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保衛戰之不負責任雜想

2022/04/26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情勢發展,真應驗了『海水退了,就知道誰沒穿褲子』這句話的精髓,俄羅斯的軍事實力與惡霸行為赤裸裸地讓人看光光,完全無法掩飾,而烏克蘭人堅忍抗暴的韌性同時也讓人肅然起敬。不過海水退潮了,沒穿褲子的不只是俄羅斯,還有一堆原本應該在旁看人吃米粉喊燒的觀眾也發現自己的褲子被大海沖走了。
簡言之,戰爭就是一個殘酷的試驗場,不只是戰爭中的兩國本身受到嚴厲的考驗,國力、民心、文明素養等毫無保留、鉅細靡遺地攤在陽光下被檢驗評價,沒辦法像開戰前哪樣假鬼假怪,虛張聲勢呼籠別人。但在這同時,圍觀的北約各國也被放大檢視,畢竟這場戰爭與北約密切相關,烏克蘭想加入北約的企圖就是戰爭的起因之一,所以北約各國很難採取曖昧模糊,混水摸魚的投機策略,被迫必須清楚表態,畢竟烏克蘭不是遠離歐洲的阿富汗、蘇丹或台灣,北約可以不沾鍋地採取一種中立模糊,隱藏自身利益的高度道德說詞來談論戰事,俄國入侵烏克蘭本質上就是北約地緣政治的核心問題。北約應對烏克蘭戰事絕對不可能如應對敘利亞戰事那樣青菜豆腐,不痛不癢的關心一下。
也因為烏克蘭戰爭對北約不只是道德問題,還有很深層的自身利益考量,所以德法兩國這段時間扭扭捏捏,前後不一的態度與作為備受批評,連非北約的歐洲國家都很清楚自己該如何站邊。當然天然氣石油等經濟利益是導致這兩國舉棋不定、瞻前顧後的主因之一,特別是德國。但也有部分是這兩國長期的政治文化討論脈絡所造成的,而這個討論脈絡與西方左派論述的發展有很大的關聯。
Chomsky對這場戰爭的評論,或者說許多西方的”左派"對這場戰爭的立場態度與言論會讓人覺得很莫名其妙,感覺活在另一個世界,也是衍生自這個討論脈絡所造成的侷限性視角。在這場戰爭的全球輿論中,左派或者中文更具貶抑的左膠一詞變成另一個海水退潮後,被發現沒穿褲子,淪為笑柄的角色。
為何會這樣?
這些被砲轟的左派,並不全然如德法兩國政府或政治人物有利益上投機取巧的考量,然而雙方動機雖然各有不同,但對局勢的分析方式,價值立場,與批判的標準,或者說是討論這場戰爭的論述架構其實系出同源,所以西方左派與德法兩國的論調讓人有種似曾相識,蛇鼠一窩的感覺。
會讓人覺得西方左派言行不一,兩套道德標準,遇到俄國就會轉彎的問題在於左派習以為常的論述架構會成為一種分析的慣性或惰性,進而產生視角上的陷阱,現實情勢雖然相似但本質不一定一樣,某種解題方法在這類題目很好用,但不一定適用另一類題目。
這套論述架構的問題大概可以分成三個層面來談,第一個是對美國全球霸權主義的批判。這種批判的立場並沒有什麼問題,確實美國幹了很多壞事,美國自居為世界警察,想主導全球秩序並用各種冠冕堂皇的詞彙來合理化自己的行徑,也是不爭的事實。Chomsky對波灣戰爭的分析揭露了美國為了自身帝國利益所做的各種醜陋行徑,代表美國社會中的一種反省力量,警惕不要被美國政府的花言巧語所矇騙,但過度關注集中於美國霸權的批判反省,反而容易陷入美國霸權批判的僵化討論框架,讓反美霸權的分析架構變成類似陰謀論的東西,可以套到所有的國際政治衝突上,所以熱衷於批判美帝的人大多都會同情,甚至認同支持美國的對手,而不太深入追究這些美帝對手本身的問題,實際上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反正所有的問題都是美國造成,所展現出來的暴力行為也都是被美國逼的或捏造出來的。這些原本很有分析價值的批判論述透過不斷自我增值繁衍,擴張到所有國際衝突的理解,最後變成跟八卦雜誌廉價陰謀論故事相同的東西,國際上所有的政治動亂衝突爆發的根源都有美國幕後操作的身影。
中國對台灣問題的想法非常貼切的呼應了這種美帝陰謀論想法,對中國而言,是美帝在煽動臺灣少數分離主義,才造成中國無法統一臺灣,當這種美帝陰謀論的理解成為西方左派分析台海問題的框架時,就不要太奢望這些西方左派會多支持台灣對抗中國的行為。
