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點

一樂
發佈於深活
2022/03/23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唯一知道自己終將死亡的動物只有人類,也因為知道自己會死亡,所以人類才會開使追尋所謂人生的意義,在我們孩童心未眠時就有如一隻東張西望的小鹿,對於死亡一知不解,但奔跑是牠的本能只為了生存而生存,但當我們成長同時大腦也飛速的發育,大腦消耗體內百分之二十的總能量、氧氣和血液去幫助我們的做決定及賦予我們思想,讓我們長大接觸人事後開始懼怕飢餓、死亡甚至是未來,人類才能開始在有限的時間內追尋所謂人生的意義,而隨者時間的消逝,膠原蛋白消失皮膚開始鬆垮,消耗殆盡的軟骨讓活動力減弱,逐漸慢慢的老去才會漸漸發現死亡的到來是無法阻擋的,就有如被一頭獅子緊咬著脖子的斑馬,只能睜著眼等待死亡的來臨,但到了此時將看輕人事物不再懼怕死亡,因為人類的去跟留只不過是食物鏈中的一環,又或者是地球碳循環中的一角,有時跳脫人生的框架不要過度賦予人生太多意義,專注於當下身體所提出的生理需求才不會活得這麼累。
生存,不該是為了生活而存在,而是為創造那美好事物的生命而存在,感謝生命中出現的人事物,心裡深處摯愛的人們,腦袋記憶深處無法遺忘的好事或壞事,又或者是耗盡生命所創造的物品。
晚間九點零八分,天氣陰,月光微透,還在一間連鎖咖啡廳內繼續學習該如何深活。
一樂,簡單快樂,受困於都市叢林的自由追隨者。熱愛山林和海洋,嘗試以大自然角度切入現代人的困境,並試著用旺盛的生命力來獲得自由。
以自然為出發點探討現代生活的窘境,並從悲慘的生活中找尋樂趣,在既定的生活中,找出屬於自己的可能。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