撼。雖然和《昨》有著差不多的髮型、差不多的穿著打扮,但他在《在車上》所呈現的表演方式和氣場完全不一樣,讓人明顯感受到雖然長著同一副面孔,但卻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好厲害。
呼應片名,「在車上」且最與片中車子最相關的是由西島秀俊飾演的家福悠介,與三浦透子飾演的年輕司機。
悠介會在車上播放由妻子聲音錄製的舞台劇台詞錄音帶,反覆播送,回應錄音帶中的聲音。一方面是演員對於台詞熟悉度的重視,一方面是抓住自己與妻子的連結。
這對於悠介來說,是個重要的儀式。而這個儀式,一直到司機接手駕駛這輛車,也沒有改變。寡言的司機反覆聽著悠介的聲音、錄音帶中的聲音,以及舞台劇台詞,開始有點理解悠介壓抑著或逃避著的什麼。
語音傳遞,忘年之交,傷痛療癒。圍繞在兩人身上主要的三個元素,讓我想到由李善均和IU主演的韓劇《我的大叔》。一種不帶男女情慾的相惜。
悠介與妻子曾有過一個女兒,但女兒在四歲時過世,這是他們共同擁有過不去、也難以放下的傷痛。妻子之後開始外遇,與不同男人發生關係。悠介即使親眼目睹了一切,但他選擇沉默。他害怕拆穿妻子的背叛後,他會失去妻子也失去現下安定的生活。他選擇保護自己,保護現狀。
而這個選擇最後卻迎來妻子突然地離世。他為此責怪不已。往後的每一天,他聽著有妻子聲音的錄音帶,不斷不斷想著,要是他早有勇氣好好面對這一切,或許就能救回妻子了。
司機的傷痛來自於她的母親。她的純熟駕駛技術是由於母親的暴力相向,只要她在開車時稍有顛簸,母親便會施以打罵。母親有另一個八歲的人格,這個人格是司機唯一的朋友。即便司機恨母親帶給她的痛苦,卻非常依賴與母親八歲人格的相處時光。
遭遇土石流時,司機從塌陷的房子裡逃了出來。她知道母親在裡面,但她只是沉默,只是看著,看著下一波土石流把那個家徹底淹沒。
這是在車上兩人的共同交會。
悠介失去了深愛他的女人與背叛他的妻子,司機失去了家暴她的母親與唯一的朋友。
在這個交會之下,兩人才真正凝視過去,面對自己。向自己也向曾經的一切坦承,展示脆弱。我好痛、我受傷了、我很難過、我不甘心、我懊悔不已、我好想念她......
這輛紅色的車,由陽光燦爛的廣島,駛到白雪覆蓋的北海道,再回到廣島。這趟旅程象徵兩人探向內心最深處風暴的核心,而後回歸日常。
這次,他們的平靜不再是虛偽硬撐出來的假象,而是各自的本來面貌了。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一個厭世的人,寫沒有營養的話。 易怒體質,造口業得罪人是日常,人生必須品是陽光、咖啡和書,偶爾需要甜點。 粉絲專頁:粗劣的厭世香菜
有關各種觀影心得碎碎念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