第二層其實跟第一層密切相關,就是對不同政治體制與文化傳統採取寬容尊重的價值相對主義,這原本也是反對西方普世價值與殖民帝國主義所發展出來的一種對抗立場,對於長期被西方殖民壓迫與蹂躪的族群與地區,這種價值立場是很有意義的,也是必要的。然而在不同的使用脈絡下,這種價值相對主義會變成一種自掃門前雪的托詞甚至遮羞布。西方國家要與中國建立正常經貿往來,就必須包容與尊重中國的所作所為,如果沒有這一種價值相對主義做遮羞布,很難一方面高喊人權,自由、平等為立國之本,一方面漠視中國內部各種的壓迫與不平等問題繼續合作悶聲大發財,即使這些賺的錢會反過來支持中國的專制壓迫,都可以被這種價值相對主義所遮掩。
第一層與第二層結合在一起,就變成西方社會一種嚴格檢討美國惡行,寬鬆放縱俄中惡行的認知架構,這種分析世界秩序的架構,相當契合德法這兩個現實上長期依賴美國保護但又很不甘心當美帝小弟的心態,這兩層架構的結合提供德法拉攏中俄對抗美國政策的立論基礎。但只有這兩層論述的結合,還不足以產生廣泛有效的說服力,不但能說服自己也能說服別人。這時就需要有第三層面的支持。
第三層就是道德與價值概念的高度文明化,催化了公共討論上的繁文縟節與迷宮化、複雜化。人類使用概念就像人類吃東西一樣,也會不斷地文明化,規矩變得更多,以前用手拿東西塞進嘴巴,烹調方式很簡單,吃飽就好,現在餐桌禮儀變得更複雜,刀叉擺盤有一套很規定,不洗手直接吃東西被認為是不衛生,吃東西很大聲會被鄙夷,而且吃東西還要講究均衡營養與養生。概念的使用亦是如此,學院是概念文明化最主要推手,並擴散到整個公共輿論討論上,因為學術的貢獻就在於不斷發展出新的理論與概念去解釋現實。過於直白的概念用語與論證方式會被認為粗俗模糊,不夠精準、不符學術所需要的客觀理性標準,為了精準描繪指涉研究對象,概念與論證過程被持續地細細雕琢與精緻化,導致學院式的現實分析越來越複雜迷宮化,導入更多的概念與理論,用各種不同視角去詮釋現實”發生什麼事情”背後有什麼隱藏的因果關係或大家沒意識的真正問題核心。學術訓練上的要求,導致學院必須講出不同一般人日常常識的東西,甚至顛覆平常人的想法,然後對著社會大眾說事實不是你看到的那麼簡單。
反美帝霸權的分析與價值相對主義在這種概念與理論不斷堆疊複雜化的過程中,默默轉移學院左派對事實本身的關注,而深陷於精緻雕琢既有論述的工作上。如何公允正確的判斷現實,變成如何修飾雕琢論述架構來詮釋現實狀況。當然這問題不止學院左派有,學院內的右派也會有。換到其他場合,可能是那些學院右派被海水沖掉褲子,只是在俄羅斯侵略烏克蘭這場戰爭中,根深蒂固的反美霸權論述與對俄中寬容的價值相對主義,使西方的左派無法正視俄國對於中東歐其實也是一種帝國霸權主義,對於美國行動的動機也抱有各種猜疑。
結果就是一個土匪強搶民宅的事件變成一個很複雜,無法幾句話解釋清楚的問題叢,為何土匪強搶民宅,因為土匪被地方豪族壓榨,或是地方豪族使弄詭計讓土匪去強搶民宅,為了推論與解釋這些背後各種可能原因,最後好像在幫土匪辯解為何要去搶佔民宅,也因為豪族因素的存在,讓人不知道是否要去幫民宅抵抗土匪,一旦幫忙了,可能惡化了豪族與土匪之間對抗情勢,或可能變成在助紂為虐,支持地方豪族的所作所為,讓豪族更加坐大勢力。
這套高度文明化的論述或認知架構層層覆蓋在現實利益的分析與考量上,不但合理化了德法與俄羅斯之間明面上的利益合作,以及暗地裡對美國霸權的抵制心態,也造成德法兩國在判斷上的謹慎與行動上的膽小保守。當大家看到土匪強搶民宅時義憤填膺要衝上去助拳打土匪時,德法兩個頭人卻站出來說且慢,直接打土匪不好,或許我們可以土匪先坐下來溝通溝通,我們要想個更妥善的解決方法八拉八拉....
當那麼明顯的事實擺在大家眼前時,大家都清楚看到俄國殘暴入侵烏克蘭所引發的嚴重性問題,但德法與西方左派由於長期陷在這套複雜的反/疑美+親/友俄的論述中,輕忽了這場戰爭引發的急迫性人道危難,並持續對美國在其中主導的行動策略抱持狐疑不安,自然讓大家頭冒三條線,覺得你是在講三小。如果無法跳出這套論述的泥沼來理解這場戰事,德法兩國不但無法成為與美國相比擬,受人敬畏的國際秩序主導國家,還成為被人看破手腳的軟腳蝦國家。另一方面,西方左派的分析也會信用破產,被認為是美化俄羅斯惡行的狡辯家,就算提出什麼有意義的洞見,也會被認為是一派胡言。
海水退了,即使看到自己褲子被沖走,還是要趕快把褲子找回來穿上,被笑一下就好,但就怕完全沒意識到自己的褲子被沖走了,哪才悲劇。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無馱廢宅之人
對日常生活所看所聽之事的不負責任隨想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