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睡務員》|夢境與現實,我們都被「下廣告」了?不合理又怎樣,合理就不需要做夢了啊!

2022/04/02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關於《盜夢睡務員》

故事講述在一個政府開始記錄每個人的夢境,並根據夢境內容「課稅」的世界中,稅務員普萊伯在拜訪民宅路上,他遇到優雅老婦人,捲入一場宇宙之旅,他們必須一起找回家的路,擺脫政府控制束縛,追逐愛與自由夢想,奇幻冒險的神祕旅程就此開始……
圖/《盜夢睡務員》電影劇照

夢境與現實

我們都被「下廣告」了?!
《盜夢睡務員》以稅務員普萊伯(Kentucker Audley 飾演)的夢境作為開端,在那個世界所有夢境都被強行植入廣告,在夢境中出現的東西(ex.船長炸雞、紅火箭可樂)像是在對潛意識進行暗示,無形中透過夢境的方式做出催眠般的行為,當夢醒時那些廣告的東西,便潛移默化的影響著生活。
那些廣告的影響其實離我們很近,現實生活中除了和電影一樣透過廣告的方式,來影響人對於一項事物的喜好,其實在許多地放都潛藏著「暗示」,有時候這些「暗示」已經成為一種被大多數人所認定的「社會價值」,例如:好好念書上了好大學才有好的工作、要有穩定的薪水生活才會快樂。
圖/《盜夢睡務員》電影劇照
這些觀念在無形中滲透進我們的教育當中,我們不斷地被灌輸要做一個「循規蹈矩」的人,這樣才安全穩定,儘管事實並不一定是如此,不過這樣的模式就像一種被按下的設定,我們時常不自覺將自己困住。
就像電影中普萊伯與他屋裡的廣告先生一樣,每次有人敲門,廣告先生會告訴普萊伯為了他的安全、為了他好,所以不要去應門、不要離開這個屋子,即便是開門也是由廣告先生去應付,最後當普萊伯發現了這一切的真相時,他決定跳脫廣告先生的「保護」,他不顧廣告先生的「警告」打開門走了出去。
圖/《盜夢睡務員》電影劇照
真實?夢境?
現實與夢境的真實性,從古至今都是大家不斷思辯的事物,從兩千多年前的《莊周夢蝶》中,莊子在自己的夢境中變成了蝴蝶,醒來之後的他產生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變成莊子的蝴蝶,還是夢中變成蝴蝶的莊子」的疑惑。
關於闡述夢境或是探討現實世界真實性的電影,相信大家一定都能舉出一兩部,無論是《全面啟動》中透過夢中夢表現潛意識的多層意象,如果無法辨識夢境為夢境,那麼這個夢不過是一場虛假的真實;而從《駭客任務》中透過意識連接電腦,我們在電腦的世界活了過來,也能擁有所有感知,這是真實的卻也像做夢一樣。
圖/《盜夢睡務員》電影劇照
在《盜夢睡務員》裡透過將夢境與現實的交錯,就像《盜夢偵探》中對於這兩者的處理,從原本相互交錯到後來甚至融合在一起,夢境與現實的界線變得模糊,兩者都具真實性的情況下逐漸走向合一。
《盜夢睡務員》不論是在開頭中人被夢境的廣告洗腦控制,到後來普萊伯來到貝絲的家,賞閱了貝絲的夢境、戴上了能屏蔽廣告的特殊裝置後,不斷地看見一些幻覺,或是聽見一些東西與他對話,如果夢足夠真實,深陷其中的人很難察覺自己正在做夢,在那個當下夢境對當事人來說,或許的確成為了「現實」也說不定。
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夢境?哪些是幻想?看到電影的中段,這些對我來說其實一點也不重要了。
圖/《盜夢睡務員》電影劇照

不合理又怎樣,合理就不需要做夢了啊!

寫心得之前去看了一下IMDb中的短評,大部分不喜歡的人都覺得,故事沒有交代清楚,一切都是很莫名其妙的發生,一點邏輯也沒有,特別是裡面定格動畫以及帶著一點粗糙感的特效,讓他們感到自己到底看了什麼?
看到這些評論不禁有種:「這些人也太嚴肅了吧!」他們難道不覺得那些定格動畫以及粗糙的特效,其實特別的適合用來呈現夢境嗎?認真回頭去想想自己的夢境,其實也一點也不合理吧!
對我來說,這是一個不需要多餘解釋的電影,就像我們自己的夢境總是充滿想像與不合理一樣,這部電影也是,與其去搞清楚故事的脈絡,不如單純的去好好享受它的瘋狂。
比起說這是部劇情片,對我來說《盜夢睡務員》更像是一部帶有實驗色彩的電影,後期製作以16mm的輸出,讓畫面就有著一種夢幻的感覺,實驗電影很多時候傳達的並不是一個完整有序的故事,而是一種意象與感官上的體驗,這就讓許多習慣劇情節奏的人會看不下去,不過有時候單純的去感受電影中傳達的情緒,好好欣賞電影美術風格畫的呈現,未嘗不是件好事啊
圖/《盜夢睡務員》電影劇照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79內容數
    電影用影像說故事,那是第一次的創作,觀眾的體驗行程第二次的創作,文字電影院就像是翻譯機,透過我的體驗將電影的細節轉譯,用文字的方式寫下對一部電影的想像,闡述對我而言的「那部電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